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笛:四中戰略守勢下的鞏固現狀聲明

出版時間:2019/11/12 21:15

宋文笛/澳洲國立大學兼任講師、美國東西方中心前客座研究員

眾所矚目的四中全會最終以雷聲大雨點小收場,不只各界熱議的增添政治局常委消息,最後證明是空穴來風,在政策面暫時也不見新的宏觀方向。之所以如此,緣於在美中貿易戰充滿不確定性、香港抗議延燒,以及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的「三座大山」面前,習近平目前處於戰略守勢,行事以鞏固黨中央為優先,無意創造新議題或開闢新戰場。

會後發布的四中全會《公報》和《決定》兩者加總,字數接近2萬字,習近平親自作出的《說明》稿和新華社評論員的官方導讀文章另計。習近平的官方說明稿,洋洋灑灑地列出會議《決定》的各面向,包含「3大板塊」、「7大方面」、「15大部分」。

然而,什麼都是重點,也就等於什麼都不是重點。會議的核心似乎是習近平《說明》的最後一段話:「希望同志們深刻領會黨中央精神,緊緊圍繞『堅持和鞏固什麼、完善和發展什麼』進行討論」。換句話說,大會核心意旨在於堅持以黨領政、鞏固習核心的政治地位不可動搖,以及完善「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精神的落實。政治意義遠大於政策意義。

此認識基礎有助於理解四中《公報》開頭導論的政治暗示。有鑑於近兩年來經濟成長放緩,連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都於年初記者會上公開坦承「政府要過緊日子」,《公報》一開頭便指出近兩年執政「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意即政績好壞皆是歷史共業,領導層不過是執行全會的意志,不容批評者拿此作文章。

既然遭逢「三座大山」,執政權威絕不容批評,反貪工具又不適合過度使用,那麼要鞏固中央,只好靠著加強宣傳以及整黨工作。

事實上,在8月底宣布將召開四中全會之前,8月1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已先聯合下達加強馬克思主義思想政治理論教育的《意見》。在那之前1周,8月8日,中紀委、中組部、中共中央又聯合下達了「開好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專題民主生活會的通知」,鼓勵官員們展開思想鬥爭,勇於「自我批評」和「相互批評」。等到在民間和官場都預先鋪好精誠團結支持以習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思想準備,才於8月30日宣布召開四中全會。這是為什麼四中全會幾乎不可能出現意外事件。

包含在台灣政策方面,亦是謹慎保守。四中全會《決定》雖然提出希望兩岸關係走向「制度性安排」,但是實際上並沒有逾越年初習五點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基調,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還增加了模糊性、稍呈軟化,因為該決定呼籲走向制度性安排的不是「和平統一」,只是「和平發展」。

熟悉中國外交論述者皆知,北京於2003年前後一度宣揚中國即將走向「和平崛起」,但在引起中國崛起是否將以其他國家沒落為代價的疑慮之後,北京乃改稱「和平發展」,平息爭議。此軌跡可證,在年初「習五點」明確遭到台灣選民拒絕之後,如今改提不具爭議性的「和平發展」,有可能同樣是代表姿態軟化的委婉修辭。

以此觀之,於全會之後發布的所謂惠台「26條」,一方面是之前「31條」的延伸,代表了維持現狀的「以經圍政」思路。二方面,北京若是有意操縱選情,大可以選擇再等候兩個月,在台灣總統選後再宣布;或者若是一定要在選前宣布,也可以強調其「有條件性」,例如宣稱只有認同九二共識的人馬勝選,才會付諸實行。

既然北京最後決定急於在選前宣布,而且不另帶條件,那麼自然出現兩種可能解釋:一是「26條」惠中多於惠台,希望依靠台灣技術和投資來舒緩中美貿易戰部分壓力;二是若果真是意在惠台,那麼北京肯定已經不看好認同九二共識的人馬會贏得台灣大選,因此沒有必要再等待到選後再實施。

四中全會雷聲大而雨點小。其論述的包山包海,反映的是政策面的模糊和疲乏,更多折射出習近平在「三座大山」面前的如履薄冰,內視多於外向,鞏固中央意圖強過開拓新戰場。願台灣審慎把握此戰略機遇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