【名采】吳洛纓專欄:來自未來的明信片

出版時間:2019/10/18 19:02

吳洛纓/資深編劇

每當獲悉某個熟朋友人在國外,常常厚著臉皮請他寄一張當地的明信片給我。當書寫漸漸衰微,能把握機會手寫字或者讀到手寫字,總是幸福。

在中文的解釋裡望文生義,相對於須密封的「信函」,明信片顯得更坦率簡便,明明白白讓你(以及經手人)讀見問候、祝福或是心情的文字,沒有什麼好隱藏,在陽光下顯得更閃閃發亮。

明信片(Postcard)源自於十九世紀末三十年的美國郵政系統,同時期歐洲也開始使用。與日本的賀年狀或聖誕節卡片不同,旅遊途中的明信片沒有什麼特定目的,多半是分享當下的風景或敘說心情。在著名的觀光景點常會販售印有當地景致的明信片,供旅客寄送作為紀念。而今更多的是蓋上一個紀念章就算完事,連好好寫上幾句話都顯得為難。

我喜歡收到明信片,也喜歡寫明信片給朋友,甚至寫明信片給自己。有時在旅途上,有時正被關在國外某個飯店裡工作。在那個特定的、甩脫日常的時空裡,人變得清澄透明,很多該說的話得在明信片上一次說完,因為版面太小,常寫得密密麻麻,也不在乎會不會被誰先讀到(很多人看到一堆字就放棄閱讀)。有時在出國前就先備好朋友的住址,他們收到的心情多半是驚喜的。正面的好風光意謂著他們同我一起去了那裡,背面的文字多半是久未見面,依然惦念。

旅程結束後回到家,再收到自己從當地寄回的明信片,是語重心長的感悟,也有改變生活的提醒事項。最久的一次從珠穆朗瑪峰的基地營寄出,回台後兩個月才收到,幾乎忘記當初為什麼要寫上這些話,但雪域路迢可以理解。朋友從各國寄來多姿多采的明信片很討喜,連帶收藏的是當地的郵票(或郵戳),小小的畫面總會流露出文字難以表現的文化痕跡。更深的喜悅藏在寥寥數語中的感情,沒有人會排斥以這樣的形式被朋友記得。

如果能寫明信片給過去的自己該有多好,十七歲的時候收到二十七歲寫的明信片,交代好未來走上文藝戲劇的路有多坎坷,要不要再考慮一下?或者能收到未來的自己寫來的明信片,提醒你別看太久的手機螢幕,還要寫作二十年視力一定要保養好。現在往前看往後看都不算吃力,也不再遙想他鄉異國的生活會不會更充實有趣。未來一直一直來,未來抵達前,可否先來張明信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吳洛纓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