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韓良憶專欄:路上的咖啡館

出版時間:2019/10/29 20:00

韓良憶/生活風格專家、電台主持人

有人旅行,是為了遊山玩水,走訪名勝;有人獨鍾血拚,一進名品店便兩眼發光;還有人愛逛博物館,外加看戲、聽歌劇。我呢,偏愛用味覺賞世界,異國美食總讓我好奇,陌生城鎮的咖啡館對我亦有無法抵擋的吸引力,只因沒有一個地方能像咖啡館那樣,既能滿足我的味覺,又能給行旅中的我暫時安頓的感覺。

隻身旅行時,我尤其喜歡窩在咖啡館的角落,點一杯咖啡或白酒,然後翻開隨身攜帶的小說。我眼睛看著書,似乎在讀著,其實大半時候忙著偷聽鄰座的人用異國的語言說長道短。講英文的,不費力就可以聽懂,萬一講的是法文或更陌生的語言,則往往在心裡猜個半天,也不能確定人家到底在說瑪麗或馬可的閒話,索性就自己編起一套故事來。這樣雖不免有刺探他人隱私之嫌,然而這種「內心劇場」的確能讓孤獨的旅人自得其樂。

於是,不論是獨行或與人同遊,不論到哪一座城市,我都會找一家咖啡館,幾乎每一天都去,把它當成「我的」或「我們的」。好比說,巴黎的那一家位在塞納河畔相對僻靜的角落,外觀並不起眼,有兩層樓,一樓的客人以觀光客居多,二樓座位多半是當地人。早晨,我就著牛奶咖啡和可頌,眺望塞納河水靜靜地流過,心中悄悄和巴黎對話,走遍整個巴黎,都沒有哪一處能夠比這裡更讓我感覺到自己和巴黎的存在。

在里斯本的那家,嚴格說來不是咖啡館。那是小廣場上的一座拱頂四角亭子,像是微型酒吧兼咖啡攤,賣酒賣咖啡但不供餐。亭子旁撐開幾把遮陽傘,擺上輕便的桌椅,就是露天咖啡座。

三度居遊里斯本期間,我和丈夫幾乎天天來報到,上午站在亭子邊,喝一杯濃黑咖啡,和還不太忙碌的老闆聊聊天。傍晚回到租居前,經過廣場,要是有空的座位,我們就坐下來喝一杯。丈夫愛喝黑啤酒,我則總是點白葡萄酒。這家的白酒汲取自類似生啤酒機的酒桶,帶著汽泡,盛裝在香檳杯中,雖算不上佳釀美酒,可是在白日將盡,身心都有點疲憊時來上一杯,一切的倦意好像都可以隨著那嘶嘶湧現的汽泡,飄散而去。

儘管人在天涯,熟悉的咖啡館卻能賜予給我些許的歸屬感,哪怕只有一時半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韓良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