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慶:鼓吹長照保險的兩個爛理由

出版時間:2019/10/21 21:05

王兆慶/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委員

上一屆總統大選,朱立倫的「長照保險制」和蔡英文的「長照稅收制」就已經在辯論。現在過了4年,韓國瑜又再次挑起「長照保險制」的戰爭。

長照是專業的照顧政策議題,先進國家長照有採保險制、也有採稅收制,兩者皆可行,關鍵是台灣要依自己的照顧服務人力發展進度、國家財政的口袋深度,來決定制度走向。但目前為止,本屆總統大選的政見論述品質奇差無比,鼓吹長照保險的陣營還選了兩個爛理由來辯論,這兩個爛理由分別是:

一、聲稱長照保險只要每人每月「1個便當錢」,很便宜。2015年馬英九執政時,「長期照顧保險法」草案就已表明,政策上路初期,月薪5萬元者每人月繳保費約200元,雇主每月再相對提繳約260元。但請注意,這說的只是「上路前3年」的費率。未來,長照保險費和勞保、健保一樣,都必須因應高齡化暴增的財務壓力,不斷漲價。當時「長期照顧保險法」草案寫得清楚明白:保費費率依人口變化,「每3年重新精算一次」。開辦第一年上班族月繳200元的便當錢(還挺貴的便當),但接下來幾年就沒這等好事。

基於台灣人口推估,2050年勞動人口減半,失能人口卻達目前的3倍。如果保險給付不變,上班族平均每人必須月繳800元,雇主相對提繳約1000多元,才養得起台灣的長照保險(還沒考慮通膨)。這是所有少子高齡化國家的詛咒——人口劇烈老化,政府長照保險像是一份永遠還不完的貸款,而且,你只會愈欠愈多。忽略保費調漲壓力,現在一時爽,將來終歸無以為繼。鼓吹每月付1個便當錢「就可以應付」長照保險?在政策辯論上這是很爛的理由。

二、聲稱OECD國家的長照公共支出平均達GDP的1.7%,但台灣只有0.2%(大約先進國家平均的八分之一),少得可憐。所以台灣應建立長照保險,盡力提升長照公共支出。

然而這也是詭辯。OECD的嬰幼兒托育公共支出平均為GDP的0.25%,台灣0-2歲托育衛福部支出只有GDP的0.02%(先進國家平均的十二分之一),也少得可憐。說到底,台灣的托育、長照、各式津貼,甚至社會住宅的福利支出都偏低!因為台灣相對低稅率,人民繳給政府的錢,衡諸先進國家就是相對少。

因此,長照保險費的本質是一種「指定用途稅」——它是從青中年受薪階級身上特別抽一筆錢,專用於長照支出。可站在國家發展的角度,如果政府決定要抽上班族的錢,為何這筆錢要優先於長照?卻不優先用於住宅政策?不優先用於公共托育?

台灣幾乎所有類型福利支出相比於OECD國家都很低,為何只有長照要優先趕上、其他福利卻放著不管?是因為鼓吹長照保險的人眼中,只有長照重要,看不到其他福利均衡發展的必要?還是因為老人票多、青年票少?台灣的福利分配早已過度向高齡世代傾斜,片面用「長照支出未達GDP的百分之幾」來主張擴大支出,也是一個見樹不見林的爛理由。

歸根究柢,社會照顧政策(長照、托育)的存在目的,是為了因應家庭規模極小化、全民就業率提高、家中無人再可全職照顧老小的時代趨勢。所以照顧的「幫手」人力問題大於財源問題。總統候選人與其急著向人民「抽錢」,不如辯論如何扶植照顧人力、如何擴大優質服務量能,以及保險制在人力方面是否真的更有優勢?那將更有時代意義。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