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仁碩:日學者在中被捕 「重回正軌」踩煞車?

出版時間:2019/11/01 21:47

許仁碩/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日前日本媒體報導,北海道大學教授岩谷將在受邀訪問北京時,被以間諜罪逮捕;目前中國政府已公開證實逮捕,但並未說明詳情,日本政府則低調表示,會透過大使館提供相關協助,不便透露具體資訊。

早期與日本有關的赴中被捕事件,當事人多半是長年任教於日本的中國人學者,當中甚至不乏曾任孔子學院院長等,積極協助對日外交者。資深記者野島剛曾指出,很可能正是因與中國政府往來密切,而捲入政治鬥爭,或是中國政府有意對「親日派」殺雞儆猴。而中國從2015年通過《國家安全法》後,陸續有以間諜罪逮捕日本人,目前已知被捕者已達14人,當中刑期最重者,是一位溫泉鑽探業者,被以竊取國家機密判刑15年。

然而,日本政府對於相關案例,均是一貫先否認派遣間諜,並拒絕透露詳情,僅表示會提供必要協助。而在社會方面,儘管「反中嫌韓」的論調確佔有一席之地,但對歷次報導的反應可說是相當冷淡。

日本政府的低調處理,其理由之一,很可能是不希望對逐步回溫的日中關係潑冷水。從2012年起,由於釣魚台等問題,導致兩國關係降至谷底,但經貿往來仍舊密切。在政治方面,去年底安倍首相率領日本企業大舉訪中,這是睽違7年的日本國家領導人訪中,被視為積極破冰之舉。作為回報,習近平主席也在今年6月G20高峰會親自訪日,這則是睽違9年的中國領導人訪日。雙方宣言要讓日中關係「重回正軌」,並約定今年底由安倍再訪中,明年初習近平再訪日,希望建立領導人互訪的慣例。

除此之外,亦有熟悉情報工作的記者指出,被捕的日本民間人士當中,很可能真的有人受日本情報機關委託,蒐集中國情資。但在缺乏縝密計畫下,隨意委託民間人士協助,不僅所得有限,又容易失風被捕,實非上策。若是真有其事,政府就應盡力營救;若是子虛烏有,也當全力澄清,無論如何都不應對被捕者棄若敝屣。

日本在外交方面向來不僅不打人權牌,外交部門大多數的任務,反而是以「國情」為由,反駁國際組織對日本刑事司法、性別、種族歧視、難民等人權問題上的批判。其次也鮮少積極救援在外受困國民,過往曾發生數起日本戰地記者遭綁事件,日本政府均消極以對,甚至在當事人返國後譴責其浪費社會資源,並禁止申辦護照。由經濟利益主導的日本外交路線,也導致面對涉及日本人被捕案件時,傾向消極。

而日本政府的消極,背後還有著日本社會的漠然與矛盾。日本社會長年對人權議題缺乏關注,在過往國人在外受困的事件中,主流民意也都認為是當事人「自作自受」,應該對為社會「添麻煩」道歉,遑論敦促政府積極救人。

而對於中國,日本社會則抱持著相當搖擺的態度。根據長年針對日中議題進行追蹤的「言論NPO」最新民調顯示,從2012年的釣魚台反日浪潮以來,對中國抱持「惡感」的日本人從未低於8成,今年則為84.7%。而即便日中高層展開互訪,今年仍有44.8%的受訪者認為日中關係不佳,反較去年成長4.8%。

然而,同時又有52.5%的日本受訪者,基於中國是「鄰國」與「經濟大國」,支持日本「應強化與中國的合作關係」。而在經貿面最受日本人支持的選項為「中國加入日本主導的TPP11」以及「日中簽署FTA」。支持日本應加入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的比例,則從去年的43.7%,大幅下降至今年的29.2%。

從上述的民調可知,日本主流民意普遍討厭中國,但又期待透過日本主導的經濟合作帶來利益。這相當程度符應了日本政府一面宣傳「中國威脅論」以打擊政敵,擴張政府權力,強化軍備;一面又加緊與中國的經濟合作,希望在中美貿易戰中左右逢源,同時又忽略人權問題的外交路線。

但日本社會仍有不同聲音,「新日中關係研究者協會」就發出了數十名學者連署的聲明,要求中國政府遵守日中領事協定,立即公開岩谷案的相關資訊。和深受冷戰影響下以「親中左翼/親美右翼」二分的日本學界傳統不同,在連署者當中,不乏許多既深知中國,又基於人權立場持批判態度的研究者。該會在今年7月的會員大會中,亦提及創會時原本是希望緩和日中對立,推進日中學術交流,而今浮現的課題,已是「日本,究竟該如何面對中國崛起」。

由此來看,岩谷教授的被捕,雖可能會成為外交話題,但在民間與官方均缺乏壓力下,對日中外交議程的影響恐怕相當有限。但正如學者們的提問,面對中國強勢崛起,確實日本不可能割捨中國的經貿往來,但仍需深思該如何面對。即便不談人權,不救國民對日本政府來說算不上犧牲,「國防抗中,經濟親中」的兩面手法,在「中國秩序」下能換得多少經濟利益,這又是否真是日中間該追求的「正軌」,實在值得日本社會三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