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印度】邱劍佩:印度的一場同志主題趴

出版時間:2019/10/25 21:22

印度特派員:邱劍佩/教育工作者

「星期四有沒有人要去gay party?」「gay party?」不確定自己的耳朵。朋友說:「是啊。」在印度從沒參加過gay party,機會難得,趕緊跟上,「我要去!」我說。後來才知道,那是市區一家夜店,以「慶祝印度最高法院廢除《刑法》第377條一周年」為名,舉行的一場主題趴。

印度《刑法》第377條頒行於1861年,而印度是在1947年脫離英國獨立的。第377條規定,凡違反自然規律與人或動物交媾者須受懲罰。法條廢除前,同性性交即是「違反自然」,然印度最高法院去年裁定,《刑法》第377條針對滿18歲成年印度人雙方同意交媾的罰則,「非理性、沒有立場且明顯武斷」,違反了《憲法》。

晚上9時進入夜店時,音樂已震天價響,閃爍變幻的燈光下,只看得出隱身在各角落裡的客人大多是男性,但看不出誰是圈內人,誰是來插花的。再晚一點,當舞客紛紛跳到場中央時,終於看到幾名踩著3吋高跟鞋,舉止妖嬈,但全身男性裝扮的圈內人,還有兩、三名高頭大馬,但身穿女裝、濃妝豔抹的跨性別者(泛指性別認同或性別樣貌呈現與與生俱來的性別不同者)。同行的德國總召說:「你看到柱子下面那個穿白衣服的嗎?我上次來,他跟我說想認識我。」

白衣男叫Akash,見著了德國人,笑盈盈、裊裊婷婷地走過來,非常熱情。跟Akash聊到今天舞會的主題,他說:「以前不可能這樣公開地辦同志活動,想認識圈內人得透過App,偷偷摸摸的,而且活動場地一旦曝光,警察很可能找上門,想脫身,就得塞紅包給警察,但是現在情況好多了,不必躲躲藏藏了。」

印度城鄉差異大。筆者目前所在的城市,位於印度較為富裕的地區,看待非我族類的態度,跟其他保守地區比較起來,自然開放許多。來自南印鄉間、遲遲不敢出櫃的Fantasy認為,印度社會應該改變對正常家庭的定義,同時接受社會上有差異性的存在。「主要是思維模式,印度人把繁衍子孫看得極其重要,這種觀念抹殺了不同生活型態的可能。」

Fantasy也提到媒體。他說他家鄉的地方媒體「還是把同志描述成性向『異常』的人,甚至在節目上規勸年輕人不要接近這些反常的人。」他覺得出身富裕或來自城市的同志,一旦出櫃比較容易被家人接受,因為他們的家人經常接觸國際或英語媒體。

每次跟印度人談到改變印度社會的遠景,幾乎每個人都會說:不太容易,我們慢慢來。曾因發起維權連署而引發關注、現服務於聯合國開發計畫印度辦公室的跨性別者Zainab就說過,印度城鄉、種姓、階級及性別之間的鴻溝,使得每個人對同志或同志議題的看法,有著極大的差距,這也使得要讓人了解同志的權利須獲保障一事變得極為複雜。

年近30、來自北方邦鄉村的阿榮說:「法律我倒不怕,最困擾我的是人們的觀感。我一輩子都活在恐懼中,短時間內這種恐懼可能也不會消失。」不過,他仍覺得《刑法》第377條被廢除是件好事。在城市裡的Akash則是設下了更高的奮鬥目標,他認為印度同志應該在職場、婚姻及領養上享有跟其他人一樣的權利。Akash說:「廢除《刑法》第377條只是個開始,這場仗我們還有得打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