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裕順:港犯送台 我們準備好了?

出版時間:2019/11/03 20:58

林裕順/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訪問學者、司改國是會議委員

日前,殺人兇嫌陳同佳表明願意離港來台受審,我方國安高層定調:「香港不辦,我們來辦。」然而,本案「一屍兩命」重大犯罪,司法不能「隔山打牛」,偵審也難「隔空抓藥」,人犯遲遲未能來台面對罪責,傷的是台灣的尊嚴主權,苦的是人民的正義渴望。

據報載,主其事者認為:「殺人嫌犯投案不能談條件,一切回歸司法處理;殺人嫌犯更不能自由行,若發生飛安事件,誰來負責?」可是,類此主張說法若非「自欺欺人」,就是欠缺專業「自曝外行」。

回顧陳同佳殺人棄屍犯案後,第一時間並未隱身潛藏、偷渡回港,仍然從容搭機、堂而皇之「自由行」。亦即,案發當下渾沌不明,「敵暗我明」並無飛安問題;現偵查祕密不公開,「敵明我暗」無須草木皆兵。

同時,本案兇嫌並非犯罪組織、恐怖份子,航空公司、機場自有安檢及通報SOP,檢警「並非媽寶」逮人「各憑本事」,更沒有必要「自己嚇自己」。

本案「香港不(能)辦」,對被告亦無可奈何。蓋如文明國家「緘默權」保障,被告原有不講話的權利,「帝力於我何有哉」。

再者,台灣殺人罪法定刑「幅度頗大」,涵蓋「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另就剝奪生命權重大刑案的「罪責量刑」,我國最高法院仿照日本實務判決認為:「應綜合考量犯行罪質、動機、態樣,特別是手段的冷酷、殘虐性、結果重大性,以及其殺害人數、死者家屬的被害感情、社會衝擊、犯人年齡、前科、犯罪後情狀等等。」

換言之,殺人罪責的輕重事由,大致分為「行為事實相關」以及「行為人自我相關」。同時,相關刑罰事由之證明釐清,被告、被害家屬供述說辭同等重要。因此,就台灣法庭罪責量刑而言,本案檢警蒐證保全過程,被害家屬來台亦屬必要,偵審過程反映「被害聲音」實屬關鍵。

然而,台灣現行刑事制度規範,未能提供來台被害家屬安身之處,法庭上也無被害者座位席次。先前,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因小燈泡案件特設被害人保護組別及議題,同時通過多項包括「被害人參加訴訟」、「行政院設立被害人保護委員會」等等法制增修決議,迄今仍是「只聞樓聽響」、「船過水無痕」。

本件犯罪人犯到案、偵辦決策,陸委會、國安局等國安單位主導,少了偵審專業、多了政治考量。我國《國際刑事司法互助法》明文規定:「本法主管機關為法務部」,「陸委會」只是代為傳話接洽、發布訊息,不能下「指導棋」或「說三道四」。

如同,立法院審議、三讀通過的法律,須由總統發布始生效力。然而,此非容許總統扮演幕後「影武者」或插手立法,影響國會自主、立法獨立,侵蝕三權分立。所謂「法不阿貴、繩不撓曲」,刑事偵辦應該聞聲救苦、多些人性關懷,司法案件「不要藍綠」、「沒有統獨」,台灣社會庶民大眾最卑微、嚴肅的請求。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