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黃哲斌專欄:愛上電影的兩千種理由

出版時間:2019/10/29 19:10

黃哲斌/自由撰稿人

好萊塢又吵架了,而且吵得真好看。

率先發難的是馬丁史柯西斯,他評論漫威系列「不是電影,比較像是主題樂園」。《教父》導演柯波拉火上加油,點評超級英雄電影「卑劣可憎(despicable)」,不斷重複,無法讓觀眾獲取新觀點。

《我是布萊克》等佳作的英國名導肯洛區告訴媒體,超級英雄電影是「一種取巧自利的行為,無關電影藝術」。

電影圈老骨頭先後發難,炸翻了超級英雄影迷,迪士尼執行長也反譏,「卑劣可憎」比較適合形容謀殺案兇手,柯波拉「不尊重超級英雄電影工作者」;《星際異攻隊》導演則自辯,漫畫英雄電影「不過是這時代的黑幫/牛仔/星際探險類型」。

兩邊說法各自成理,我不免好奇:這是電影圈的世代斷裂嗎?或者,這是「動畫技術、全球票房驅動類型換代」的痛苦必然?

我仔細看了史柯西斯的評論原文,他說,漫威電影最接近「製作精良、演員在此條件下賣力表現的主題樂園;而非人類試圖將情感、心理體驗傳達給其他人的電影(cinema)」。

Cinema同時有「電影院」之意,換言之,史柯西斯並不否認超級英雄系列的娛樂性,但質疑它們作為電影(movie),追求純粹感官刺激,缺乏大銀幕作品的深刻智性。

我不禁想起,自己高中時期瘋狂愛上電影的經驗,那是1980年代,娛樂選項極為有限,苦悶無處可去的我,不時蹺課泡在西門町,開啟這段旅程的是截然不同兩部片《齊瓦哥醫生》與《第一次接觸》。

當時,大衛連的《齊瓦哥醫生》老片重播,經常兩片聯映不清場。窮學生的我,正迷上志文、遠景的翻譯小說,忘了重看幾次《齊瓦哥醫生》,往往在戲院耗上一整天,有次遇上聯映的《第一次接觸》,被蘇菲瑪索電到昏厥,從此也列入「不斷再刷」名單。

若依史柯西斯的嚴格標準,《齊瓦哥醫生》才是cinema ,《第一次接觸》比較接近 movie,然而,它們開啟我日後數千次觀影經驗的原型,很難說理性智識的感動,或感官情緒的勾動,何者更勝一籌。

但是,史柯西斯大膽跳火坑,提醒一件事:超級英雄電影不是罪惡,好萊塢生態失衡,一味投入高票房潛力的娛樂大片,才是當今麻煩。史柯西斯新片《愛爾蘭人》預算一億六千萬美元,與《變形金剛》相去不遠,但他四處撞牆,最後在Netflix投資下,總算得以面世,並獲高度好評。

我愛《齊瓦哥醫生》,也愛《第一次接觸》,若世上只有其一,未免枯燥乏味。但願除了漫威宇宙,電影宇宙也保有等量的多元活力,不必再有雅俗之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黃哲斌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