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立文:推卸責任的香港政府

出版時間:2019/11/08 21:30

董立文/台灣智庫諮詢委員

近日,一個台灣人到香港搶劫後同日返台,香港政府聲稱該名嫌犯「現在是自由人」,除非他返回香港,否則不太可能被起訴。不過,我國法務部馬上打臉港府,指強盜罪是重罪,無論犯罪地是否在台灣,台灣本來就有司法管轄權可偵辦。其實,港府一樣可以懲罰罪犯,端看港府要不要正式提供罪證,只要提供給台灣,就可法辦,還可以追贓還給香港受害人,這就是陳同佳案的本質。沒想到,港府第一個反應是肯定罪犯是「自由人」。

現在可以看到在陳同佳案上,香港政府有多麼的荒腔走板,這樣做的結果,只是傷害香港人民,港府刻意迴避跟台灣政府建立正式的司法互助協議,或至少是共同打擊犯罪協議,結果只能是傷害香港。兩個個案的受害人都是香港人,港府能為他們討回公道嗎?

今天是台灣人在香港犯案,才知道台、港政府之間的協商有多重要。回頭看陳同佳案,有三個重大問題待釐清:

第一,台灣只掌握陳同佳謀殺被害人的「中段」,這是指已被清理後的犯案現場、棄屍錄影帶、棄屍現場及屍體。但是,兇手犯案的「前段」與「後段」都不知道。「前段」是指兇嫌與被害人是如何來台灣的?他們是怎麼講的?如何成行?以及更重要的「後段」,兇嫌犯案後馬上回香港,回港之後做了哪些事情?香港警察說,兇嫌持有被害人的金融卡盜領金錢而用洗錢法辦,然而,兇嫌對被害者家人怎麼說?以及做了什麼滅證的事情?有沒有共犯?

這些問題涉及台灣法院審判陳同佳時,到底是故意殺人還是意外殺人?是為財害命?還是為情殺人?這在量刑時,都有重大的差別。相同的道理,台灣人去香港搶劫,香港法庭難道不會想知道,這個台灣人去香港之前做了哪些準備?回台灣之後又做了哪些事情?以利香港法庭的判案。

第二,兇嫌、當事人陳同佳,只在出獄當天親自發表簡短聲明,當記者要訪問他時,馬上被阻擋,而由某個牧師代他發言,後來甚至由香港政府代其發言。這是說,台灣根本無法得知陳同佳兇嫌本人的意願到底為何?他知不知道回台灣受審的可能結果為何?這是不是他本人的意願?甚至,港府宣稱「陳同佳應等台灣選舉過後再赴台自首,否則將在選戰中成為政治籌碼」,這是陳同佳本人的疑慮?或根本是港府的栽贓?

第三,最荒謬可笑的是,香港政府10月23日的聲明說「他可在自己選擇的人的陪同下赴台」、「除了陳自願帶往台灣的證物外,其他證物,港方會在法律容許下盡量配合台方請求,根據程序處理」。這是全世界司法史前所未聞的作法,要一個罪嫌自己帶證人與罪證到一個會判死刑的國家受審,會不會陳同佳到台灣後說:在香港被逼供……是自衛殺人等?

最後,誰都要尊重被害人家屬的意願,被害人潘曉穎的父母親已多次請求港府以「一次個案處理」的方式,賦權香港法庭審理;以行政指令方式讓兩岸能司法互助,以討回司法正義。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