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大仇國平:用香港方法移交陳同佳,對嗎?

出版時間:2019/10/23 21:16

仇國平/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

在台灣殺死港人女友潘曉穎的陳同佳,在香港即將刑滿出獄之際,身兼北京市政協委員的香港聖公會教省祕書長管浩鳴,忽然向傳媒表示,陳同佳決定出獄後往台灣自首。當台灣陸委會表示要先建立台港司法互助機制,然後才移交陳同佳,前總統馬英九在臉書開腔,指責台灣放棄司法管轄權,折損主權及國家尊嚴。

稍後,香港特區政府第二號人物、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呼籲台灣不要以政治考量凌駕法治公義。在差不多同樣時間,曾經協助潘曉穎父母、支持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的《逃犯條例》,也是親共陣營最大政黨民建聯,表示基於法治及公義,台灣應接受陳同佳赴台受審。

台灣藍營及香港建制強調法治公義,但把陳同佳直接送往台灣,其實也不見得合乎法治公義:首先要問,陳同佳同意出獄後赴台,事前究竟有無與熟悉台灣法律的律師會面,了解赴台受審的後果?如果無機會與律師見面就曾作出決定,而決定帶來的法律後果是自己承擔不了,或者法律後果之壞超乎自己想像,就已經違反司法公義。

管浩鳴透露,陳同佳決定出獄後往台灣自首,旋即士林地檢署指,陳同佳殺人身分早而獲悉,只能投案而不合乎自首條件,而投案不是請求減刑的理由。由此重大司法概念落差可見,陳同佳之前很可能是沒有見過律師,諮詢他們法律意見、或者見過的律師,不是以保護他的利益出發。犯人無機會接受全面法律意見,便要就進一步司法行動作出決定,已牴觸了司法公義。

其次,法治亦講求人權保障,人權的最基本是生存權。台灣有香港所缺乏的民主制度,多方面的人權保障都比香港優勝,但偏偏在保障殺人犯的生存權上,香港比台灣略勝一籌:香港無死刑而台灣有。在正常的情況下,即使台港司法互助機制已經存在,但基於人權考慮,港方理論上不應讓自己的公民,送去外地受死,否則就違反法治公義精神。

所謂公義,也包括程序公義,即按既定程序作出行動及決定。既然台港未有司法互助機制,亦即沒有程序,就逃犯移交進行具體安排,先制定機制可能稍費周章,但也合乎程序公義。

至於有言論指陳同佳可以在管浩鳴或其他人陪同下,直接入境台灣,然後往士林地檢署投案,這又涉及考慮簽發入境簽證的程序。台灣內政部,基於國家安全理由,為何要向殺人犯發出簽證?陪同陳同佳赴台的管浩鳴或其他人,是北京市政協或具備其他大陸官方或半官方職務,身分特殊,為了台灣國家安全避免滲透,都需要全盤考慮不能輕率決定。

從香港的角度,其實關心潘曉穎命案的人已經不多,也不在乎陳同佳應否接受更長的監禁以至死刑。因命案引起的反《逃犯條例》運動,抗爭群眾提出的六大訴求,沒有一項與命案有關。

向北京問責的香港特區政府及建制派人士,帶頭破壞香港法治,懶理警察粗暴執法、濫打濫捕濫告甚至性侵抗爭者,卻關心起台灣是否履行法治公義,這種矯情才是馬英九需要覺得詫異及憤怒之處。

由於台港關係特殊,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台灣是香港逃犯天堂。如果特區政府真正關心法治公義,理應一早與台灣方面成立司法互助機制,將過去逃往台灣的香港疑犯引渡回港受審。因此有理由相信,陳同佳赴台受審,從香港特區政府角度,本來就是政治考慮或其他因素,凌駕人權法治或正義伸張。若然如此,台灣小心行事也合情合理。

自反《逃犯條例》運動開始,蔡英文總統選擇與抗爭者站在同一陣線。抗爭者現在的策略,就是和香港特區以至北京政府「攬炒」,亦即玉石俱焚。簡言而之,就是透過各種違法及合法、暴力與非暴力的不合作運動,折損香港及北京的管治威信,增加它們的管治成本,迫使它們向抗爭者讓步,就各種施政失誤承擔責任,從而推動香港民主化及人權公義。

如果蔡英文總統選擇和香港特區政府合作,以香港單方面提出的方法接收陳同佳,只會增加林鄭月娥在北京及建制中的聲望,牴觸抗爭者的初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