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壽全:認證!認證?是平台或障礙?

出版時間:2019/11/09 21:25

施壽全/台灣內科醫學會常務理事

藉由私下的「師徒傳授」或「自習土學」的方式,從而獲得工作或業務上必須具備的能力與技巧,是歷史上頗為常見的現象。舉例來說,早年台灣醫師人力不足,正牌醫師會聘請一些無專業背景的「助手」幫忙。當時或者相關規定闕如,或者執法不夠嚴謹,這些助手,受過訓練與指導後,直接執行醫療行為的大有人在,幾乎可說是公開的祕密。

當然,以目前的標準審視,這些助手連受訓的資格也沒有,所以即使有一定的功夫,也是不能使用。但當年是誰准許他們發揮的?且先不論是否違法,正面來說,憑靠的就是「實力」!在法律不完備的年代,「實力」就是今天所謂「認證」的依據;然後,隨著權責觀念的演變,各行各業,也就紛紛建立了各式各樣的認證制度。

認證是涵義較廣的名稱,絕大多數認證都是「考試」,當然還有其他審核方式。整體原則,就是透過認證,個人或團體才有執行某些工作或業務的資格。在法治國家,基本上各種認證方式都應公正公平,才能讓人才穩當的投入各種讓社會順利運轉的事工中。當然,有時認證名額有限,不免有遺珠之憾,或者考試難面面俱到,有人僥倖通過,卻無真正實力。有實力通不過認證,或通過認證卻無實力執行的現象並非罕見,但制度使然,也讓人莫可奈何。

不過,如今認證制度遭遇的更大挑戰是,科技進步很快,因此產生了一些新業務。這些業務,有時是靠經驗或近似規則就開始運作了,但妥適的認證方式卻還未建立。舉例來說,虛擬貨幣一向是股市投資客追逐的商品,但其若配合區塊鏈加密技術,可望符合充當貨幣的條件,但顛覆性極大,迄今各國中央銀行仍無意予以「認證」。而當新業務關係到人體時,情況就更複雜,腳步趕不上的認證,必將引發疑慮。

一般來說,東西應用到人體,通常都需通過嚴謹的「人體試驗」,才算具備被認證的基礎,但比如說,監測人體生理變化的儀器很多,是否每樣都禁得起考驗?或者只是申請到不困難的「新設計」或「新樣式」專利後報備,就可當商品販售?其偵測數據是否正確?誰來認證儀器是可靠的?

檢測人體體液中的物質,常規性的技術很普遍,或許無須擔心,但若涉及高端昂貴的分子生物或基因分析,執行團隊固然是依既定的儀器與流程著手進行,但從實驗室、操作人員到數據判讀,專業上讓所謂「in house 」普及成「commercial」,需要一系列認證,才能讓受檢者安心接受,但這方面資訊的揭露顯然不夠充分。

稍早前,新聞報導基因檢測發生爭議事件,但台灣有足夠人才去「認證」這類產品嗎?答案絕對是肯定的,但速度似乎很慢。究其原因,這些年來,民粹高漲,社會充斥「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的氛圍,公務人員大都懷著「除弊重於興利」的心態,新業務的認證也就進展遲滯。建立認證機制,讓有實力者獲得授權且被推廣運用,是促進創新的平台,反之卡住了,就成為品質提升的障礙;長此以往,國家競爭力勢必消磨殆盡,實在無法令人不憂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