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共刊物《前哨》總編談禁書業  「中共怕我多過我怕他」

出版時間:2019/10/23 00:14

(留稿,等影片做好才出)
在不少人眼中,禁書業是一個神秘的行業,暗地裡從五湖四海收集各種各樣的情報,背後埋藏着各種不為人知的勾當。
 
來到香港禁書業三大巨頭夏菲爾出版社、近30年反共政論雜誌《前哨》的辦公室,窗明几淨,擺放了十多套桌椅,卻空無一人。一個清瘦的男子趿着拖鞋從房間走出,身穿襯衫長褲的他把花白短髮整齊地梳至額後,笑着說:「現在的報攤都沒生意,不常開業。雜誌賣不出,我們乾脆把十月十一月合成一期,放假一個月。」他正是夏菲爾的社長、《前哨》總編輯劉達文(68歲),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始終保留鄉下口音。說到興起處,他把上身往前一靠,指手畫腳。問到他怕不怕步上銅鑼灣書店事件的後塵,他激動地說:「當然是他們怕我多於我怕他們。我怕甚麼?我從來都沒怕過。」
 
劉達文辦反共雜誌近30年:「希望揭露黑暗事,迫使中國進步。」
香港曾是中國禁書天堂,更是政論雜誌的集中地。隨着文革結束,八九六四的一聲槍響,引起國內外民眾對大陸政局的關注。礙於中國的出版審查非常嚴格,一國兩制之下,評論中國局勢、揭露中共內幕的政論雜誌與禁書在香港興起。當時的入境審查非常寬鬆,不少大陸人更會把禁書贈予親朋戚友。2003年大陸開放自由行,大陸訪港遊客大升;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致力打貪,高官醜聞四起,令禁書業一片興旺,反共,成為一門賺錢的大生意。
 
劉達文1981年由東莞到香港,在香港老牌政論雜誌《爭鳴》工作十年,1991年創辦《前哨》,專門從不同線人處取得情報,揭發中共內幕。他們揭露過2018年中共謀殺香港商人劉希泳的驚天秘聞,亦揭發中共強推《逃犯條例》的內幕,不少政府部門、大陸經商的商人都會藉此了解中國政局。他神氣地說:「1993年我們專門出了一期關心鄧小平的健康,李嘉誠的長江實業打電話來,向我們買七本《前哨》;早幾年日本領事與我聊天,說日本領事館向我訂了三本《前哨》;中聯辦也訂了我們的(雜誌),雖指稱我們是反共造謠,但它都要研究,沒有辦法。」
 
劉達文的夏菲爾出版社也發行和出版不少禁書,與1991年何頻在加拿大創辦的「明鏡」、2012年在香港成立的「巨流」並稱香港禁書業三大巨頭,更被指是「蛇鼠一窩」,背後操縱為數不少的影子出版社,以逃過中共追蹤,出版禁書。

談到有關指控,劉達文立即辯解道:「夏菲爾就是夏菲爾,沒有影子出版社。我只有環球出版社約百分之十股份,但他們出書也不多,不是我控制的。」他又說:「夏菲爾給人的印象,是我們出版了複雜的禁書,其實很多禁書不是我們出版的,我們只是幫人發行。就好像明鏡出版,我們是它的總代理,其他如銅鑼灣書店、李波編的書,一開始都是我們給他們發行的。」
 
他強調道:「如果我純粹為了賺錢,我不做《前哨》,專做禁書就發達了。我出版《前哨》的宗旨,就是要令中國進步,希望揭露黑暗的事讓讀者知道,讓大家對這個政權形成壓力,逼他們改善、改變。」
被國安糾纏騷擾近30「2016年我直接跟國安翻臉」
可惜2015年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巨流股東呂波、桂民海、業務經理張志平,和旗下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經營者李波先後在中國大陸、香港以至海外失蹤,再分別接受中國媒體訪問,承認干犯不同罪名,並稱是自願在大陸接受調查。當時,因為劉達文妻子剛好回鄉,公安也把她逮捕審問4小時,以圖查出《前哨》的線索來源。
 
