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東京頭牌牛郎「18歲開800萬賓士」 來台變連鎖拉麵店老闆

出版時間:2019/11/06 08:00

拉麵是日本國民美食,近年日本人氣拉麵陸續來台展店,隱身於台北東區巷弄內的「鷹流拉麵」,8年前將東京道地濃郁湯頭帶到台灣,也是饕客必訪的人氣拉麵店。這位將日本拉麵精神帶到台灣的靈魂人物就是54歲的鷹峰涼一社長,他雖在日本出生接受日本教育,但父母是正港台灣人,更讓人訝異的是在開拉麵店前,他曾是東京歌舞伎町紅極一時的陪酒男公關,月入逾30萬台幣,18歲就開800萬元賓士車。

2011年日本發生311地震後,鷹峰涼一明顯感受經濟變蕭條,他開的拉麵店客人越來越少,做得有點累了,就在8年前他返回故鄉台灣探親旅遊,他形容自己從台中吃到台北,吃遍70家日式拉麵,卻吃不到道地口味,還曾吃過品質很差的420元拉麵,讓他一度很生氣。於是下定決心回到台灣開店,讓饕客不用搭飛機到日本,就可品嘗真正的日本拉麵。

他提及到台灣創業過程說:「創業初期竟是每天哭,還常被欺負」,他只為一個使命,就是不願日本拉麵被汙名化,決心洗刷「又貴又不道地」惡名。如今第7家分店9月在晴光商圈開幕,沒有任何廣告卻讓饕客爭相走告,儘管晚間6時才營業,沒想到下午4時過後就有人來排隊,究竟是如何擄獲饕客味蕾?他說,關鍵在「把每件事認真做到好」。

鷹峰涼一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時全程撂台語,身上的工作服除有台灣與日本國旗外,還繡有「close friend」字樣,他說自己是日本華僑,爸媽早年移民橫濱,小時曾在南投埔里居住,直到6歲返日念小學,在家裡與家人都說台語,長年在日生活,他自認是日本人也是台灣人,從不會困惑自己的身分。

不過他也直言,日本人與台灣人行事風格差異甚大,日本人要求精確且紀律高,徒弟做不好會被師父海K,記得在日本學中華料理時,曾因冰箱沒擦乾淨被巴頭,還有同事衣服太髒被打,更有人被勺子打到流血,但台灣人做事較馬虎,他笑說「在台灣他又不能打學徒,讓他常胃很痛」。

目前在台北已開7家拉麵店,店內每碗拉麵價格約200元左右,每碗耗費龐大心力的收入,與鷹峰凉一過去在日本的所得根本不成正比。他回憶起年輕時當男公關的往事說,高中就迷上美國麥克傑克森的舞蹈,還特地到L.A.(美國洛杉磯)學跳舞,之後在東京歌舞伎町酒店當舞者,後來成為「愛」俱樂部的首席男公關,也是台灣較常稱呼的牛郎店,月收入超過30萬台幣,18歲就已開800萬元賓士車,自覺當時賺錢太容易。

事實上,東京新宿歌舞伎町「愛」俱樂部,是現存日本最古老的牛郎俱樂部,店內有絢爛奪目的巨型水晶吊燈,四處是眩目的玻璃牆磚與LED燈,要能成為店內牛郎均是一時之選。鷹峰涼一在當首席牛郎時,總是一身西裝筆挺梳著油頭,至今在鷹峰涼一臉書還能看到他早年與「愛」俱樂部老闆,也就是日本牛郎界「帝王」愛田武的合照,與現今拉麵店老闆的形象差距甚大。

渾身散發自信的鷹峰涼一說,當公關等於沒在做事,雖不擅長喝酒,每天只需陪女客人聊天或說笑話就可,無須要出場,也因成為店內紅牌,總被別人奉承捧得高高的,6年下來深覺不該如此下去,加上父母擔憂他無一技之長,當下決定30歲生日當天離開酒店,隨後跟著弟弟學做中華料理,卻因弟生病過世而承接事業。

「父親過世前告知我一定要有技藝在身」,鷹峰涼一自認,雖對料理有興趣,但做法式或中式料理,一定拼不過別人,自己擅長煲湯,且日本有太多的拉麵學問可精進,他決心要賣拉麵,最初開始學打麵,隨後買了一個攤車在東京自家門口做起生意,待生意好轉選在拉麵激戰區的高田馬場開店,後來日本發生311大地震,之後的賑災活動他把攤車捐出去。

2011年間他回台灣探親時,發現他吃的拉麵價位與品質不成正比,甚至竟出現有用粉調製的湯所做的拉麵,這點讓他很生氣,直呼對消費者不公平,更可能導致台灣民眾對日本觀感變差,當下他決定回台開拉麵店,不過他說最初找店面時,讓他每天都在哭。

鷹峰涼一說,剛找店面時有仲介說月租20萬,另一仲介卻指需25萬元,此種情形在日本絕不會發生,找了半年,好不容易在東區找到頂讓店面時也被仲介欺騙,開店後又被鄰居投訴味道太重、太吵及排水有問題,還不讓他用日文招呼客人,所有難關一度讓他力交瘁。

