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浸大陳成斌:香港政府不應依靠武力維持管治

出版時間:2019/11/12 21:21

陳成斌/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這幾天的香港,為了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先生的逝世而全城哀慟。可是,政府和警方不僅沒有撥亂反正,反而變本加厲,淪為完全依靠暴力維持權力的團體。

如果我們重溫這段日子的變化,會發現情況惡化是有跡可尋的。自從中共四中全會在10月底落幕後,讓形勢緩和下來的願望落空,政府似乎決定了要繼續蠻幹下去,認為依靠警方的武力便足以「止暴制亂」。

可是,事情發展卻正如某篇報導寫錯的字那樣,現實中警察成了「製」亂而非「制」亂的源頭,令得香港人連和平上街,甚至一般正常生活的空間都越收越窄。而在11月11日,更有人被近距離開槍打中,現時情況危殆。

環境每天都在惡化,實在不知未來會變得如何。當然,民眾使用的武力也在急劇上升,基本上就是一個惡性循環。幾個月下來,問題層出不窮:721警察無影,令得一般民眾受襲卻孤立無援;後來又陸續出現了斬人、劏肚、開車撞人,又或無數傳聞中的私刑警暴。

在當中夾雜的,自然是民眾的武力也有相應提升,不止不再如721般打不還手,更會主動出擊,破壞不少設施如地下鐵路等等,亦多了向藍絲還擊。11月11日有人被近距離開槍後,另一地區便出現了火燒人事件。兩者皆屬私了,而看清楚這陣子的惡性循環,則更見因果。

社會變成這樣,禍根出在當權者誤用了權力,令得政府的「合法性」出現了危機。這裡說的合法性,不是指是否合乎法律條文那種層面的意思,而是泛指政治哲學上談到的政府的認受性和道德基礎等等管治的必要元素。我們可以引用在西方政治哲學傳統裡,哲學家霍布斯所描述的自然狀態(State of Nature)和契約論(Social Contract Theory)來說明。

他描述的自然狀態,是一個弱肉強食,不講道理,只以武力解決一切的野蠻世界。當然,這樣的世界不是霍布斯提倡的美好世界,所以才認為人類會以建立契約去規範社會,而政府就是契約的監察者。在他之後的政治哲學家,如洛克、盧梭等,均反對霍布斯大部分的論點,但大家都同意社會不可能停留在以暴力決定一切的狀態。

如果不想只看西方傳統,東方傳統亦有不少大哲指出政府不能單靠武力。例如《論語‧顏淵》便有一段記載,說子貢問政,孔子的回答是:「足食。足兵。民信之矣。」而三者之中,「兵」是最可以放棄的選項,「食」次之,但「民無信不立」。東西方的哲學家對政治有甚多不同的理解,但對於不能只持武力一項,卻是殊途同歸,原因無他,是很基本的道德直覺而已。

由這些理論應用在現今的社會,可見香港政府這幾年下來,其實都在不斷誤判,把自己的合法性耗盡。遠的如雨傘運動,近至反修例引起的反抗,都是先由政府用階級鬥爭的一套,不斷把市民的意見判斷為外國勢力干預,甚至竟以為向市民讓步就是示弱,而忘記了回應市民訴求本來就是政府的職責,做不到的話當權者理應退位讓有能者居之。

當政府帶頭鼓吹不講道理,既失信於民又指鹿為馬,民眾和平的訴求方法都得不到效果,有人變得激進要以武力來解決甚至摧毀一切,似乎就是歷史現實的定律。而始作俑者,正正是現今政府那種不講信用和對錯,把社會推到霍布斯式自然狀態的行為了。

當回到這樣的自然狀態,就是武力能凌駕一切標準之時。於是,警隊可以攻入一些有高度象徵性的地方,如大學和教會,便象徵了武力凌駕知識與宗教。至於民眾現在不僅無法參與和平示威或集會,甚至連圍觀或路過都要擔驚受怕會被警察槍殺,更是赤裸的暴力威脅。

以此來理解有些民眾的武力亦相應提升,才能更明白問題所在。當政府只依靠武力來維持政權,最終是必然會引火燒身的。事實上,這陣子大家亦越來越見到,警隊的情況已接近失控,警權已有凌駕特區政權的現象。這是單純依靠武力便必然會出現的惡果。

權力越大,責任越大。政府要有足夠認受性,既需要講信用,亦要做到「善治」(Good Governance),而且要有定期的自由而平等的選舉,才能令政府的管治更有合法性。可惜的是,林鄭政府不只謊話連篇,亦沒有能力處理市民訴求,甚至好像想要取消即將到來的區議會選舉。一連串的政治誤判,必然會為香港社會帶來更多的傷害。到底我們的社會,還要為此喪失認受性的政府付上多大的代價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