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如何誕生 中國網軍:翻牆後更愛國

出版時間:2019/11/13 20:50

從翻牆到台港媒體洗版、獵巫周子瑜,一直到近日的NBA「挺香港」風波,中國網友的愛國浪潮可說達到近年高峰,小粉紅、五毛和網軍(如:帝吧網軍)更是前所未有地大規模入侵台、港。這片民族主義狂熱,背後的人群不再以底層階級為主,而是轉向留學海外的年輕人與(中國)國內大學生。於牆內外間游走自如的他們,在東西方價值碰撞下,確立起愛國者的身份。有分析認為,中國的意識形態已越來越依賴民族主義,習帝時代的民族主義政策比江澤民、胡錦濤時期更激烈,出現了法西斯主義及激進化的特點。

 舊帝吧網友:翻牆後更愛國

90後(1990年後出生)的王姓男子,是帝吧的老網友。大學畢業後,現於北京從事視覺媒體的編緝工作。不同一般想像的愛國網軍,他在面對來自立場南轅北轍的《蘋果》採訪要求,顯得相當主動。在充斥著「China No.1」、「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等訊息的網軍微信群裡,他第一時間問香港《蘋果動新聞》記者:「想了解什麼」。而在對談中,他也沒有一絲狂熱與暴戾,反倒顯得有些小心翼翼和戒備。
 
在組織龐大的中國網軍中,編譯、控制評論(輿論操控)、舉報、製作文宣等各司其職,王男負責整理中英對照文宣,在《YouTube》留言區帶風向。他辯稱:「就是(做出)一些澄清」。王男說,他數年前開始「翻牆」,自6月起已關注反送中運動,初期認為《逃犯條例》與中國關係不大,「畢竟是一國兩制」。但後期眼見「焦點移轉到中港矛盾上」、示威者打大陸旅客等現象頻傳,「覺得有點超過了,有點偏離整個運動」,他感到難以接受,才決定「出征海外」。
 
王男坦承,在臉書、推特(Twitter)著手打擊假新聞、假消息,及砍網軍帳號後,他就不能「刷太多」(留言則數不能太多),但他每天仍會在不同的社群平台、用不同的帳號各發佈數十則貼文,「換一些設備去登錄,大概(一天花)兩三小時」。不過,牆外的人多半對鋪天蓋地的紅色文宣、高度重複的「祖國母親論」感到難以理解,甚至認為是「(被中共)洗腦、無知的表現」。王也直言,洗版不是要讓兩地民眾互相理解,而是讓別人感覺到中國網友的力量,「讓他感覺輿論,讓他的言論稍微注意,其實就是讓別人感受到壓力」。
 
這種用洗版(中國稱:刷屏)攻擊討論區的出征文化,最早出現於10年前。當時只發生在百度不同貼吧(討論區)間的紛爭,直到2016年才發展到牆外,如:周子瑜被黃安舉報台獨、2018年瑞典「辱中」風波(《瑞典新聞》拍片,提醒中國遊客別在瑞典別隨地大小便,也別把瑞典的狗當成食物)等,涉及的都是主權、國家利益問題。王說:「國內群體間會有不同的意見紛爭,例如:地域黑(地域歧視)和互相貶低,但如果上升到國家層面問題,這些群體就會槍口一致對外。」
 
王解釋,所謂的地域黑,多數是因對其他地域不熟悉而產生偏見。例如:中國人經常恥笑河南人偷井蓋、又說「十億人民九億騙,河南人民是教練」;有段時期東北人在海南偷水果,人們便嘲笑東北人會偷竊,「把一個人的行為放大到整個地區」。王自認,中國官方6月初期絕口不提、不報導香港示威無可厚非,而且是「出於善意」。因為網路是黑暗森林的區域,多噴子(愛用攻擊語言的謾罵者),「(中國)政府知道民眾會有這種很常見的行為,不想加深中港間的矛盾,所以不公佈太多的消息,以免導致地域黑。但是當港人衝擊中聯辦的時候,這個事情已經完全改變了」。
 
在防火牆隔絕資訊、官方連月來放大渲染示威暴力下,中國網友的反港、反民主情緒達到巔峰,甚至動輒便將香港示威與港獨、顏色革命等劃上等號。王男對中國的「防火長城」也有一套見解:「看一看現在洗版的速度和樣子,我看這個(防火)牆還是有必要建的,有一部份人不必要讓他看太多東西」。另一個支持建立防火牆的理由,是青少年世界觀並不健全,不懂得辯證思考,「如果接觸太多西方抹黑中國的言論,會單方面地想而不會思考」。
 
王男以新疆為例,指出外國記者沒有到新疆實地體驗民情,描述的集中營與現實有偏差。雖然他自己也沒有去過,但他堅稱:「我們有人去旅遊,那邊並不是(集中營)的樣子」。王又指,政府強力鎮壓的都是暴亂分子,而非普通民眾,「(外媒)用所謂的自由、民主去定義我們政府很不道德」。
 
