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潛入!名模系女法警高院執勤 提解人犯沒在怕

出版時間:2019/10/31 19:33

早上8點不到,陳詩涵走出捷運站,165公分的身高在人群裡相當醒目,笑容殷殷,完全看不出她是一位高等法院的法警。隨著上班人流進入博愛特區裡的高院大樓,在休息室換好制服、匆匆吃完早餐,陳詩涵準時跟同事們出席上午8點40分的例行勤前教育,牢記法警長等幹部叮嚀的任務要點,展開忙碌的一天。

今年32歲的陳詩涵來自台中西屯,是一家印刷廠老闆與美容院老闆娘的掌上明珠,從小在父母的工作地點跑來玩去,客人都喜歡她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她卻對父母的事業毫無興趣。「我小時候就想去科技公司上班,嚮往在冷氣房裡面的感覺,可以穿得漂漂亮亮!」陳詩涵笑著說,父親的工作比較是粗活,母親做的生意常得跟客人互動,她喜歡單純一點。

大學讀的是幼保系,陳詩涵坦言,那時還沒摸索出自己的道路,在校期間,她當選校內第一屆校園主播,在簡易攝影棚對校內師生播報重點新聞,不過畢業後,她沒繼續往媒體工作發展,她先去飯店擔任櫃臺小姐,之後通過考試,到一家科技公司擔任助理工程師,圓了她「單純,坐辦公室吹冷氣、朝九晚五」的職場夢想。

兩份工作前後做了5、6年,陳詩涵突然感覺辦公室坐膩了,「每天盯著電腦螢幕做文書工作,其實蠻累的」,她想試試比較生動、可以走來走去的工作,而且她發現科技業也有裁員風險、不是很穩定,頓時對未來產生迷惘,她轉念報考公職,尋求自己想要的安定生活,法警特考此時鑽進她的心裡,成為首選。

「因為法警考科內容比較入門,而且只考6科,不像高普考要考11科那麼多」,陳詩涵說,自己不是念法律相關科系,但有許多同樣不是法律科系出身的學長姊考取法警,她覺得自己蠻有希望上榜,於是第一年買書自己K,第二年花錢上補習班,考前3個月再去衝刺班,前後準備3年、應考2次,2015年順利考取法警。

不過準備考試期間,陳詩涵其實不清楚法警的工作性質。「法警這個族群,比較小、比較封閉,所以我主要從補習班得知法警工作的內容跟薪水」,陳詩涵說,自己身邊沒有從事法警工作的親友,結訓後,她填寫分發第一志願是台中地院,但沒有出缺,第二志願是高院,剛好結訓成績夠,她就隻身北上任職。

法警名稱雖有個「警」字,但跟維護治安、交通的警察工作不同,配置於檢察署、法院等司法機關的法警,平時任務主要對外接觸對象,就是開庭民眾或人犯,而日常工作的重點,又因任職法院或檢察署而有所不同,高院審理轄區南至新竹、東至宜蘭,共7個地院的民刑事上訴案件,開庭量大,人進人出很頻繁,院區的安全維護相當吃重。

陳詩涵說,高院法警工作類型主要就是大門警衛、法庭內的值庭,提解人犯、出差押解人犯來高院開庭,還有當事人辦理交保等事項,每位法警每天分配到的勤務各自不同,若輪值高院正門的大門警衛,要操作金屬探測門與X光機檢查開庭民眾隨身物品,防範夾帶違禁物品或危險物品。

陳詩涵說,偶爾會有開庭民眾拒絕配合檢查,甚至激動抗議「我又沒有帶什麼」之類的,她能理解當事人有時候來開庭,情緒已經不太好,可能會想找個麻煩,遇到這種狀況就好言相勸、安撫對方了解院內維護安全的規定,最後都能順利解決,「大部分民眾配合度都蠻高的,都是良好公民!」

至於檢查時遇過民眾攜帶的奇特物品,陳詩涵笑說,有看過「ㄌㄡˊ ㄌㄞˋㄇㄚˋ(螺絲起子)」,最危險的是「手指虎」跟比較大型的瑞士刀,這些物品都會請當事人交出來代保管、開完庭再取回,若涉及《槍砲條例》的管制物品,要立刻回報上級通知轄區警方來處理。

採訪當天,X光機顯示一位婦人隨身包包裡放著奇怪的長形物體,陳詩涵微笑請對方取出,原來是一雙相當長的木筷,婦人解釋是朋友送的,陳詩涵觸碰檢查,確認質地很輕也不尖銳,感覺是一般煮菜使用的物品便放行,「只是提醒她,開庭的時候不要拿出來揮舞啊幹嘛的」,陳詩涵笑說,帶這種東西出庭,很少見。

