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港生鍾景全:港警專攻大學真正的用意

出版時間:2019/11/14 21:45

鍾景全/中山大學社會學系研究所碩士生、在台港生

香港反送中運動進入第6個月,港警為什麼會在11月11日開始進攻香港中文大學,將中大校園變成戰場?不足40小時內發射包含催淚彈、橡膠子彈在內共2356枚子彈,數量接近前5個月的總和,使港警動用大批火力的原因真的只有「港警瘋了嗎」?

淺白可知的答案是,在這場反送中運動裡,「學生」被捕人數是最多的一群。時至10月26日的警方數字顯示,3成以上的被捕人士都是中、大學生。學生參與抵抗運動的方式,明顯是最激烈和最有創意的,更是勇武派前線的核心群體。港警只要將這些「激進份子」的大學生全數拘捕,就能達到香港政府所說的「止暴制亂」效果。

其次,進攻大學是港警被大學生和香港人嘲笑「毅進仔」的報復。毅進仔在香港話裡,即高中畢業考試不及格,修讀毅進課程後再念警察學堂後出身的香港警察。港警的報復中,試圖以武力證明自己的價值不輸香港的大學生。

其三,學生是「經濟脆弱」的族群,除小部分例子外,大學生多缺乏穩定的經濟收入者,仰賴原生家庭支持,因此香港街頭抗爭經常出現社會人士救濟學生的情況。這使得與穩定公務員收入的毅進仔與港警形成強烈對比,讓大學生成為港警發洩不滿的情緒出口。

 但深思港警攻進大學的核心原因,更可能的因素是:他們想瓦解學生宿舍在社會運動提供的空間作用和摧毀香港社會的準中堅支柱。

套用芝加哥客座教授趙鼎新的著作《國家、社會關係與八九北京學運》中,討論校園環境與異見觀念的傳播一章。他指出,學生宿舍提供了一個實體空間,讓大學生可以在安全、信任、隱密的環境下,討論運動發展方向、具體實踐可能、連結相同志願伙伴的重要場所,這恐怕是「無大台」之下無法替代的合縱連橫效果,且學生回歸原生家庭之後,恐遭到家父長式的溫情勸說,勢必大幅削弱抵抗運動。

另外,校園也是思想的堡壘,透過在這空間場所的安全保護下,催生想法、傳遞意見、連接同伴、達成共識,最後是共同實踐。因此,港警只要將校園的連結破壞,這種空間作用就會完全喪失,也是中大學生死守、校友傾力相助的重要原因。

香港的大學生是香港社會的準中堅世代,早在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受到思想洗禮,形成文化自保的港人共識與認同,時至今天,該批中學生就是現在街頭抗爭參與最多的大學生、社會新鮮人和年輕參政者。這世代將是10年後香港社會結構的中堅階層,縫合上世代父母和下世代兒女的黏著劑,當這世代在準中堅時若都因暴動罪入獄10年後,香港社會就呈現青黃不接的交錯情況,那就是香港死亡後被埋葬的日子。

總結來說,港警攻入大學,絕對不止是港警的恩怨仇恨而已,而是有意圖地破裂學生運動啟蒙之地,進而粉碎香港未來的社會結構。然而,這群學生世代若沒有遭到全面的打擊摧毀,港警跟港府勢必將會遭遇空前絕後的反作用力。因為他們同全體香港人苦難一起成長,形成最頑強、最堅毅、方法上最有韌性的香港世代,這是港警跟港府未來要付出的絕大代價。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