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許光漢男男床戰 全球放送屁股蛋

出版時間:2019/11/07 16:10

許光漢在Netflix《罪夢者》角色從無害到陰狠,反差極大,更有口交、肛交男男激情戲,他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分享拍攝時穿肉色內褲、重要部位貼滿膠布、現場清場,約3小時收工,圈內朋友反應是「屁股很棒」。逾190國、1.58億人可收看他的白嫩臀,他笑「反正是背面,不是正面」,更大方「就是要給你們一個surprise」!他男男戲自然投入,好奇性向,他明白說「我不是(gay)」。
 
當初導演陳映蓉找他時,是看了他在《稍息立正我愛你》的片段,便決定是他,他當時猶豫5分鐘答應,決定後拿到劇本,反應是心中罵了髒話,但覺得角色很酷很屌,他當時只和經紀人商量,家人走先斬後奏型,他深呼吸一口氣:「所以他們看完應該就是…,但我蠻幸運的,我拍什麼戲,家人不會對我有什麼反感,都很支持我。」

導演曾說「季子」這個角色非許光漢莫屬,若能選擇,他卻想演王柏傑的「瀟灑」,他說未來想突破,讓自已變粗曠一點,可能拍些打戲。劇中沒什麼打戲,他說對,「我是被打的,有訓練,訓練被打」。但他外型高瘦,跟粗曠很難連結,他有信心「努力過後就知道」,他認為粗曠不一定是大家想像中的粗曠,可能有很多種不一樣的方式,像是內心有沒有粗曠。
 
許光漢在《罪夢者》先以青嫩的獄警現身,一場他吹口哨撩妹看似平常,其實內藏心機,而他幫助張孝全、王柏傑、周洺甫成功逃獄戲碼,因天色關係連拍兩天,讓他抽了至少有兩包菸,抽到頭暈想吐,「那陣子看到菸就噁」。
 
《罪夢者》第8集可說是許光漢的重頭戲,他飾演「季子」有長段獨腳戲,翻班拍了3天,許光漢完全進入到「季子」中,他彷彿真的親身經歷了這些事。當下臉上會顯露殺氣嗎,他自己沒感覺,解釋「不是入戲太深,而是要維持那個狀態,很專注時會需要時間把狀態丟掉,結束會還有些餘韻」,曾有工作人員看到他,感覺「季子」還在。
 
「季子」殺氣最濃厚那刻,是他拿著剃刀對章立衡割脖,表情看似隨意,也流露出滿足,他形容章立衡在脖子上貼真皮保護,接著他拿真剃刀正式來,但事前章立衡緊張向他講,「大哥啊,我真的怕啊,你你你…,我的命就掌握在你的身上」,他邊模仿邊笑「我也很怕,還好有劃到真皮,不然對不起立衡哥」。拍完後,導演乾脆把剃刀送給許光漢,留作紀念。
 
許光漢戲外和「罪夢四兄弟」張孝全、王柏傑、章立衡、周洺甫相處舒服,他戲中雖不用吃檳榔,但私下看到張孝全、王柏傑一盒接一盒吃,看起來檳榔很美味,他忍不住要了1顆,還推薦包梅粉的吃起來甜、吃完身體熱,很好吃。對王柏傑有場全裸吃西瓜,因尊重許光漢做了安全措施,他笑「我站他正前方,蠻驚豔」。
 
除了王柏傑、周洺甫劇裡全裸,許光漢上演尺度更大的男男戲,包括口交、肛交等,拍攝時只剩許光漢、搭檔彭千祐、攝影師,當貼完防護措施出來那刻,他已融入劇情裡,日前看了成果,他的感想是「還好看起來沒有很尷尬,我覺得既然要做,就好好去做,如果怕露,那當初就不要接, 既然要接,又是Netflix這麼好的平台、劇情需要,能為戲犧牲就為戲犧牲」。
 
至於周遭反應,許光漢說有些朋友看過大讚他臀部,是否有特別練,他稱平常運動就「keep」住,印象中他臀部頗白皙,他忙說重點在戲上。但突破尺度橋段的確令人難忘,他笑「就是要給你們一個surprise」。雖沒告知家人,但許媽隱約感覺已看過,會不會母子再相約同觀賞,他說「我應該可以,我怕我媽不行」。
 
重要的是,《罪夢者》幾乎全球都放送,等於190國、1.58億人都有機會看他的屁股,他自我安慰「柏傑、洺甫的屁股都有」。未來是否更大尺度,他稱短時間應該不會,等於暫時會把衣服穿上,他立刻說對,暫時不想演同樣角色,需要平衡。
 
不過,他的「季子」的確演得好,有網友形容看到「頭皮發麻」,而男男互動這部分,他事前也不需參考gay片研究,靠想像就能深入,難免好奇他真實性向,是否以前交的非女朋友?他說「我現在單身,未來交的還是女朋友」,他坦言成長過程中曾思考過,但還是對女生較有興趣。他稱單身兩年,一切隨緣,聊得來最重要,會把男性考慮在內嗎,他笑著講「我再講一遍,我身邊很多gay的朋友,我很喜歡他們,但我不是」。

許光漢劇中除了情慾流動的自在,更值得提的是他的表情、眼神隨著角色流暢轉換,被形容「用生命在搶戲」,他歸功於剪接的功勞、導演會拍,演員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就好了。被盛讚劇中「發光」,他不好意思笑到前傾,「當被別人講在發光,別的演員也有功勞,才成就這個表演」。

《罪夢者》上架至今,觀眾對導演、剪接負評不少,對演員則幾乎一面倒好評,許光漢認為負評、好評都是好事,被討論是一件很棒的事,每個人的看法都會不一樣,畢竟表演、藝術是很抽象,很難被定義,前面有些導演想拍的東西,我有些地方很喜歡,如果看完第1、2集有些想法,希望大家可以繼續看到最後,會更了解一些事(宇若霏/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00:06
更新時間:16:10

 

許光漢被形容演技發光,他稱是導演、剪接、劇本好。朱世閎攝
許光漢被形容演技發光,他稱是導演、剪接、劇本好。朱世閎攝

許光漢對自己性向很明白表示他不是gay。朱世閎攝
許光漢對自己性向很明白表示他不是gay。朱世閎攝

許光漢認為怕露就不要接,既然要做,就好好去做。朱世閎攝
許光漢認為怕露就不要接,既然要做,就好好去做。朱世閎攝

許光漢外型陽光,卻演了反差角色,讓角色更有衝突性。朱世閎攝
許光漢外型陽光,卻演了反差角色,讓角色更有衝突性。朱世閎攝

許光漢飾演「季子」重頭戲拍了3天,讓自己完全進入角色。朱世閎攝
許光漢飾演「季子」重頭戲拍了3天,讓自己完全進入角色。朱世閎攝

許光漢以無害的獄警在《罪夢者》現身,接下來角色反轉相當精彩。Netflix提供
許光漢以無害的獄警在《罪夢者》現身,接下來角色反轉相當精彩。Netflix提供

許光漢(左)劇中都是被打的份。Netflix提供
許光漢(左)劇中都是被打的份。Netflix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