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許皓宜專欄:勝利人生的無意義感

出版時間:2019/11/14 20:15

許皓宜/ 諮商心理師

一個乖巧的孩子,父母通常覺得不用太為他感到煩惱;就像一個被列為人生勝利組的社會菁英,也大多被人想像他們的生活一定是富足快樂。然而身在現代的我們卻要開始懂得翻轉這樣的觀念,因為這些年來,愈來愈多所謂的「人生勝利組」選擇用自殺的方式來結束生命,使人不得不去思考:我們該如何理解這樣的現象呢?

談到這個問題,我想起前陣子在課程會議上,有同事提起下學期想要開設一門新課,主題是「現代社會的虛無感」。乍聽之下,你可能會覺得,在大學校園裡開設「虛無」這麼深奧的名詞,我們又不是哲學科系,一般大學生會有興趣嗎?然而,回到近來的社會氛圍,你會突然領悟到:或許,這個議題是活在現代的我們都需要去探討的,因為我們或許正在與一種名為「勝利人生的無意義感」的心理病毒,相互對抗也不一定。

這種心理病毒是從何而來呢?我認為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我們雖然常常被教導要努力追求人生目標,卻很少被教導,與此同時也要好好關照自己的情感。所以在中年之前,很多人都非常努力的,在工作、金錢、學習與成就上,付出大量心力,但「中年歲月」的到來,卻像一把時間利刃,逼得我們去檢視人生,思考過去的努力有何意義?當這些對生命的探問和質疑浮現腦海,就像潘朵拉的盒子,開啟就難以回頭了。

那麼,是什麼樣的狀態,導致我們探問自己生命時,會感到無意義而空虛呢?近代心理學家法蘭西絲.帕克斯(Frances Parks)的臨床研究,似乎稍稍解開了這個謎團,她說:發生中年期和更年期憂鬱症背後的原因之一,便是因為人們在中年以前的生命歷程中,與自己的「情感」過於疏離所導致的結果,而這種現象在男性身上尤其常見。

過去也曾有心理學家用《該隱的封印》來形容男孩成長過程的殘酷文化:由於家長常常使用「堅強教育」來教養男孩,所以許多出生時自由啼哭的「小男孩」,逐漸長成情感封印心底、不善表達愛的「大男人」,期待自己有所成就,卻往往不輕易表現出脆弱。一個不輕易將脆弱情感表達出來的人,常常是難以和周圍的人產生真正親密連結的人;而一個很難與人有真正連結感的人,也可能是莫名孤獨、感受不到生命意義為何的人。那麼,即便是勝利人生,卻因為外在的「強者」形象,反而失去了「想哭就可以好好哭」的權利與本能。

如果,你讀懂了這種「勝利人生的無意義感」,未來的日子裡,請允許自己、和你愛的人,保有一份「願意脆弱」的堅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許皓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