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潔:無民主的法治連國王新衣都不是

出版時間:2019/11/13 21:25

林志潔/交通大學科法所教授、司法改革國是委員

從初夏抗爭送中條例直至秋末,香港局勢的發展每一天都驚心動魄,本周警察對學生開槍,武裝進入校園,年輕的生命接二連三重傷、消逝,衝突與流血幾乎每天發生,社會撕裂對立,信任度崩解。實則,送中條例不過是引燃20年來積怨、對立與憤怒的火種,究其根源,不但是在一國框架下的根本難以兩制,更在於香港特區政府缺乏民主。

二戰後的英國治港時期,配合英國在各殖民地的光榮撤退計畫與協助殖民地逐步獨立,當時的香港總督楊慕琦也曾想推動香港民主化,但因中國強烈反對,加以香港當時自身的各種條件(香港一直給人「借來的空間、借來的時間、借來的人民」之感,租界、殖民地以及許多人到香港是過客與暫時落腳之處,最後依然會往其他地方移民,過往欠缺我城我地我守護的鄉土生根),因此最終並未付諸實現。

直到末代總督彭定康,隨著97回歸的壓力與港人治港的呼籲,香港終於開始把功能組合的選舉擴大到個人,雖然不是普選,但畢竟使香港人民對立法會選舉能夠參與投票,激發起港人對普選的期待,因此97後要求普選、落實民主的呼聲從未斷過。

如同一位政論家所觀察,在港英政府時期,雖然香港沒有民主制度的制衡,但是至少背後的英國是有民主的。不幸於97回歸,中國是一個以黨領政的極權政體,面對的卻是香港民主意識的剛剛萌芽。當香港人強調香港價值的守護,主權回歸後的中國,要求的卻是香港的「祖國認同」,緊縮香港的民主空間。兩方訴求南轅北轍,普選的毫無共識,雨傘革命引發的後許效應,加以香港的貧富落差、青年世代的不滿等等,香港與中國的關係越來越緊繃,終於因為對中國司法不信任的送中條例而引爆。

長達半年的抗爭,目前縱然港府已經撤回送中條例,但人民訴求的重點早已經從撤回條例,移轉到對警察、公權力甚至整個特區政府的不信任,以及要求查明真相。事實上,香港特區政府和領導者不能被期待,是其來有自,特區的政府官員,即使從港英時期就受栽培,長期做為殖民地的公務員,很可以做KPI,執行有效率,但背後欠缺民主問責的政治,官員們沒有領導香港和擘畫香港願景的能力。
當警察武裝進入校園,抗爭的年齡層已經降到了中學,11月11日香港322個中學生組織發表聯合聲明,誓言:既然港府欺壓這一代年輕人,那麼不管5個月、5年或50年,香港中學生也要抗爭到底,絕不當一個無聲的順民!而特區政府依然態度拿不出辦法來回應任何可能的改革。

實彈開槍與有人被縱火燒傷,各種衝突激化了香港的對立,香港的警察已經黑化而不受信任,但是,沒有自己的軍隊,香港警察系統一旦失靈,背後的解放軍只有更令港人驚悚不安。如果從北京分裂出來成為一個民主之地無可期待,等待抗爭終結的就只有絕望。而這就是在一國之下的兩制,或者應該說,其實從來就沒有兩制而只有一國。香港的現實,讓所有的人清楚的看到:沒有民主的「法治」和「自由」,何等脆弱,連國王的新衣都稱不上。

中國長期以來是台灣的敵對勢力,從來沒有放棄過武力統一台灣。在八二三砲戰,那麼多的國軍死守台澎金馬,才能保住台灣而有我們今天的主權和民主。過去許多台灣人包括我自己,和美國的歐巴馬政府一樣,對中國有所期待,希望當他經濟強大、加入國際組織後,能逐步改變極權體制,朝向民主,那麼兩岸或有和平解決僵局的可能。但過去10幾年的觀察,證明了這樣的期待是錯誤的!

經濟強大後的中國,透過資金流、資訊流、參與國際組織,不斷輸出對民主的惡意和傷害。如果,當年台灣面對中國的軍事武攻,是用國軍來抵抗、保護我們自己,於今面對中國的紅色資本、紅色供應鏈與反民主的極權思想、各種假新聞的滲透、各種數據的取得、高科技的買收和竊盜,台灣卻沒有任何防衛民主的機制,讓法制的漏洞大開,則當時為保護台灣不被中國併吞而戰死的國軍,犧牲所為何來?

在為香港祈禱的同時,守護台灣的民主是我們的責任。境外勢力透明法、吹哨者保護法、經濟間諜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修正等,是重要的民主防線,台灣再不努力,何以對得起曾經以性命捍衛這塊土地的所有人?英國在香港的百年經營,因為缺乏民主的基底,已然崩潰瓦解,台灣呢?若台灣民主斷送在我們這一代的手中,我們作為台灣歷史的罪人,有何面目去面對下一代!想想過去前人們為台灣民主的付出,想想我們是否可以辜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