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伯芬:低級教育是對弱勢群體的詐騙嗎

出版時間:2019/10/23 21:19

戴伯芬/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

窮人上大學真的可以達到階級翻身的目的嗎?過去台灣社會不斷環繞著保障弱勢入學機會平等打轉,政府政策也從原來軍公教與清寒家庭子弟學費減免,擴大納入原住民、新住民以及三代無人大學家庭背景的學生,提供貧窮家庭子女進入大學彷彿成為解決社會經濟不平等的萬靈丹。究竟大學是在培養學生的能力?還是從弱勢者與納稅人口袋挖錢餵養失控擴張的教育產業?

早在1979年美國學者Collins的《文憑社會》一書已發現高等教育與勞動力技術提升無關,而是權貴階級用以維持自身優勢地位的工具。文憑通膨危機來自於企業化大學開支龐大,花費大筆鈔票入學的學生卻無法從一紙文憑獲得薪資回報,引發美國高等教育入學率下降的危機,幸好大量國際生填補了高等教育學生客源缺乏的問題,也促成美國高等教育全球化擴張。

台灣過去30年來也見證了高等教育擴張的歷史,人人上大學的榮景背後潛藏著高等教育過剩、學歷通膨的危機。大學生是目前社會上失業率最高的群體,平均收入甚至不如技專生。但是教育部無懼高教危機,仍在2017年8月通過4所技術學院升格科技大學。政府妄想透過新南向政策來擴大外籍生員,與美國經驗不同的是外籍學生付美金入學,東南亞學生則是花新台幣來台就學,更稀釋台灣原來有限的教育資源,甚至助長無良學校轉型為血汗移工仲介所。

通膨的文憑不但無助於階級翻身,反而讓弱勢學生成為南柯一夢的背債者。最近美國學者Cottom提出「低級教育」一詞,大力批判營利性的教育機構將最需要協助的弱勢,包含近貧族、窮忙族、單親媽媽、失業者、缺乏專業技能者視為主要顧客,招募他們入學,提供大小專業證照的測驗認證,榨取想要透過文憑翻身的工作貧窮者錢財,騙取國家教育補助。

最近台灣的大學生不斷延畢、再進修,在追求大學文憑之外,參加各式語言測驗、保險證照、工程認證、導遊、美髮、烹飪、幼保、長照、演藝人員證書,認證多如牛毛,助長各式正式與非正式課程的興起,讓學生窮於追求文憑,以為多張證照在手就不會失業,殊不知解決失業的方法恰恰是在放棄對於專業的堅持,接受高學歷低就才是降低畢業即失業風險的良方。

即使是醫師、律師、工程師等舊權貴地位的證照,也在專業認證錄取率放寬之後面臨就業市場身價貶值的窘境。學歷通膨的特性在於追求越多的文憑卻獲得越少的報酬,形成一個專業自我貶抑的迴圈。
對於權貴階級子弟而言,出身名校不過是錦上添花的人生裝飾品,讓他們可以維繫文化資本的優勢,排除進入菁英職業中不合格的競爭者;但是對於貧窮階級學子而言,名校畢業成為一道夢想晉升的階梯,努力往上爬到頂之後才發現是一場空,這不僅是新貧世代的困境,也是台灣越來越朝向階級固化的警訊,敲醒大眾對於教育翻身的幻夢,原來教育可能不過是一場精細設計的高明詐騙。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