對於中國網軍辛苦遠征海外做文宣,西方卻又單方面封鎖這些社交帳戶。王男委屈的說:「其實有些帳號並不是bot(機械人),只不過他們發的訊息比較多。有一些對中國有利的消息或視頻(影片),結果就被FB強硬削減粉絲、移除關注」。
 
王男不認為自己被共產黨洗腦太深,他相信,一切都是牆外網友被西方媒體洗腦。他強調,翻牆讓他更明白外媒對中國的態度,翻牆後讓他更愛國。「以前我不太確定(愛國),但是只能說到外面看的時間久了,我現在算是一個愛國者」。
 
日本留學生看中國網友出征:自己看得很爽 別人看以為中國人「神經病」

留學日本、攻讀教育社會學博士的卷卷(化名),向香港《蘋果動新聞》談到,她圍觀帝吧出征的經歷。「當時覺得真爽,中國人民也可以這麼集氣,但別人看了可能覺得有病吧。」平日很少關心政治的她,在Instagram分享的不外是吃喝玩樂。看完中國官媒報導(抹黑)香港示威者「打砸搶」,她愛國心爆表,寫下:「我是祖國小粉絲。」
 
電話中,卷卷用娃娃嗓音,接受訪問,聽不出27歲的痕跡。她算不上官方認證的粉絲團成員,但仍是日本團體「嵐」(Arashi)的歌迷。2017年,卷卷首次目睹「帝吧出征」。當時台灣總統蔡英文在推特上用英文與日文向海外網友拜年,結果震碎中國人的玻璃心,更被「雞蛋裡挑骨頭」的中國官媒批評為「政治小丑」,激起帝吧出征蔡英文的臉書。卷卷說,當晚她看著不同字句、表情符號從螢幕頂端如瀑布般傾瀉,令蔡的粉絲頁一度癱瘓,她第一感覺是「嘩,真爽」!
 
卷卷興奮得一連看了兩個小時,「有種大家一起去攻佔服務器(伺服器)的感覺」,第一次感到中國人也能如此集氣。刷屏(洗版)的其中一句「中國爸爸教你學做人」更道出她的心聲:「覺得特別的正確,就需要讓台灣人來看大陸是怎麼想的,你們不能搞台獨」。但在現實中,卷卷幾乎是迴避性地不去碰政治。也因為「怕被打」而不敢出席任何集會,尤其忌諱主動與港人討論政治,擔心一問便要開戰,「我怕被懟(被責罵),覺得支持一下就好了。我可以說我的,你可以說你的,但是我們就不要在一起說。」
 
卷卷坦承,自己支持香港警察,雖然已經來到日本,但平日仍主要透過微博了解中國的國內情況。她承認,不了解港人的憤怒。就算看外媒報導,或許更加全面,但對國外媒體總有先入為主地感覺:「就是只有(中國)官媒正確…看了支持示威的(外媒)報導,就會感到這個媒體胡說八道。」
 
2014年赴日本讀書前,卷卷從未翻出牆外。出國後第一次聽到、看到與中國官方不同的意見,是來自同一宿舍的台灣學生。對方當時不滿校方將國籍登記為中國,要求更改為台灣,結果令中國學生議論紛紛。卷卷在進一步接觸台生後,才了解到台、中間的認知隔閡幾乎是根深蒂固:台灣人從小認同的國家是中華民國,「就連身份證也寫著民國100、80幾年還是多少年…聽完覺得也無可厚非,從他(台灣同學)的角度來講也是對的」。
 
這種親身接觸,突破了卷卷從小被中國官媒建構的政治認知。如今的小粉紅浪潮與愛國狂潮,在她看來已是「太左了」,昔日帝吧出征滿屏紅背後的不理性,也讓她有所質疑:「可能別人看了會覺得有病,中國人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都變成神經病嗎?」對於是否仍支持網軍出征,她糾結了一陣子,辯稱:「雖不支持,但總歸比香港人打砸搶要好一點。」
 
話雖如此,卷卷仍然力挺中國政府。由於「嵐」成員之一的櫻井翔,日本曾在日本新聞節目中,解釋香港在北京政府壓力下發動示威。她雖不至於脫離粉絲,但承認對櫻井翔的好感下降,「就不會像之前那麼喜歡吧,中國人都有那種『你必須承認我的感覺』。」不論是藝人表態挺港或是NBA風波,卷卷都感到憤怒,認為外國人不尊重中國。(香港《蘋果動新聞》翟中瀅/綜合報導)

發稿時間:07:52
更新時間:20:50(更新:新增動新聞)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小粉紅如何誕生2 中國學者:習帝向納粹德國學習

香港《蘋果動新聞》
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