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博雅:跪著,就能保平安?

出版時間:2019/11/13 21:48

苗博雅/台北市議員

香港局勢已經演變成1997年意想不到的慘況了。

最新的發展是,港警闖入大學校園抓人、打人、開槍。最知名的10幾所大學,理大、中大、浸大……等無一倖免。受害最慘烈的中文大學,不僅學生被打,甚至連出面談判的校長、教授都中了催淚毒氣。港府反對罷課,港警卻指控學生在校園內「非法集結」,甚至要求中文大學的教職員生全部離開大學。到底是要上課?還是不要上課?這樣腦袋打結的荒謬問題,已經是香港日常。

各種舊恨新愁,重重疊疊,多至不可勝數。當你以為港警打瞎救護員、記者眼睛已是不可思議時,港警就真槍實彈射擊學生胸口;當你以為開槍只是極端案例,連交通警察都開始主動攻擊抗爭者,對無武器的抗爭者胸口開3槍,兩人中彈一人命危;當有人說開槍是「擦槍走火」的時候,就爆發少女委任律師正式向港府投訴遭警察性侵成孕的悲劇。

無武裝的平民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老弱婦孺市民隨時吃到煙霧彈放題、港警闖入婚禮會場對賓客噴胡椒水等「不完美、可接受、要改善」的暴行,好似已成為沒什麼好談的日常。

新的劣行覆蓋舊的劣跡,不只挑戰人們的感知力和記憶力,也挑戰人們的良知和勇氣。隨著警察暴力成為日常,文過飾非也成為配套的日常。抗爭者違法,港警自然不會放過。從609反送中大遊行到現在,已經有數千抗爭者或平民被逮捕,數百人被起訴接受司法審判。但,不論是打瞎記者眼睛、毆傷無辜路人、濫暴開槍,不管發生什麼事,港警都不用被調查。被追究、調查起訴的港警人數,始終是「零」。

在香港,法律只對平民有意義。港警成為一群有槍有砲有武器,可以做任何錯事,都不用被追究的「有牌流氓」,變成比黑衣暴徒更可怕的「政府暴徒」,一群不受控制的「法外之民」。抗爭者違法,還有港警來執法。港警不守法,已經無人可介入。香港監警會國際專家小組成員Clifford Stott日前公開發表聲明指出「監警會的權力和獨立調查能力不足,不符合國際監警組織的標準。如果要取得代表性的證據,必須給予監警會向警方機構及時索取資料、調查證據、向關鍵證人取證等權力」。國際專家都說監警會沒用了,失去對港警約制力的傀儡特首林鄭月娥,只會喃喃重複不需要獨立調查委員會,為港警護航保駕。

喪命的周梓樂,是1997年出生的。1997年出生的香港青年,中學畢業時,遇上雨傘運動;大學畢業時,遇上反送中。97回歸時大人們編織的中國夢,對97後的年輕人,完全是一場噩夢。

事已至此,似乎只有跪著,才能保平安。許多跪著的人嘲諷站著的人自找麻煩,吆喝著大家一起跪下。但跪著就能夠活嗎?當不願跪下的人都死了,所有人都跪了,老大哥就會開始檢視誰跪得不夠卑微;當所有人都跪好跪滿了,老大哥會開始看你臉上的表情;當所有人表情都微笑喜樂了,老大哥會開始檢視你的真心,要你把心掏出來看一看。跪著跪著,屈辱真的有盡頭嗎?

二戰時期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言「在戰爭和屈辱之間,如果你選擇了屈辱,最後仍然會得到戰爭」。香港正被暴政的烈火燃燒,歷史課本上那些「過去」,近在眼前,活生生血淋淋上演。或許我們很卑微,或許我們沒辦法擋下這滔天巨惡。但至少我們還能看清楚,在這個時刻,身邊有誰跳出來為中共和港警的暴行擦脂抹粉。

至少,我們可以記得這些人。記得這些在極權政府要你跪好跪滿時,會幫著老大哥壓著你跪下的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苗博雅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