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與劍:法治社會如何處理陳同佳

出版時間:2019/10/22 15:02

龔與劍/滯台中國異議人士
 
香港政府高調宣布,在香港即將刑滿釋放的陳同佳「自願」回台灣「自首」,讓台灣朝野,媒體和民間一下子全部從香港抗爭轉移到了「陳同佳」。
 
其實,按人性來講,陳同佳完全不可能自願回台「投案」。因為台灣現在的最高刑罰還有死刑。
 
如果陳同佳是在身為北京政協委員的某位「香港牧師」感召之下良心發現,一定要為自己的罪行悔過,陳完全可以在香港向香港警方自首,勇敢承擔自己應受的法律制裁。
 
司法如果有了政治因素的影響,司法公正會成為一句空話。港府和陳的行為,很難讓人不懷疑里面有政治色彩。
 
所以,我的意見是,陳同佳如果真是想自首,不如在沒有死刑的香港自首,同樣可以法律之名彰顯公義。如果一定要來台自首,香港政府必須將陳的相關證據無條件提供給台灣。
 
台灣是法治社會,不是「人人皆曰可殺」,就可以殺之。陳來台灣,在港府有意無意的「不合作」之下,必將會陷入一場曠日持久的訴訟之戰。在證據不充足的情況下,陳來台灣投案,台灣的司法是否會受到政治的影響,實在是一個大問題!
 
疑罪成無,這才是法律。現在很多人都已經將陳在沒有經過法律審判下當成了殺人的罪犯,包括我自己,這是很危險的。
 
所以,陳同佳如果入境台灣,他肯定會被扣押受審。這是不須要討論的。台灣的法院審理,會依證據法則來判。如果證據不足,他被無罪釋放,也是司法的正義。法治社會的邏輯就是這樣。
 
 
(編按:本文出於作者臉書,經作者授權刊登,請勿直接轉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