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拒收陳同佳 學者有人贊同、有人喊笨

出版時間:2019/10/21 22:18

香港男子陳同佳在台殺害女友案成為《逃犯條例》及「反送中」運動導火線,港府宣稱將在周三(23日)陳同佳出獄後協助他來台投案,引發台港司法管轄權攻防,台灣到底該不該接受陳同佳入境投案?引起各界廣泛討論,兩岸政策協會祕書長、警大教授王智盛表示,此案癥結在於陳同佳怎麼來,而不是要不要來,他認為唯有透過台港司法合作,將陳同佳引渡來台,才能徹底追訴犯罪、彰顯司法公義。

但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廖元豪認為,香港現有法令,不可能和台灣單獨簽署任何司法互助,拒收陳同佳即代表讓殺人犯逍遙法外,他認為審理此案正可彰顯台灣的主權和司法權,法務部和陸委會充滿政治考量,無視人命發生在台灣,非常不正義也非常笨。

王智盛表示,國際間透過司法合作,在各自獨立的司法主權上讓步,互相交換犯罪情資、供詞,為的是有效打擊犯罪。

陳同佳在台灣殺人,台灣有司法管轄權,當然要來台灣受審,也才能彰顯司法正義,但到底他該自行投案前來,還是經由台港司法合作引渡過來?是目前癥結所在。

王智盛表示,陳同佳自行投案還是可以審,但以目前台灣掌握的事證及他在香港關押的精神狀況、與被害人家屬之間的狀況等,台灣都不知道,台灣掌握的事證是否足以清楚明確的審理和判決、還給被害人司法公義,未來恐怕還有疑義。

他認為,若透過台港司法合作就沒此問題,雙方可以互相提供情資,充份釐清犯罪、有效追訴案件,否則只靠台灣的證據,香港置之不理,萬一台灣法院的客觀證據不足以把陳同佳定罪,或無法符合外界預期,誰該負責。

王智盛表示,起先,法務部曾要求司法合作引渡陳同佳,香港不循司法合作而以《送中條例》取代,變相放棄司法管轄權,這次又以投案方式,再次變相放棄司法管轄權,令人不解;香港可以選擇透過司法合作讓陳同佳來,卻切割、置之不理,反而是不顧司法公義的態度,這也是台灣堅持要司法合作引渡陳同佳的原因。

王智盛也表示,台灣限制陳同佳入境並非放棄司法管轄權,他一但入境,仍勢必要逮捕他,並進行追訴和審理,但為了讓司法管轄權和司法公義可以有效連結和彰顯,他理解法務部在台港之間尚未有司法合作前,不讓他入境。

政治大學教授廖元豪則提出不同看法,他表示犯罪地在台灣,台灣有最適合的管轄權,台灣與香港雖沒有引渡協議,但是當陳同佳自願要來台灣,台灣也發佈通緝令,「我實在不懂為何不讓他進來接受審判」。
 
廖元豪表示,法務部和陸委會召開記者會,一再強調香港可以審,應該在香港審;但實際上香港很難審,香港已發佈聲明,以香港目前的證據,不可能追訴他殺人罪,縱使台灣把證物、證人送去,未來審理過程,台灣的證人也難以在香港法庭接受交互詰問,或是隨時需要傳喚證人。
 
此外,香港法制受英國影響,要求標準非常高,當雙方沒有司法互助和互信,送過去的證據,法庭無法相信證據是那裡來的,甚至不承認你這個國家,證據能否用都是問題,「就是不懂,明明在台灣受審是最方便也是最適合的地點,對台灣的利益也沒有影響,為何一定要香港審」。
 
廖元豪也表示,台港不可能達成任何司法互助協議,一是、香港的《逃犯條例》規定,可以與他國簽訂引渡條例,就可以引渡嫌犯,但明文規定不適用中國、台灣、澳門,所以香港才要修法,也因此引發大爭議,二是、中共限制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不能單獨和台灣簽署司法互助,必須經由中共官方核准。

廖元豪表示,港台單獨簽署司法互助目前不存在、也不可能發生,法務部和陸委會卻硬要說必須簽署司法互助人才可以過來,另一個意思即代表台灣不審了,讓殺人犯逍遙法外。

廖元豪認為,這完全是政治考量,「但我覺得這政治考量很笨、很粗糙」,他表示,台灣可以光明正大接這個案件,成為非常好的宣傳,台灣有司法權、有主權,香港人不願意送中、去大陸審判,但願意到台灣來即使台灣有死刑,可見台灣的司法值得信賴。

但是政府想的可能就是「收了是幫香港特首解套、只要台灣收了就好」,他認為,這種政治考量反而非常不正義,有一條人命在其中,我們可以很清楚看見,如果台灣不收,這個人就逍遙一輩子。
 
至於有人認為,若不透過司法互助無法取得完整證據,廖元豪表示,台灣的證據總比香港多,當時陳同佳若沒有逃出去,台灣還是要就現有證據審理,他表示,此案很簡單,如果他過來就逮捕、聲請羈押,審判的同時,請香港提供證據資料,如果因香港不願提供而無法重判,還是香港的責任,而非預設「萬一將來證據不夠、所以通通不收」。(法庭中心/綜合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