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大鍾劍華:香港的大學校園如何變得繃緊

出版時間:2019/11/15 21:00

鍾劍華/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兼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11月8日星期五,那個在停車場不知如何受傷的科技大學男學生周梓樂傷重死亡。可以想像,香港整個抗爭運動的氣氛又會進一步升溫。資料顯示周梓樂學業成績優異,也是運動健將,看來是一個很陽光青年,死得如此不明不白,難免令人憤慨。警方發言人前後幾次出來澄清,意圖洗脫其受傷與警察的暴力行為有關,偏偏卻是前後矛盾,令人更難不懷疑。

面對這個形勢,政府其實應該稍微收斂一下,暫且避免進一步刺激公眾。但政府就是要繼續挑動對抗,竟然突然要追究立法會議員5月在組織修訂條例草案的法案委員會時候的抗爭行為,高調拘捕7名立法會議員,這就更令人難以接受了。香港各間大學的學生會及部分學生領袖,於是呼籲周一開始進行三罷,抗爭者也再次,也更響亮地叫起了「香港人,報仇」這個口號。

警察行為像小學雞

政府及香港警察的回應,就是在星期六及星期日兩天用更暴力的手段來打壓示威抗議活動。情緒嚴重偏差、暴力行為失控的部分警察,更公開挑釁,說要為周梓樂的死「開香檳慶祝」。

為了推動三罷,示威者在星期日晚上已經四處破壞港鐵沿線車站及交通燈設施。到了星期一清晨,鐵路線大幅度關閉,年輕示威者也開始從中大二號橋及理工大學對靠近海底隧道出入口那邊的行人天橋上拋下雜物,意圖阻塞兩條主要交通大動脈。

我大清早從新界西北的家中自駕經3號幹線回紅磡的大學校園。沿途雖然較以往多車,還算沒有大擠塞。去到柯士甸道及漆咸道交界前邊,過了這個交界就是理工大學的校園,但已經塞住。收音機也傳來消息,原來7時30分左右,即是大半個小時之前,警方已經向校園投擲了多枚催淚煙。我終於通過了交界路口,車挨著校園準備從左邊轉入。這是不足100米的一段路,卻緩行及停頓了近10分鐘。在車右邊的對面馬路,只見一大群防暴警察全副武裝在戒備,還不時與車左邊校園第二層那平台上的學生鬥嘴,我聽不到他們指手畫腳在說什麼,從手勢大致可以猜到,是挑釁學生「你們夠膽就下來」,然後又指著自己裝備中的警棍及其他武器。

那個畫面很荒謬,所謂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察,行為有多「小學雞」(廣東話,即十分幼稚)。過去幾個月,林鄭月娥領導下的政府,就是說要倚賴這樣的警察來恢復香港社會的秩序。而5個多月下來,他們這種小學雞或更嚴重的小學雞,其實就是令香港社會秩序更難恢復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我在車塞住那幾分鐘看著這一幕,覺得既荒謬,也可笑,更可悲。

好不容易回到停車場,一踏出來就聞到殘餘的,但仍然濃烈刺鼻的催淚煙氣味。我走出來那個出口,在校園的正中間位置,由此可以想像,警察發射的催淚煙彈,是深入校園中部的。那一天,警察不只一次意圖衝入校園,似乎要看看有誰可以讓他們拘捕。結果每一次都造成一番擾攘。當天響應罷課的學生得知消息,有不少也紛紛從各區回到校園支援。況且,早上也傳來有警察在港島東區連開3槍把一個職訓局的學生嚴重擊傷,情況危殆。學生們的怒氣就進一步高漲了。

於是,在幾個小時之間,進入理工大學的幾個天橋出入口位及正門長樓梯上面的入口位置,都被學生以障礙物堵塞,他們在校園中把可以移動的東西都拿過來造成屏障,說要保衛理工校園。但在同一時間,他們也不滿學校的高層不表態支持學生罷課,部分校內設施也受到破壞。

防禦工事持續加強

那一天,理工大學及城市大學都出現了幾輪大學校園的攻防戰,令人摸不著頭腦。防暴警察為什麼要著意攻入校園?這有什麼戰略及執法上的目標?沒有人可以說清楚。但一整天由早到晚,校園都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大學也宣布了暫停所有教學活動。校園外圍,也始終有一班防暴警察在把守住。出入校園還是有方法的,但氣氛始終是緊張的。

