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活率高達8成 換腎比洗腎更好

出版時間:2019/10/21 00:05

台灣擁有洗腎王國的惡名,根據衛福部健保署最新資料,台灣洗腎人口再創新高,已經攻破9萬人次,洗腎率是全球第一,其實「換腎」比「洗腎」存活率更高,花蓮慈濟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李明哲醫師表示,腎臟移植患者5年存活率高達8成,10年存活率也有5~6成,相較於洗腎患者更好,不過器官來源是目前待克服的問題,為增加健康腎臟來源,目前政府、醫界紛紛推廣器官捐贈觀念,使器捐率逐漸上升,器官捐贈者的家屬未來若需等待器官移植,可享優先權,希望可以形成一種良善的循環。 
 
李明哲醫師表示,腎臟移植的來源分為大體移植與活體移植,過去很多人對換腎有錯誤迷思,以為新腎大概只能用2年,事實上,以活體移植患者來說,在20年中大約一半會回去洗腎,但另一半的人就繼續用這顆腎臟。再加上若有定時服用抗排斥藥物,腎臟移植患者5年存活率高達8成,10年存活率也有5~6成,這些表現在國際都獲得肯定,也讓近年來腎臟移植登記人數逐漸提升,從過去的4000~5000人,攀升至今年約7000多人,但根據去年統計資料顯示,大體腎臟捐贈移植為181例,親屬間活體腎臟捐贈移植為163例,加總為344例,對照等待人數需求多於供給,此外,活體移植率也較大體移植率低。
 
政府規定腎臟活體移植限定五等親之內才能捐贈,李明哲醫師說,其實大多數慢性腎臟病患都開不了口,總覺得會傷害家人,再加上洗腎就能維持生命,於是就這樣一路洗下去。除了不忍家人之外,五等親之內的腎臟時常配對率不高,為增加器官配對率,衛福部今年初發布「活體腎臟交換捐贈移植手術管理辦法」,透過政府設定的系統登錄,若是兩組家庭的腎臟剛好彼此適合,就能透過系統進行交換。例如A患者的家人願意捐腎,但器官與A患者配對狀況不理想,而另一位B患者與家人也有相同問題,而這兩對家庭交換之後卻剛好合適,就符合這樣的配對模式。台北榮總移植外科兼任主治醫師鍾孟軒表示,政府的立意雖好,但實際執行上有許多困難,例如一組捐贈受贈案例在台北,另一組在高雄,「該去哪裡動手術?」「有狀況哪家醫院負責任?」李明哲醫師則說,如果在同一家醫院或同一位醫師恰巧有兩組配對成功的案例,那成功機率就會比較高,但因為太過複雜,多數醫師會覺得,「不如再問問患者有沒有其他親人適合捐贈?」因此至今尚未有成功案例。
 
相較於活體移植,大體移植較容易找到配對成功的腎臟,因為等待捐贈名單眾多,會依配對、優先等各面向綜合計算分數,只要一有捐贈者出現,就會從分數最高的第一名依序選擇,但問題是器官捐贈供不應求。2014年衛福部推動「捨得」政策,器捐者的三等親未來若需等待器官移植,可享優先權。李明哲醫師表示,一開始是為了表達對器捐者的敬意,後來竟形成良善的循環,今天我們救別人,有一天換成別人救我們。鍾明軒醫師也說,最近有一位心臟移植近十年的六十二歲患者,因為出現排斥反應需要緊急再次換心,但後來沒等到心臟不幸過世,家人感恩當年換心讓患者多活十年,所以決定捐出兩顆腎臟,造福其他需要腎臟移植的病人。
 
台灣洗腎患者一年的醫療費用高達449億元,李明哲醫師說,每位洗腎患者平均一年花費約65萬元,而且會隨著年齡、併發症而增加費用,整體醫療費佔健保7.5%左右。相較之下,腎臟移植患者只有第一年手術費需200萬元左右,之後每個月藥費約2萬元,醫療成本大約僅是洗腎的1/6,未來隨著器捐率上升,腎臟移植率增加之後,患者不僅活得更好更久,健保壓力也可望會逐漸減輕。(副刊醫療組/台北報導)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攻頂玉山上】4000公尺上的凝視 外國人挑戰台灣之巔
【攻頂玉山下】最終700米鐵鍊碎石陡坡 驚!與神同行
【攻頂玉山技能篇】高山嚮導教你輕鬆攻百岳

腎臟移植存活率高達8成,相較於洗腎是更好的選擇。高凱新攝
腎臟移植存活率高達8成,相較於洗腎是更好的選擇。高凱新攝

台灣洗腎人口突破9萬人次,再創新高。資料照片
台灣洗腎人口突破9萬人次,再創新高。資料照片

腎臟移植手術仍有風險,例如術後一開始免疫力較低,要戴口罩預防感染。高凱新攝
腎臟移植手術仍有風險,例如術後一開始免疫力較低,要戴口罩預防感染。高凱新攝

隨著觀念逐漸開放,器官捐贈率也緩步上升中。高凱新攝
隨著觀念逐漸開放,器官捐贈率也緩步上升中。高凱新攝

無論是洗腎或換腎,最好避免吃生食如生菜沙拉、生魚片,以免併發嚴重感染。高凱新攝
無論是洗腎或換腎,最好避免吃生食如生菜沙拉、生魚片,以免併發嚴重感染。高凱新攝

洗腎的健保醫療費用一年高達449億元,造成健保沉重負擔。資料照片
洗腎的健保醫療費用一年高達449億元,造成健保沉重負擔。資料照片

因為捨不得親人捐腎,許多慢性腎臟病患因此長期洗腎。高凱新攝
因為捨不得親人捐腎,許多慢性腎臟病患因此長期洗腎。高凱新攝

腎臟移植手術後,須長期服用抗排斥藥物。資料照片
腎臟移植手術後,須長期服用抗排斥藥物。資料照片

醫師檔案
花蓮慈濟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李明哲醫師
台灣移植醫學會常務理事,專長為肝臟、腎臟移植手術,以及肝膽胰腫瘤、胃腸道腫瘤、內分泌腫瘤手術。
醫師檔案 花蓮慈濟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李明哲醫師 台灣移植醫學會常務理事,專長為肝臟、腎臟移植手術,以及肝膽胰腫瘤、胃腸道腫瘤、內分泌腫瘤手術。

台北榮總移植外科醫師 鍾孟軒
專長為心臟停止死亡後器官捐贈、腹部臟器移植、肝膽腸胃手術
台北榮總移植外科醫師 鍾孟軒 專長為心臟停止死亡後器官捐贈、腹部臟器移植、肝膽腸胃手術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