X光機的檢查能讓包包內的物品無所遁形,但如何分辨什麼人可能來者不善、可能鬧事,陳詩涵說,靠平常經驗累積、察言觀色,多問兩句試探對方應答,但從外表衣著來判斷,不見得準確,她常遇到工人打扮的開庭民眾,隨身攜帶很多「機絲(工具)」,配合度卻很高,反而是有些西裝筆挺的人「很機車」,推三阻四不願受檢。

陳詩涵說,她就曾碰過這種外表很體面但態度不好的開庭民眾,結果打開包包一看,裡頭藏著一些有的沒的棍子、小刀,可見「不一定穿得西裝筆挺的人,就沒有危險性」,幸好她在高院任職期間執行大門盤查勤務,沒遇過一進門就攻擊法警的情況,大多數只是情緒比較激動,好好勸說就化解。

有時案件當事人的人數眾多,或者案件本身為社會矚目性質,開庭前後,可能會有群眾在高院大門舉行陳抗活動,法警更得緊盯現場、固守第一線警戒工作。陳詩涵說,這時主管會預先排定法警同事一起防止群眾出現不理性舉動,例如亂跑亂竄亂丟東西出氣,以免干擾其他來開庭的民眾心情。

高院法警另須支援司法院正門的大門警衛勤務,陳詩涵說,這邊的重點是注意司法院官員與大法官進出安全、引導訪客或廠商到會客室等候專人接待,遇到陳抗活動時,要做好人員管控,偶爾還會有民眾以為司法院是古蹟想進來參觀,也得解釋清楚,免得民眾誤闖。

陳詩涵外型亮眼,即使身穿藏青色制服,也掩不住美麗,剛分發高院任職時就引起不少注目,高院公開舉辦的典禮儀式,常會找她擔任司儀或接待,前陣子高院跟流行拍攝法警裝備開箱照,也找她當麻豆入鏡,還有人把她的照片上傳網路,稱她為「高院周子瑜」。

陳詩涵說網路那些側拍照比較朦朧模糊,剛好角度似乎有一點像,「但是,沒有啦!人家(周子瑜)那麼年輕!」倒是有人說她長得像日本女藝人佐佐木希,或是台灣女藝人阿喜,「可能因為我的個性比較活潑,所以跟阿喜連結在一起」,她在執勤時,也常碰到開庭民眾要求跟她合照,或者從旁用手機偷拍。

陳詩涵笑說,高院院區裡面與法庭內都禁止攝影,她會以規定為由婉拒合照,至於偷拍就更容易發現了,「因為鏡頭就對著我啊!」不過擔任司法院正門警衛遇到這種狀況,她不會阻止對方湊近自拍,但也不會違反執勤規定去跟對方嘻笑互動,而且還得提醒拍照者注意司法院大門口就是車道,常有公務車經過,別被撞到了。

開庭時站在法庭裡值庭維持開庭秩序,是高院法警最主要的日常工作,必須保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警覺心,除了阻止旁聽民眾在法庭裡偷拍照、偷錄音錄影,還得處理當事人情緒激動、當庭哭喊叫罵等突發狀況。陳詩涵說,有時法官會讓當事人充分發洩、把想講的話講完,法警就只是在旁戒護,若法官下令把人請出法庭,法警就得好說歹說、軟硬兼施,把人帶出去冷靜。

陳詩涵曾遇過一位媽媽因為無法接受被告判太輕,直接躺在法庭地板賴著不肯走,法官要繼續審理下一個案件,指示法警「請把她帶離」,她立馬呼叫支援,和3位女同事直接把這位不斷掙扎的媽媽扛出去,再安撫哭得唏哩嘩啦、頻喊不公平的這位媽媽要釋懷、被告一定會得到應有的懲罰等等。

陳詩涵說,這種過程難免會被當事人踢傷碰傷,但不至於掛彩、其實還好,當事人見到支援法警靠攏,通常也會意識到自己行為脫序,就會慢慢緩和下來。而且她認為有這樣一些小擦傷,「會覺得自己有點成就感!就是說,今天好像真的有幫助到法院,解決了一些紛爭這樣子!」

法警工作裡最危險的時刻,就是提解人犯出庭與還押,尤其人犯脫逃事件,更讓法警提心吊膽。陳詩涵說,高院規定即使押解一名在押人犯,也須2位法警一前一後共同執行,男犯人就由男法警在後監控,女犯人交給女法警近身戒護,若人犯眼神飄忽、東張西望,腳步突然放慢,就得加倍警覺,這往往是企圖逃跑的徵兆。

尤其人犯到庭聽完宣判、不服判決,是最容易出狀況的時刻。陳詩涵說,法警押解人犯途中,基本上只是傾聽與安撫,若人犯聆判後情緒激動、甚至出現攻擊舉動,這時要迅速壓制,並呼叫其他法警支援,還有些人犯會在押解途中嚷嚷腳鐐太緊、要求蹲下調整,卻在起身時用銬在手上的手銬敲打法警、企圖逃脫。

