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作家曾瑞明:香港的神話與一國兩制

出版時間:2019/11/14 21:26

曾瑞明/香港政治哲學工作者、作家

「一國兩制」這中國用以統一之用的神話,已喪失光彩。

政治哲學家往往愛假定人是理性的,比如已故政治哲學家羅爾斯便以「無知之幕」來論證人們願意選擇正義原則,活在正義的社會。然而,正如經濟學亦面對行為心理學的衝擊,建基於人是理性的理論就往往忽略了人有非理性、不理性的面向。更重要的是,研究人們怎樣看一件事,不會比了解一件事是怎樣來得不重要。

政治學者Chiara Bottici 在《政治神話的哲學》表示,雖然神話是假的、不真實的同義詞,但神話亦提供了價值和意義。另一位學者C. A. Tamse在「政治神話」一文亦指出,神話有凝聚社會、穩定社會的作用。當神話破滅,社會自然處於不穩定之中,甚至分崩離析。

「一國兩制」在回歸後22年已飽受摧殘,閱讀立法會前議員吳靄儀的《拱心石下》就會明白,今天香港不是一朝一夕的變臉。儘管官方說法是「不走樣、不變形」,然而兩地對法治、權利的看法如兩條平行線的差異,甚至生活習慣、語言和審美觀的鴻溝都叫人咋舌。這本來可以互相包容,互相了解,然而權力大的一方急著以泰山壓頂之態示人,就令現代化、國際化程度較高的香港人群起反抗,這又更令權力焦急,用力更大。

香港由反送中運動開始的6月至今,還有幾個神話被打破?其一是「我們雖沒民主,但有自由」。然而,在《緊急法》下立的《禁蒙面法》,已將港人各種自由放在當權者隨放隨收的位置。包括遊街、唱歌,亦隨港鐵早關、警察濫捕等不斷蒸發,年輕人更是首當其衝。

一直被認為保護市民的「警察叔叔」,竟成了不少港人最怕遇上的團體。沒有獨立調查委員會去查證港人在721、831對警方執法的疑惑,造就了不少可怕的「都市傳說」發酵,人們活在恐懼之中。政府卻仍好像愛理不理,這又加深了人們的憤怒。

或許,大家才明白沒有民主的所謂自由是多麼虛弱,才產生真普選跟反送中連上的倡議。但香港人是迷信穩定的。不少教育工作者都花盡心思去讓下一代了解這世界有人正在受苦,比如到中國或其他亞洲發展中國家扶貧,但仍不影響大部分人的優渥生活。

故此,大部分香港人為了穩定可以接受妥協。然而,當催淚彈可以在任何一個社區施放,中產屋苑亦不能倖免時,這種安穩感也煙消雲散。不時發生的武力衝突,示威者只有「私了」,槍聲不斷。這年頭的人會認為自己是受苦的一群,是可跟集中營比擬的人群。只是,他們每天被安排到辦公室、學校,去保證社會的齒輪能運作。沒有了穩定感,人們選擇的抗爭手段會更加激烈。當權者打壓時,也會用上更激烈的手段,惡性循環。

11月11日,全港三罷,警察開了多槍,校園被射催淚彈、橡膠子彈。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烽煙四起,不知多少枚催淚彈落在中大校園,學生頑抗,校長段崇智亦吃了催淚彈。人們或許不願意,但已開始用戰爭狀態來理解自己身處的城市。

另一個破滅的神話是「獅子山下,同舟共濟」的經濟意識形態。香港人一向被論述成經濟動物,對政治不感興趣。人們的關係,一是經濟關係,頂多是互相在逆境中支持。這套意識在2003年SARS時發揮作用,香港很快度過了經濟寒冬。然而,在失業率低、樓價高的情況下,人們仍執著於要與威權周旋,甚至提出「攬炒」的說法,不求共富貴,但要共患難。這就不能不留意香港人相信了什麼新神話。

運動由一開始便定下了團結的策略「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這提供了一個願景︰「煲底相見」,亦有一套如水的抗爭戰略哲學觀在內,可說這一思想體系便已令抗爭社群有高度穩定性。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亦是一個靈活而不失具體的口號,香港過去珍而重之的價值、制度,已經淪陷。身處這時代的人有責任「回復」它,因此沒有大台不是問題,因為這是個人責任。政府一再想市民跟勇武割席,但她卻好像看不到是市民跟她割席,這不是她可以短期內發動輿論戰或者抹黑就可以改變的。政府必須表示理解、同情抗爭者的思路,這不是示弱,而是為了讓對話得以展開。但香港政府只是任由警察用他們的方式去「平亂」,令仇恨不斷加劇,亦令市民更團結。

至於要「光復」的過去是否如此美好,未必是歷史的真實,但是現在很不好卻是人們當下真實和痛楚的經驗。一般香港人,其實期待她們的政府能化解這些看法,重回正軌,在上一屆特首選舉,林鄭月娥跟她的對手曾俊華,亦用這論述。當中,不少人曾經投以希望。然而,「選舉」過後,管治者似乎企圖運用的神話仍是人們不願相信的那一套,包括守法等於法治、香港人仍有各種自由,更應把握中國發展的機遇,讚頌那大灣區的宏圖,大家發大財。

施政報告就調低按揭(有抵押借款)來鼓勵人們買樓,重圖過去社會穩定的舊夢——但人們已斷然認為這是破敗的神話。管治者與民眾徹底遠離,並且是兩套神話的距離。更要命的是,中國還加入第三個神話中︰中國夢、戰勝外國勢力、要統不能獨。

這小島要承載這三套神話,怎能長治久安?我們不乏神話,問題是誰的神話而已。這或許是「一國兩制」構想未能預料的。

但大家卻同時在做這樣的博弈︰官方希望一步不讓,全贏(因為害怕讓步輸更多);民間則一步也不能讓,也要全羸(因為怕全輸被徹底清算)。我們無法預計這形勢下的香港會導向怎樣的路,然而若大家不再謀求彼此的交匯點,釋出善意,讓對方沒有全輸的擔憂,才有走出困局的可能。

若是不能,香港的動盪將不只是結構性的深層次問題,而會是一齣悲劇。國際社會如果在意世界未來的自由民主發展,也不能袖手旁觀,因為香港這個「神話」破滅,亦是一個世界級的災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