至今開店8年仍有人投訴,讓鷹峰涼一深覺在台灣做生意真辛苦。他舉例,為改善通風花100萬元改風管依舊被投訴,又被指控僅有他家的汙油排放至水溝,但該棟大樓卻有5層樓,連管委會也拿他是日本人來大做文章,他赫然發現「用日本人實事求是的標準在台灣做事,總是很吃虧」。

他堅定自己的日本行事風格,收多少錢就做出多少錢的拉麵品質,所有的精神就是「品質、清潔與服務」,顧客要吃的拉麵一定是當天打麵,不能因為客人吃不出來就隨便唬弄,一定要堅持住原則。

鷹峰涼一認為,因為這種堅持也一度讓他很鬱悶,畢竟他認為日本人能做得到的事,為何台灣人卻做不到?就連簡單的擦桌子掃地,為何台灣員工就是不用心做好?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教員工,直到讓員工了解他的堅持態度。

他也說,這8年下來民眾吃拉麵的觀念也逐漸改變,大家守規矩排隊不插隊,吃完把空間維持乾淨,甚至台灣人做的拉麵品質也大幅提升,有些店家口味一點都不比日本遜色。

鷹流拉麵從最初主打濃厚湯頭,又開發味噌、醬油及雞湯口味等拉麵。鷹峰凉一說,他的拉麵沒任何秘密,有人學3個月拍拍照就跑掉,但別人學的僅是皮毛。他稱自己做拉麵13年,永遠都還在學習,若要賺錢只要開一家就好,何須如此辛苦開發這麼多種口味?他的目標是要提升拉麵水平,不用搭飛機到日本就可吃到真正的日式拉麵。

他直言,最近覺得有點累了,畢竟這行業很辛苦,一碗250元拉麵光是煲湯要9個小時,還要打麵及其他繁瑣工作,如今他覺得任務達成,也願交棒給他人,但前提是不能心裡只有賺錢的念頭,他想傳承的對象,是要能尊重師父及能傳遞他理念的人。

面對近來許多日本品牌拉麵一一退出台灣市場,鷹峰凉一分析,日本拉麵來台是先試水溫,目標是放眼中國及東南亞市場,最後會選擇離開的原因主要是租金高、消費力變差及未全程管控導致。以台北的租金舉例,目前東區房租太貴,相同租金可在日本銀座開店,但台北消費人口卻沒日本多,且台灣經濟也變差消費力下降,另政府對日本來台投資沒特別優惠,讓日本先前就要投資大筆資金,加上日方的主事者未能全程在台灣控管品質,在利潤與最初設定目標不符的情況下,最後只好選擇離開。

一名鷹流饕客廖姓上班族說,他喜歡吃拉麵的原因是湯頭濃郁、價格合理,老闆也很用心做每一碗麵,常在吃的人都知道。江先生則說,這幾年老闆開的每一家都各有特色,還不定期推出限定拉麵,他曾吃過烏骨雞拉麵,造成熱烈的迴響,也很期待老闆未來能推出不同的佳作。

鷹峰涼一總是忙碌掌管各家拉麵店,百忙之中接受《蘋果》專訪時,還疑惑反問記者「為何在台灣接受媒體專訪沒錢可拿?」因在日本若媒體要訪問店家都需要付費,畢竟店家要花時間來準備啊。隨即喃喃自語說「我知道台灣好像相反,但這樣好像不太公平齁」。助理隨即緩頰「我們社長有點臭屁啦」,這讓採訪的我只能笑說「其實我們才真怕讀者誤會這是業配文呢?」(林媛玲/台北報導)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健康蘋道民意搜查】越減越肥卡在哪?心事報我知
豐原站「人臉辨識」挨批侵隱私 台鐵急喊取消
【劈大選1】蔡壁如超想挖時力巨頭! 喊話「給黃國昌當民眾黨不分區第一名」

日本華僑鷹峰涼一返台開拉麵店,如今已有七家分店。林啟弘攝
日本華僑鷹峰涼一返台開拉麵店,如今已有七家分店。林啟弘攝

在東京新宿歌舞伎町「愛」俱樂部當男公關的模樣。鷹峰涼一提供
在東京新宿歌舞伎町「愛」俱樂部當男公關的模樣。鷹峰涼一提供

年輕時最愛騎哈雷到處旅遊。鷹峰涼一提供
年輕時最愛騎哈雷到處旅遊。鷹峰涼一提供

鷹峰涼一的拉麵都是自己打麵製作,讓顧客可吃到當天現做的新鮮麵條。林啟弘攝
鷹峰涼一的拉麵都是自己打麵製作,讓顧客可吃到當天現做的新鮮麵條。林啟弘攝

雞湯拉麵是鷹峰涼一的最新口味拉麵。林啟弘攝
雞湯拉麵是鷹峰涼一的最新口味拉麵。林啟弘攝

第七家分店在晴光商圈開設,一開幕就現排隊人潮。林啟弘攝
第七家分店在晴光商圈開設,一開幕就現排隊人潮。林啟弘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