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敬宜:返校勝利之後,民主依然遙遠

出版時間:2019/11/15 11:01

翟敬宜/高教工會文大分部召集人
 
民主素養本應是台灣之光,人人得享。但在真實凡間,「權力」永遠是弱肉強食。對於弱勢,民主無法從天而降,須靠法治為盾,爭取而來。 
 
日前勞動部的一項行政裁決,替大學裡的勞權揭示了新的民主指標。文化大學兩名工會幹部因為要對主管進行滿意度調查,在問卷發出後三小時,無預警被推廣教育長許惠峰通知資遣,就地解僱。寒蟬效應下,民調戛然而止。經過四個月調查,勞動部認定校方阻撓工會活動,資遣工會幹部,已構成違反工會法的「不當勞動行為」。資遣無效,須讓兩名職員恢復與原職相當的工作。 
 
這件勞裁案,是台灣大專院校工會史上首件重大勝利。身為首例的申請人之一,勝利之後,我心情卻無比沈重。真實經歷了爭取民主的煎熬,深知對正在承受權利侵害的眾多大學教職員來說,正義與民主,對我們依然遙遠。
 
大學,本當是啟迪學子民主思維,尊重不同立場與多元言論的重地,連儂牆因此而重要,言論自由因此不可摧毀。但眾多大學職場裡,高層霸凌、強權欺壓處處可見。知識工作者明知法律賦與工會的團結權,卻往往比一般勞工更保守壓抑,工會的拓展因此緩慢而困難。 
 
再者,一旦決定採取法律途徑,就要有信任民主、咬牙苦撐的意志,也非人人願意。這次申請勞裁的四個月裡,校方委任的律師事務所,就是非法解僱我們的首長所創。可想見勞裁調查會裡,我們是如何被籠罩在全面攻擊的槍淋彈雨中,被不斷抹黑是冗員,想躲在工會保護傘下意圖逃過資遣…
 
所幸裁決委員詳查事証,在決定書裡載明,校方對我們發動資遣,與滿意度調查有時間上的緊密關連性,打壓工會「動機甚為明顯」。 
 
民調、滿意度調查,在民主國家何等尋常,總統候選人週週被民調,大學生每學期都能填答對老師的教學評鑑;不少學校甚至做過校長滿意度調查,都不見哪家校長氣到要資遣員工。身為大學重要高層,維護民主風範尚且不及,何忍為了彰顯權力,狠奪員工工作、讓他們為訴訟奔波煎熬?
 
文大在勞裁中重挫之後,校方已霸氣聲稱要繼續提行政訴訟,不見任何反省,任何對違法首長的懲處。目前雖已讓我們返校,後續能否被公平善意的對待仍未可知。
 
返校,對我們仿如重回險境。勇敢前行,不過是想在滿地荊棘之中,為民主與團結走出一條路來。
 
此刻,對員工誠意道歉,承諾善待同仁尊重勞權,改善校務治理與人事任用,是文大校長徐興慶展現民主涵養的關鍵時刻。一旦錯過,歷史留名。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