陳詩涵說,這時法警一定要奮不顧身反制,目前高院也禁止在行進中替人犯調整手銬腳鐐,必須在出發前就配掛到人犯可以接受的鬆緊程度,人犯上下囚車時也得確實清點人數,避免人犯趁亂躲到囚車底下。不過陳詩涵說,案件到了高院的人犯,通常情緒比較穩定,她現在遇到的多半是人犯跟她打招呼,說「又見面了」之類的話,「這大概算是一種搭訕吧,哈哈!」

萬一碰到人犯硬是掙脫與逃跑,陳詩涵說,那就是趕快追、叫支援、吹哨子示警,大家一起圍捕把人抓回來!如果碰到人犯狗急跳牆,轉身要跟法警拚了,陳詩涵說:「那我也跟他拚了!」而且身邊一定還有一位法警同事做幫手,如果同事先被撂倒,「他在撂倒我同事的時候,我就要趕快大鵬展翅,撲倒他!」

這時候已經顧不得自己是高院周子瑜、高院佐佐木希還是高院阿喜了!陳詩涵說,碰到這種危急狀況,「再怎樣都要把人犯壓制住,絕對不能讓人犯跑了!泰山壓頂也要做,女生力氣不夠,就用整個身體去把人犯壓在地上」,而這些執勤所需的壓制技巧,就靠平日的常訓,邀請專業的警界教官來傳授簡易的擒拿術。

陳詩涵說,剛開始擔任法警,確實有些擔心害怕這類肢體上的碰撞,「可是勤務就是這樣,越做越上手,就不會了」,而且學過擒拿,自己有點料了,就不怕這些狀況發生,「我可能算膽子蠻大的!」勤餘時刻,她會在休息室跟女法警姊妹說笑,或一起到司法院花園散步喝咖啡聊八卦,藉此調劑工作上的緊繃。

陳詩涵常被問到「妳的外型這麼好,怎麼不去當藝人,卻跑來當法警」之類的問題,她對光鮮亮麗的演藝圈沒興趣,覺得法警即使要熬夜輪班值班,甚至伴隨風險與危險,生活形態仍算很單純,目前單身無對象的她,很滿意現在的法警工作,希望盡量把本分做好做滿,並抽空K書繼續進修,想再挑戰高考,不過重新翻閱劃得密密麻麻的參考書,她慘叫一聲:「天哪!當初怎麼讀過來的!」(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9:33

高院女法警陳詩涵在司法院大門前值勤,曾有民眾要求合照,但她因執勤,加上前方公務車道常有車輛來往,因此都會制止民眾,並請民眾小心安全。方萬民攝
高院女法警陳詩涵在司法院大門前值勤,曾有民眾要求合照,但她因執勤,加上前方公務車道常有車輛來往,因此都會制止民眾,並請民眾小心安全。方萬民攝

早上8時30分,法警們正在進行勤前教育。方萬民攝
早上8時30分,法警們正在進行勤前教育。方萬民攝

法警每天都要押解人犯到高院開庭,此時必須繃緊神經,注意人犯是否有特殊意圖,模擬畫面。方萬民攝
法警每天都要押解人犯到高院開庭,此時必須繃緊神經,注意人犯是否有特殊意圖,模擬畫面。方萬民攝

如果人犯情緒激動想脫逃,法警必須立刻壓制,並呼叫支援,模擬畫面。方萬民攝
如果人犯情緒激動想脫逃,法警必須立刻壓制,並呼叫支援,模擬畫面。方萬民攝

陳詩涵說,如果人犯要逃跑,一定會跟他拚到底,模擬畫面。方萬民攝
陳詩涵說,如果人犯要逃跑,一定會跟他拚到底,模擬畫面。方萬民攝

法警在法院出入口對民眾簡易安檢,避免有人攜帶危險物品入院,影響院內安全。方萬民攝
法警在法院出入口對民眾簡易安檢,避免有人攜帶危險物品入院,影響院內安全。方萬民攝

由於工作忙碌,陳詩涵的早餐往往簡短帶過。方萬民攝
由於工作忙碌,陳詩涵的早餐往往簡短帶過。方萬民攝

陳詩涵不穿法警制服時,看來青春活潑。方萬民攝
陳詩涵不穿法警制服時,看來青春活潑。方萬民攝

這是藝人阿喜,有人說詩涵跟阿喜有點像。資料照片
這是藝人阿喜,有人說詩涵跟阿喜有點像。資料照片

這是日本藝人佐佐木希,也有人說詩涵跟她幾分神似。翻攝網路
這是日本藝人佐佐木希,也有人說詩涵跟她幾分神似。翻攝網路

詩涵曾擔任科技業助理工程師。陳詩涵提供
詩涵曾擔任科技業助理工程師。陳詩涵提供

高院的候審室,人犯在此由法警戒護。方萬民攝
高院的候審室,人犯在此由法警戒護。方萬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