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阮慶岳專欄:感冒記

出版時間:2019/11/06 18:02

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

我一直不覺得感冒算是病,也就是說根本不需要特別去看病,也不可能因此請假休息。為何有如此看法,想來也和自己的人生背景有關聯,我父親一直是在醫衛系統工作的公務員,最後還是在公立醫院正式退休,每日身邊出入來往的人,都是與醫療看護相關的人,自然深深篤信西式醫療系統的功能效用。

有趣的是,我母親卻是一位深信中醫調養觀念的人,她並不排斥西醫的效能,但除非萬不得已,她寧可選擇在家調養,以及去中藥行抓藥來吃,也因此練就了一套養生兼醫療的運作觀念。

基本上,母親並不認為感冒是病,只是體虛受寒而已,調養一下就可以回來,所以我幾乎不為感冒看病,就是以喝中藥食補來應對。後來因為居住美國幾年,看朋友同事多半不把感冒當病,嚴重時頂多就吃些成藥,很少有聽說一感冒就去就醫的狀態,這也許與美國就醫的昂貴與不易有關,但也是他們認為感冒是人體可以自己抗衡的症狀,還不需要就醫的觀念有關。

我後來回台灣長年生活,一直堅持這樣的態度,幾乎沒有為了感冒而去就醫,有時就緩下來生活節奏,頂多斷食喝水睡覺來應付,也大半都平安度過。但是,這幾年卻發覺狀況不大相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流感的病毒越發猛烈猖獗,已非我身體的免疫系統可以對抗,還是自己年歲關係,一旦遭到流感來襲時,身體崩垮癱瘓的嚴重狀態,經常讓我驚出一身冷汗來。

於是,會乖乖地去就醫吃藥,不敢再逞強的想要自我療癒。老實說,我並不喜歡這樣的狀態,我其實更是懷念母親那樣與病共生的態度,也就是並沒有那樣視病如仇,而是一種認為可以與之參商的和解過程,不是你死我活的對決,而是彼消此長的尋求平衡。

但是,人類想滅絕病毒的旺盛氣焰,恰恰養出來同樣兇猛的超級病毒,讓我這種以為可以和平協商的人,經過幾次慘烈的折磨後,也找不到從中立足的空間,而必須選邊投誠了。尤其,今年的流感大軍即將到臨,我已經打定主意要去接種生平第一次的流感疫苗,看來只能和母親那令人懷念的養生療病模式,正式含淚說再見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阮慶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