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坤:釋字七八四! 別害怕,老師

出版時間:2019/11/09 21:31

李兆坤/高中教師

10月25日大法官做出釋字第784號解釋,全面開放各級學校學生之行政爭訟權。上周陸陸續續在各媒體投書或臉書上可以看到,許多高級中等以下學校的老師感覺到學生爬到頭上、法入校園,師道無存的強烈擔憂。部分師者認為,師生之間特別權利義務關係,不應該輕易被解離;否則學生動不動以興訟威脅,那還不如不管教,或者快快購買教師責任產險,存一點訴訟基金較為實在。

人權的保障是普世價值,就連犯罪人、加害者也享有相關自由權利的保障。每一個我們所培育的兒童或少年,都是未來國家的準公民。他們在成長的歷程中,難免會有犯錯的失誤,但這不代表他們沒有救濟的權利。法諺有云:「凡權利,必有救濟;無救濟,非權利」(ubi jus ibi remedium)。近年來學生訴願或行政訴訟,其能獲得救濟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學生錯誤行為的合理化,而是學校違反相關法律規範、不遵守法定程序。

老師在管教學生時,部分行為明顯授權不足,違反法律保留原則。少數學校學生入校的服儀,不是由老師來指導,反而便宜行事,交由駐衛警,甚至是民間保全人員來執行。《教育基本法》與《教師法》第32條目前只有規定,教師有管教與輔導學生的義務;學校的其他職員工、教官,或者這幾年在高級中等學校出現的學務創新人力,是否可以管教學生、懲處學生,法律規範明確不足。

而對於少數學生有疑似不法行為出現時,教師的管教行為(如驗尿、搜查書包),其授權法位階過低,未來將會被司法所檢視;如能在《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明文規範,將更為適切。

而學校與教師在處理學生不適宜行為時,從懲處法條的引用、獎懲委員會人員組成的合法性、各階段是否給予學生陳述意見機會等,可以看到學生的權益不經意被忽略。學生獎懲規定明明只處罰作業沒交,但護理師卻可以用此法條類推適用來處分沒準時繳回健檢回條的學生。而獎懲規定中的帝王條款,「其他不良行為,足以記警告/小過/大過者」,解釋權仍然在各校師長的手中,違反明確性原則。對於同一不適宜行為,獎懲是否一致,考驗老師對於平等原則的遵守。獎懲委員會委員身分、性別比例不對或是還沒產生學生代表,卻仍執意召開。校內申訴會委員同為獎懲會委員,形成球員兼裁判的場景,這些都是違反正當程序原則。

法官是法學的專業,教師是教育的專業,大法官在釋憲文中謹守著這條界線,也才會提到,「教師及學校之教育或管理措施,仍有其專業判斷餘地,法院及其他行政爭訟機關應予以較高之尊重」。只要我們老師管教與輔導學生,能遵守行政法的原理原則,程序按部就班;中央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將必要限制學生人權的規範提升至法律位階,相信學校老師在管教學生時,仍然可以維持師道尊嚴,同時給予學生最好的身教。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