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評論員林忌:陳同佳案台港法律兩誤區

出版時間:2019/10/24 21:04

林忌/香港時事評論員、香港大律師

由於香港與台灣大家都寫正體字,所用的中文字眼也相似,一種常見的錯誤,就是經常互相在互聯網上尋找法律資訊時,把對方的法律,搞錯成為自己的;又或者另一種錯誤,即把自己的法律制度,套用在對方的制度之上,然後產生了誤解;而很不幸,陳同佳案即同時中了以上兩個問題。 

蔡英文總統說:「只有逮捕、沒有自首。」香港人這句就完全聽不懂,這是由於自動投案或自首,其實在香港法律上沒有任何差異,或者定罪後可以成為法官減刑的理由,但兩者都沒有硬性規定必定會因此得到減刑;在香港的法律下,反而是認罪可以得到20%-33%的刑期減免;而在台灣卻屬《刑法》第62條規定,要在當局未發覺犯罪行為前,自行向當局通報,才為之自首,而且陳同佳曾經「復拒不到案,或逃逸無蹤」,已經不能符合自首的定義。

然而,香港官方好似完全對台灣的法律一無所知,或者根本不屑一顧,因此不斷濫用「自首」一詞,令台灣當局不斷要澄清不是自首,然後雙方的支持者,就不斷就「自首」一詞,以自己地方的法律,來質疑對方的說法,令誤會叢生。 

香港法律來自英國的普通法(Common Law)制度,屬對抗制(Adversarial system),因此港方的法律觀點,在於當初2018年3月13日香港警察拘捕陳同佳之後,在警察的警誡供詞 (caution statement)裡,坦承殺害了潘曉穎並棄屍,並揭發了藏屍地點,從而令台北市警方能找回潘曉穎的遺體;然而香港的檢控當局,認為從其供詞上,未有足夠證據,去起訴陳同佳殺人罪。

假設港方的判斷真誠而沒有政治算盤,則香港方面認為:1、陳在台灣殺人,不屬於香港的司法管轄權內。

2、陳沒有在香港「預謀」殺人;即使有,其「預謀」也很可能不在香港的司法管轄範圍內;因此香港選擇了以較輕的罪名,對陳同佳作出起訴,先以兩項盜竊罪與一項處理贓物罪控告,來針對陳同佳事後偷取了潘的財物與信用卡;再改控「洗黑錢罪」;然而一如其罪名的俗稱,此罪行為香港法律第455章《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25(1)與(3),本為用來針對「黑社會」等犯罪組織,根本不是用來針對其殺人的案情,因此表面上看,除非香港採納早前大律師公會的建議,另立法律去處理境外殺人,否則已沒有方法,在本地去處理陳同佳殺人的罪行。 

然而台灣來自歐陸法制(Continental Law)、羅馬法的制度,屬糾問制(Inquisitorial System),其特色是法官兼任檢察官,即法官包辦查案以及提出證據,去證明疑犯有罪;台灣不斷堅持要港方「司法互助」去提供證據的作用──因為缺少了證據,即可能造成不公正,這種控方的「額外責任」,香港人看來無法理解,因此常忽視提供證據與台灣當局的重要性。

另一台港之間最大的差異,就是誤殺罪(Manslaughter)在香港最高仍可判終身監禁,與謀殺 (Murder)相同;而台灣卻沒有誤殺罪名,只有輕得多的罪名如《刑法》第273條「當場激於義憤而殺人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刑法》第276條「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因此香港人無法明白,為何如港府拒絕向台灣提供證據,台灣方面最終只能以較輕罪名起訴,是失卻公義的焦慮;對台灣的司法界來說,這有如是變相「放生」或輕判陳同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