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柯文哲的困擾

出版時間:2019/10/27 21:02

周偉航/大學講師

柯文哲近來對於自殺的一連串失言,引來各方強烈的批判。雖然他不肯認錯,認為頂多是用語有失精準,不過從叫輕生者改吃安眠藥,到認為藏人自焚造成中共「困擾」,這些論述已不是用詞精確與否的「真假」問題,而是價值觀偏差的「是非」問題。

柯文哲質疑藏人應該採取更好的手段,卻又說不出對抗中共有何更好的方法;他自己明明能舉更適當的例子來反對自焚,卻堅持在自己不懂的領域講東講西;就算可以自由採用某個價值觀做為討論基礎,他又選擇中共的立場。他對藏人的質疑,並未影響或傷害藏人行動的悲壯意義,反倒是讓民眾黨與支持者更加難堪。

雖然韓國瑜也有這種一張口就得罪人,甚至是得罪自己人的問題,但韓國瑜應該是真的無知,看來也無法改善這種無知,但柯文哲受過完整科學訓練,他的判斷能力絕對不只這種程度。

柯文哲「人物設定」是在藍綠統獨議題中佔據中央的位置。現在的國民黨不只與中共有互動機制,許多藍營政客也在對岸有生意往來,而民進黨在官方互動上,可說是和中共完全斷絕,因此在藍綠之間,的確會空出一塊很大的可操作範圍。

不過,柯文哲卻採取了非常狹窄且特殊的路線。他以瘋狂批判民進黨的方式,試圖和民進黨做出市場區隔,並對中共言行抱持高度寬容,甚至會依中共的價值標準來進行政治評價。
如此不平衡的處理方式讓他看來有點像國民黨,但又不像藍營與中國有穩定、多元的溝通管道,比較像是自己隨意幫中共開砲。在大多數的狀況下,他的親共言行有如「自備乾糧的五毛黨」,過頭了。

但柯文哲越來越堅持這條路線。這可能和他身邊的策士有關,也可能和他的個人知識程度有關,但原因之一,或許是他有意運用這些言論來達成某些政治目的。柯文哲把羞辱或欺壓某些群體當成實踐自身目標的手段,而受害者並不止於民進黨,還包括了弱勢群體,甚至是他的支持者。

但他之所以這樣做,看來也沒什麼崇高的目標,似乎也沒有選票效益,有時單純只是他覺得這梗好笑,或可以傷害到某些人。 

柯文哲的無知是種蓄意的無知,他的失言是帶有威脅的失言,是以他的中間路線並非「過」與「不及」間的中庸之道,也不是藍綠之間的溫和路線。那不是合理的選擇,而是種道德錯誤。

某倫理學派認為,所有的「人」都只能當成目的來對待,不能做為手段,而自殺明志之所以有錯,就是錯在把自己的生命當成手段。但柯文哲並不是從這種角度出發,單純就是認定自焚者造成很多麻煩,而造成麻煩就是不對的。這也是種倫理學理論,然而,柯文哲何時又想過自己是否造成別人的麻煩?特別是造成民眾黨與支持者的麻煩?

柯文哲已迷失自我,連其團隊都不清楚他身在何方。隨著韓國瑜「業力爆發」而走向衰敗,民主社會的修正之力,看來很快就會指向柯文哲。壓倒韓國瑜的最後稻草,是那些再也無法忍受韓國瑜的藍營要人,而讓柯文哲失去一切的,或許也會是那些柯粉。那些被柯文哲狂妄之火所燒傷的無辜柯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人渣文本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