「因為我在《爭鳴》工作過十年之久,認識到不少朋友,當中不少是商人,常去大陸工作,聽到甚麼消息就對我說。」他嘆道:「所以中共說要查我們的消息來源,是很困難的,朋友來自各方各面,他要如何查呢?真是的。」
 
銅鑼灣書店事件事隔四年,每當提起此事,劉達文依然一肚子火。「這次我之所以這麼生氣,為甚麼?是因為老朋友你也抓來審!」他坦言,於《爭鳴》任職的時候,中國國家安全部人員(簡稱國安)已常常登門造訪,更「扣住我太太的申請,不讓她來香港,逼我做他們的線人」。因為劉達文不願當他們的線人,國安才退而求其次,劉達文亦被迫成為他們的朋友。
 
「他們有時會來了解香港形勢,因為他們從官方管道得不到消息。2003年香港廿三條立法,中央亦有專門派人來了解情況。他們要知道反對派對局勢有何看法,與中聯辦匯報的有何不同,因此廣東省國安常說我是他們的老朋友。」
 
「我們曾經有過幾次報導,北京公安國安部會專門派人來,說這篇文章好像不太確實,不登行不行,我也有給過這些面子。但如果內容關乎大局、關乎國家人民利益,我們才不會妥協。」
 
「所以他們抓走我太太之後,我就翻臉,你知道嗎?我直接告狀到中央。」他從中間人得悉,中央只下令要中央專案組捉拿銅鑼灣書店一干人等,專案組人員擅自行動,令他太太無故受牽連。「所以我罵到廣東省國安廳的人,從2016年至今都不敢來找我,我要他們道歉,和交還那天我太太的審問記錄。我知他們做不到,但他們煩了我這麼久,對我而言也是解脫。」

銅鑼灣書店事件內幕 「中央不會把我當作他們一樣處理」
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以後,禁書業界人心惶惶。禁書出版商開放出版社總編輯金鐘更移民美國,作者不敢寫禁書、出版社不敢出、禁書業亦自此沒落。市面上的政論雜誌在2012年有20本之多,到現在只剩「明鏡」出版的《內幕》與《前哨》兩本,而《前哨》的銷量亦由全盛時期的三萬本銷量,跌至一萬本左右。「 2017至2018年,我以為到底了。到2019年反送中,由六月份開始又跌了,現在一直在八千本徘徊,有時跌到七千本,就更加慘了。」劉達文見證着香港政論雜誌與禁書業的沒落,他嘆道:「這幾年我們少出了禁書。除了我們以外,已沒有甚麼出版社出書了。」難道他不怕嗎?「我怕就不會讓劉太太回鄉下,我怕他們甚麼?當然是他們怕我,多過我怕他們!」
 
他解釋道:「人硬,是要有資本的。我不怕,是因為北京很了解我,因為國安跟我做了三十多年朋友,知道我不會做違法的事。」訪問過程中,他提起一個個中國高官的名字,統統都是他的朋友。他又記起以前曾收到一篇有關國安內幕的文章,本打算分三期刊登。第一期刊登後國安找上門,希望他不要繼續刊出。劉達文說:「我說,第一,這有沒有牽涉國家機密;第二,有沒有發現不對的事、造謠的事?他說沒發現,我說那為甚麼不能登?你不喜歡,我就不登;公安不喜歡的,我又不登,那我又怎麼報導?」
 
中共的紅線無處不在,但他始終相信若沒觸及大陸法律,就不會有危險。但難道他不怕被中共安以各種罪名,興師問罪嗎?他肯定地說:「我相信中共不會把我當作銅鑼灣書店的人那樣處理。」
 
他解釋:「有些事外面報導得不清楚。為甚麼銅鑼灣書店那幫人會落得如此收場、中共如此憤怒?是因為禁書的內容真真假假,使中共惱火。有些人,我不一定指他們,譬如中共給了他們一筆錢,叫他不要出某本書,後來卻不知為甚麼在海外市場出版了。經歷過很多宗這些事,令中共覺得你沒有信義,不信任你,要把你抓了徹底解決。」
 
銅鑼灣書店事件內幕 「中央不會把我當作他們一樣處理」
他直言,不少出版商出版了具歷史價值的禁書,如《趙紫陽回憶錄—改革歷程》、《中共太子黨》等,讓被掩蓋的歷史解禁;但亦有不少禁書炒作網路謠言,各種「秘聞」、「桃色事件」躍上書封,從編寫到出版只需一個月,刺激的內容卻引來大陸人爭相購買。他強調:「這些違背自己理想的事,我又怎會做呢?

