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承恩:陳同佳案中台灣的國家利益

出版時間:2019/10/23 21:15

宋承恩/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

我白目,在焦點還在陳同佳被放出來到了哪裡的時候,要問基礎性的問題:在這件事上,台灣的國家利益在哪裡?忙了這麼一陣,台灣得到什麼?

自從上周末香港特首林鄭放話表示,陳同佳在牧師的勸解之下,對自己的犯行深感愧疚,願意來台投案,並將提供其一切協助。台灣許多政治人物抓住民進黨政府的猶疑,力主有案就該辦,否則愧對受害人家屬,更何況是通緝犯若是抵達國境,不抓他是喪失司法主權。這些人還順便批評蔡政府想延續反送中爭議,繼續獲取政治資本,言下之意也不否認陳同佳案這時出來,有為港中政府圍魏救趙之效,最少也能轉移焦點。

台灣遠離香港反送中政治風暴的利益嗎?當然,共同作為自由陣營的一份子,台灣民間挺香港人民爭取自由與政治權利的決心與行動,應當毫無保留的。但台灣作為國家,有拒絕被捲入香港與中國現實政治的集體利益。

評論者的記憶是短暫的。現在很多人批評台灣政府不照程序來、不懂得運用聲請人犯移交的法律程序,卻忘了港府發起修訂《逃犯條例》的起手原因,正是依照香港現行法,不這樣做不能將陳同佳移交台灣。

實現陳案的個案正義,成了「破除《逃犯條例》的地理限制」,「不讓香港成為犯罪天堂」,實際上往促進與內地融合的遮羞布,而台灣被動的成為林鄭修法工程的起子。台灣對香港的法律見解是有爭議的,主張人犯移交台灣,不需要修改《逃犯條例》,雙方可就陳同佳達成個案安排。

在林鄭6月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正時,台灣躺著也中槍,第二次被拿來當成下台階,「因為台灣已表明不會接受在現有修例的情況下,移交陳同佳」。這是因為依照香港法律以及《逃犯條例》,台灣被當成「中國其他地方」。

如今,在全世界對於港府拒絕聆聽人民聲音,放縱黑警街頭施暴憤怒已達高點之際,港中政府藉陳同佳即將服刑期滿,放出讓他向台灣司法投案的議題。

必須澄清的有二:第一,港府是否認為陳案仍是反送中運動的起頭,陳案獲得司法解決,將有助於平息紛亂?第二,港府是否仍認為,人犯移交台灣,惟有透過修改《逃犯條例》,因此咬緊「陳同佳自行投案是當下唯一解方」?這並沒有冤枉港府,因為自危機爆發以來,其領導人誤判情勢,寄望不進行政治改革,依賴北京威脅、暴警鐵腕、動用緊急權力即能解決爭端,斑斑可考。它的法律意見,也仍是鐵板一塊,迄無改變:既未承認台灣的獨立法域地位,也未對個案安排鬆口。

在此情況下,台灣絕對可以要求香港澄清上列兩個爭點;在未獲說明時,台灣形成「香港政治使用陳案以轉移焦點」的認定,也完全有理由。做出不接受移交與技術性阻擋陳來台,雖是消極,也是合宜的防禦措施。

這並不會因為2019年4月台灣發了通緝令,而有所打臉,因為港府提出送中條例,又遭遇大規模的群眾抗議,已大大改變了情勢:2019年10月的利益狀態,與發布通緝令時已大大不同。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要有空間,衡量國家的最佳利益作成判斷。

實現個案正義,當然也是值得追求的目標,只是它不能大到遮蔽其他的國家利益。就算談個案正義,從法務部一路以來的新聞稿,到蔡英文的發言,台灣從未放棄管轄權,是很清楚的。台灣只是要求,其管轄權的行使必須在能取得必要證據與案卷的情況下,而不是放任陳同佳以自由旅客之姿,隻身來台;衡量港府向來缺乏合作的態度,台灣給了否定的答案。這點外媒的報導都完整的理解,不理解的反而是台灣內部理盲鼓動民眾素樸正義感的人士。

關鍵性的困難,還是在地位。不論是人犯移交,乃至司法互助,台港之間之所以無法達成協議,根本的問題在於香港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人犯移交必須與中國掛鉤,因此牽涉複雜的《逃犯條例》修訂問題;台灣不接受香港的認定,亟欲擺脫政治定位,以獨立法域的地位被對待。

為了一個未來投案情境,挨罵白忙都沒少,台灣當前處理的底線,是不再為港府自己捅的婁子背黑鍋;以靜制動實現個案正義,不迴避但不過度反應;同時以耐心謀求與香港互動的地位問題的終極解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