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守謙:首里城大火再度燒出古蹟防火難題

出版時間:2019/11/01 22:53

盧守謙/吳鳳科大消防系助理教授、台中市消防設備師公會暨台灣省設備師協會榮譽理事

日本沖繩知名古蹟首里城大火,計6棟建築其中正殿、北殿全毀,而南殿也幾乎燒毀,面積達400多平方公尺,因屬大型木造建築物,先從外部大規模燃燒再延燒至內部,範圍極廣,導致搶救相當困難,呈現消防滅火難度高。此事件從是繼今年4月法國巴黎聖母院大火中付之一炬後,引起國際間關注,也再度燒出了古蹟防火的難題。 
首里城歷史上為琉球王國的王都,構造以原木為主,二次大戰中毀於美軍空襲及船艦砲擊。戰後重建工作有3、40年時間之久,其中修復木材是來自台灣宜蘭盛產的檜木,該城在2000年以「琉球王國城堡與其相關遺產群」,登錄為世界遺產,如今再遭祝融,我政府也對此不幸事件表達出不捨與慰問之意。

基本上,古蹟建築災害分為自然造成(如地震、雷擊、風災、水災、老化等)、人為造成(如火災、拆毀、工程災害等)兩大類,亦可分為瞬間造成之災害,如火災、地震、水災、風災,以及累積而成之災害,如蟻害、菌害、風化、侵蝕等。其中火災延燒時造成受損程度是最大,後續復原重建工作也是相當困難。

古蹟防火工作面臨以下的難題。首先,建築構造古蹟以木材為主結構,而木材因年久關係多呈現內部材質多孔狀態,而神龕文物之擺設也為易燃材質;且因敬神關係,內部也放置大量的易燃物如:金紙、線香、蠟燭、油燈、香爐、點香器、勸善書籍等。而電氣設備老舊使用,電力負載多,有時因應活動時令季節會因電燈泡而大量線路附掛在壁體上,無論是用火用電皆有其潛在火災風險。

其次,一般建築物於新建、增建、改建或修建時,必須依照建築法規取得建築執照及使用執照,但古蹟建築常因必須維持原貌等種種原因,是無法按照現行建築及消防法規來辦理。

以台灣為例,如《文化資產保存法》第26條明定:「為利古蹟、歷史建築、紀念建築及聚落建築群之修復及再利用,有關其建築管理、土地使用及消防安全等事項,不受區域計畫法、都市計畫法、國家公園法、建築法、消防法及其相關法規全部或一部之限制。」於民國96年發布「古蹟歷史建築及聚落修復或再利用建築管理土地使用消防安全處理辦法」,並規定「古蹟、歷史建築及聚落修復或再利用,於適用建築、消防相關法令有困難時,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除修復或再利用計畫外,應基於該文化資產保存目標與基地環境致災風險分析,提出因應計畫,送主管機關核准。」因此,古蹟建築防火安全不適用於消防及建築法規之相關規定。

再者,古蹟保存目的在於延續族群文明與歷史記憶和文化傳承,並反映該時段的人文技術。同時更提供後人了解人類多元族群文明的演進。因此在古蹟有保存原貌考量下,是不須符合各類場所消防安全設備設置標準之相關法令,及建築技術規則所指出建築空間必須具1小時防火時效之牆壁與防火門窗等防火區劃問題。
如此立法精神即是不依現行強制規定,而是從古蹟再利用規劃、設計、施工、使用、維護管理等每一個環節特性,都盡可能保存文化財建造物之原貌,在不破壞文化財的原則下施作,意即進行個別場所設備適用性之客觀評估,避免破壞古蹟整體空間意象,反而顧此失彼。

在一般致災因子中,颱風與地震是無法預防的,唯獨火災是可以透過日常管理機制,使其最小化,甚至不發生。古蹟火災因子有用火、用電、外部延燒等危險因子,能透過日常檢視等管理機制來進行防範。一旦發生火災,人員逃生通常不是問題,建築物及古文物燒毀才是主要問題。所以必須依環境致災因子及辨識風險,於日常安全維護、火氣使用限制、禁煙區域劃定、避雷裝置及自衛消防編組訓練等防火管理之軟體重要性,是遠遠高於建築及消防硬體設備之增設。

最後,在文化古蹟火災搶救上,從初期發現、通報,到消防隊抵達現場救災,往往錯失可能黃金救災時機。依一項國際間災害防救法則,自助、互助及公助(比例7:2:1),透過對社區里民之教育訓練,提升古蹟文化財保護意識,強化自身防災避難能力,於第一時間結合當地社區及志工一起展開現場古文物搶救,或許不失為是古蹟防救災之一道社區防線。

畢竟,防火的終極目標要建立在一個絕對安全的環境,是有所困難,但如能建立在相對安全的空間,其理想目標應在可接受的範圍內,使古文物的損失能達到最低值為其管理目標。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