在大陸生活二十多年的經歷,始終支撐着他報導中國的真相。回首三歲那年,本在香港出生的他,因叔叔在大陸病倒,身為中醫的爸爸帶一家人回大陸為叔叔治病。卻因共產黨不許香港人和大陸人自由往來,而被迫留在大陸,接受中共的洗腦教育,相信社會主義好、共產黨為民主自由革命、香港人都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生活在經濟較為富裕的東莞,他始終記得1974年往粵北韶關的農村廣播站工作,在茶樓吃飯時,有三個乞丐圍着他,等着吃剩菜剩飯;又在那兩年,他去看軍火演習,每發火箭炮八百元人民幣,但農民辛勤工作一日的收入,卻只有八分錢。
 
「那時我很震驚,國家窮兵黷武,浪費這麼多錢,農民這麼可憐,這個國家很難有前途。」他又說:「如果共產黨是為了人民,又怎會弄出這些乞丐?我覺得這個政權不行了,便申請離開。」他大半生以反共為志業:「我常常告訴公安,我愛國,但愛的並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愛國必須反共!共產黨一黨專政把國家弄成這樣,我為何愛你?」
 
臨離開前,電視機又再播放政府官員對反送中示威千篇一律的發言。本已沉靜的劉達文,話匣子再度被打開,說着他如何對香港與中國抱持希望,始終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他說自己老了,已經不及當年勇,記者笑說他在文筆上勇武。談到他始終堅持出版《前哨》的原因,他訕笑道:「只要捱得下去,我都會繼續做。盡一個傳媒的責任,讓國家人民知道真相,知道真相後就促進他的發展,就是如此簡單。」(香港《蘋果日報》果籽報導)
 

劉達文是香港反共政論雜誌《前哨》的總編。從銅鑼灣書店事件到林鄭宣佈修訂《逃犯條例》,他始終無所畏懼。香港《蘋果動新聞》
劉達文是香港反共政論雜誌《前哨》的總編。從銅鑼灣書店事件到林鄭宣佈修訂《逃犯條例》,他始終無所畏懼。香港《蘋果動新聞》

《前哨》出版30年,銅鑼灣書店事件過後,銷量由2012年全盛時期的三萬本跌至一萬本左右;到反送中運動,中國遊客大減,銷量更曾跌破七千本。香港《蘋果動新聞》
《前哨》出版30年,銅鑼灣書店事件過後,銷量由2012年全盛時期的三萬本跌至一萬本左右;到反送中運動,中國遊客大減,銷量更曾跌破七千本。香港《蘋果動新聞》

劉達文的夏菲爾出版社亦有發行和出版不少禁書。香港《蘋果動新聞》
劉達文的夏菲爾出版社亦有發行和出版不少禁書。香港《蘋果動新聞》

《前哨》的辦公室藏有一個圖書館般的中國資料庫,由劉達文花費多年心血整理。他說大小媒體也曾向他借資料、買資料。香港《蘋果動新聞》
《前哨》的辦公室藏有一個圖書館般的中國資料庫,由劉達文花費多年心血整理。他說大小媒體也曾向他借資料、買資料。香港《蘋果動新聞》

劉達文的夏菲爾出版社之所以不太涉足禁書出版,除因主力出版《前哨》,亦是由於整理資料室需時。香港《蘋果動新聞》
劉達文的夏菲爾出版社之所以不太涉足禁書出版,除因主力出版《前哨》,亦是由於整理資料室需時。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