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同有愛6】校園到職場都被歧視 跨性別者遭禁上公司廁所

出版時間:2019/10/24 08:25

今年6月柯達大飯店爆出員工因為跨性別身分遭到解僱,讓社會關注跨性別者面臨的社會處境。今年20歲、目前任職媒體的小雯,是一名跨性別女性,從外表看來,長髮披肩,簡單的T恤、牛仔褲,經過長期練習後,聲線變得柔和,加上賀爾蒙治療,十足是個年輕女性的模樣,但在就讀長庚大學時,雖提出醫生證明,仍被強迫入住男宿舍而被休學,進入職場被要求只能去樓下7-ELEVEn上廁所

從青春期開始,小雯經歷聲音變低、體型轉變,發現自己似乎「沒辦法接受這樣的發育」,好像住在一個錯誤的身體裡,當時的她,對自己想要「成為女生」的想法感到很骯髒,遲遲無法與自己和解。

小雯開始接觸各方面的資訊,也一直與自己心中的「自我厭惡」拔河,她回想,當年根本不了解「跨性別」的個名詞,一直擔心自己是不是心理變態、怪人。直到她接觸各種性別相關的營隊,參加婚姻平權小蜜蜂的倡議團隊,接觸到其他年長的跨性別男女,知道跨性別是能「活下去」的,才開始慢慢對自己的情況釋懷,與自己共處,並思考下一步。

「自己已經算是很幸運的。」她說,自己高中時期就讀私校,與學校同學的相處時間很多,原本男生陰柔的氣質很容易被同儕欺負,但成長時期都跟女生交好,讓她一度相信,這個社會對於跨性別的群體是十分友善的。

她說,進入大學之後,卻打破她樂觀的想法。經過精神科醫生的認證,她開始接受賀爾蒙治療,服用女性荷爾蒙,慢慢改變自己的身體樣態,這樣的她外表已經慢慢脫離男性,認為自己不適合住在男生宿舍,要求校方讓她轉住女宿。單純的住宿問題,卻成為小雯生命中一場戰爭,在爭取換住女宿的同時,長庚大學卻以「身份證性別尚未更改」為由,拒絕變更。

就算小雯自己徵得同住的室友同意,甚至連對方家長都已經同意,校方卻要求她要爭取全部宿舍男女生的認可才可以換宿,當時第二性徵已經開始發育的她,連內衣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洗,只能到半夜才能回到宿舍,凌晨5點就匆匆出門,最後甚至只能在社團教室偷偷過夜度日,只要在那個環境就全身不自在,也讓她的身心備受煎熬,最終決定休學。

休學後小雯以自己資訊專長,透過同志朋友介紹一家IT公司,原先認為是家性別友善的公司,但在面試後,公司卻告訴她,要徵得公司所有女生同意才能使用女廁,如果有一個人不同意,她就必須去樓下的7-ELEVEn上廁所。

「我想工作是看能力,而不是性器官的形狀。」小雯悲憤地說,經過種種的歧視、誤解,她從原先的光明想法,開始武裝自己,慢慢沒辦法相信這個世界的善意。

雖然對社會十分失望,但身邊的人卻給了很多勇氣,單親家庭長大,母親看了10幾年的兒子,轉眼卻變成女兒,她也知道這讓家人很難承受,兩人有多次激烈爭吵,幸好有母親男友從中當潤滑劑,他跟媽媽感情慢慢修復,並站出來聲援她與學校抗爭。

同婚通過後,跨性別的權益有因此改善嗎?「沒有任何長進。」小雯說,跨性別的族群,不被認為是弱勢,卻也無法被社會所接納,社會的眼光,並沒有因為同婚通過之後,而有所改善,反而完全聚焦在同志議題之上,淡化了其他性別問題。

目前台灣需要動手術、更改性徵才能更換身分證上的性別,她說原先不想要動這樣的手術,認為可以跟這樣的身體找到平衡,她打趣說是「特殊國與國關係」,但因為社會上的種種歧視,十分無助的她,也動了要去動手術的念頭,她想跟其他跨性別的兄弟姊妹說「要好好的保護自己」,只盼望不要再有人為了社會的眼光,去做自己原先不想做的決定。(陳俐穎/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異同有愛1】2155對同志合法婚 仍有3大恐同挑戰待解
【異同有愛2】同婚登記至今2155對 女女配2/3佔多數
【異同有愛3】婚姻自由未跨越國籍 跨國伴侶提訴願
【異同有愛4】19年了「玫瑰少年」痛依舊在 校園性霸凌仍未解
【異同有愛7】公校第一所無性別宿舍 中山大學開放跨性別生選室友
【異同有愛5】介紹同志書遭解僱 職場恐同「掙扎要婚姻還是飯碗」

因為性別認同問題,小雯甚至無法在公司光明正大上廁所。黃世宏攝
因為性別認同問題,小雯甚至無法在公司光明正大上廁所。黃世宏攝

雖然很多公司懸掛彩虹旗表達性別友善,但很多公司仍恐同,或是對跨性別者不友善。洪敏隆攝
雖然很多公司懸掛彩虹旗表達性別友善,但很多公司仍恐同,或是對跨性別者不友善。洪敏隆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