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黃哲斌專欄:過氣好人與短命惡棍

出版時間:2019/11/12 19:22

黃哲斌/自由撰稿人

馬丁.史柯西斯與漫威電影的「英雄內戰」還有續集,前者投書《紐約時報》,論述他認為漫威電影不是「電影(cinema)」的原因,通篇優美深情,也有中譯版,推薦找來一讀。

微妙的是,最近大熱的DC漫畫改編電影《小丑》,隱然向史柯西斯兩部舊作《計程車司機》、《喜劇之王》致敬,兩片共同主角勞勃狄尼洛,不但軋演了《小丑》,也是史柯西斯新作《愛爾蘭人》雙頭牌之一。

重點來了,被譽為史柯西斯最佳作品的《愛爾蘭人》,兩大男星勞勃狄尼洛與艾爾帕西諾,時隔十載再度同場飆戲,尤其令人期待。

他們都堪稱當代好萊塢一哥,且多有共同點:義大利裔、紐約人、單親家庭長大、方法演技出身,都在好萊塢迅速竄紅,並趕上黑手黨電影熱潮,艾爾帕西諾的《教父》系列、勞勃狄尼洛的《四海兄弟》,注定寫進黑幫類型史。

雖然崛起年代相近,他們極少同框競演,《教父第二集》裡,勞勃狄尼洛飾演艾爾帕西諾幼時的父親,兩人並未對戲。直到1995年《烈火悍將》、2008年《世紀交鋒》,兩大影帝總算在銀幕交集。

然而千禧年以來,兩人都進入創作尷尬期,艾爾帕西諾演了一些平庸電影,少有挑樑大作,勞勃狄尼洛更接了不少爛戲,彷彿掉入《高年級實習生》的職場邊緣。

因此,當他們在《愛爾蘭人》重逢,別具標誌性意義,艾爾帕西諾79歲,勞勃狄尼洛76歲,兩人等於窮盡畢生功力,重回四十五年前《教父第二集》的黑幫類型,為自己的藝界人生拉尾盤。

史柯西斯何嘗不是,雖然少有濫竽之作,但歷經《沉默》票房慘賠,他視為生涯扛鼎的《愛爾蘭人》,掉進資金無著的製片地獄,最後借助「網飛」方能圓夢。他在《紐時》投書裡哀怨說,何嘗不希望電影在大銀幕聯映,而非只在少數戲院有限上映;然而,現實就是現實,多數觀眾包括我,只能在客廳電視或平板上,觀看這部兩百分鐘的黑幫史詩。

諷刺的是,不久前,網飛還是電影圈的「惡棍」,南韓導演奉俊昊的《玉子》在坎城影展放映時,片頭Netflix字樣一出現,滿場爆出噓聲;史匹柏提議奧斯卡封殺這家串流巨頭、克里斯多夫.諾蘭也宣稱拒絕往來。

短短兩年,網飛證明它可能是創作者的最後救星;橫掃大銀幕的超級英雄,反而淪為老派電影人眼中的反派。在此同時,網飛的全球投資策略,也為台灣影視圈注入若干活水。

最終,《愛爾蘭人》與史柯西斯挑起的爭議,迂迴印證偉大電影的另一特質:「善惡並非二元,沒有永恆的好人與惡棍」。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黃哲斌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