星期二早上,學生的防禦工事繼續在加強,警察的包圍也沒有放鬆。但那一天校園攻防戰的主戰場不再在理工大學,而是在城市大學及中文大學。理工大學雖然說相對平靜,但防禦與圍繞沒有放鬆過。我也親眼看到在天橋上的遠方有番騷動,後來搵到錄影片段,才知道是一群警員竟然連續3次向一個孕婦正面近距離噴射胡椒噴霧。一群高大強壯的警察,最後還把那個孕婦連人帶胎強力按倒在地上。旁邊的理工大學女學生,舉起手機想拍下來,結果也被警察以胡椒噴霧招呼。那幾位女同學只能無奈緩步沿著天橋走回校園。

這一幕我倒看得清楚。幾名警員,跟在幾個女孩子身後,左手拿著盾牌,右手高舉胡椒噴霧伸出指向幾名女學生的頭後方。我當時想,如果幾個女同學稍一回望,那胡椒噴霧便會在兩尺之遙直接噴向他們的眼鼻。這是哪一門子的兇殘與暴戾,才會意圖以這種手段來傷害手無寸鐵的年輕人?她們像是暴徒嗎?她們有干犯過任何法例嗎?他們甚至不算是示威者!那段路足足有3、40米,幸好幾位女孩子沒有回過頭,算是避過一劫了。後來我走前問她們,「會考慮投訴嗎」?她們反問我:「投訴有用嗎?」我無言!

星期二的校園攻防戰,尤以中文大學那一役令人覺得最震撼。警察竟然多番闖入校園之內,向中文大學發放了過千枚催淚彈,又過千枚各類子彈。據報打傷了多達60名學生。防暴警察可以說是不留情面,還向前來意圖談判的中大校長身後發放催淚煙,中大的正副校長被迫與學生一同淌淚。

那天下午,已經有各界呼籲往中大支援。一群大專院校的教職人員,也發起晚上去到中大搞靜思清談會,以示支援,也希望緩和氣氛。我作為中大的畢業生,原本是義不容辭,也很想去。但可能是星期一在理大校園吃完殘餘的催淚煙之後,老問題哮喘晚上便發作,星期二白天還有輕微的感冒。我只能跟他們說:「中大那邊這麼多催淚煙,我跟你們過去,恐怕擺出聲援姿態之後,就會成為你們的負累。就只能拜託大家了。」我晚上回到家中,一直耿耿於懷,徹夜難得熟睡。

延續至凌晨的中大攻防戰震撼了全城,也觸動了各間大專院校同學的情緒。星期三早上,「保衛校園」、「防止黑警進入校園」的呼聲便更響亮了。我也是大清早駕車回到理工。與前兩天不一樣,學生們原來已經開始在汽車通道架設屏障了。我回來得早,屏障仍未堅固。在保安人員協助下,他們讓我通過進入停車場。

物資湧入保衛校園

那一天已經是罷課的第三日,政府也正式宣布停課。三罷的目標算是達到了一部分。但那天回來校園的學生卻是最多,他們要保衛校園。而且,從四方八面送進校園的各類物資數量也令人感到震撼。早上10時過後,已經沒有汽車可以進入校園,但仍然有大小車輛先後停在校園旁邊的馬路旁,把一箱箱的物資卸下。吃的、喝的、製造防禦工具的、面罩、醫療物品,不一而足。學生在育材道汽車入口處一直沿著通入校園中部的那段馬路,以人鏈的方式把一箱箱的物資傳送入校園,傳上平台,傳入學生會準備的物資存放點。在平台上,學生也在加強各種防禦工事,也忙於把各種物資分類。

人這麼多,又有這麼多的物資在準備好,如果這一天警察真的意圖攻入校園,恐怕又會有另一番廝殺!誰知道會不會把周二晚上中大校園那一幕攻防戰移師至九龍的市中心的理工大學校園!幸好這樣的事沒有發生!或者應該說「尚未」發生。誰知道?

到了近黃昏,我的哮喘及越來越明顯的感冒徵象讓我知道必須即刻回家。我曾經意圖往校園的診所見一見醫生,但原來那天校園的醫療服務也被迫停止運作。我的車已經沒有辦法從停車場駛出來了。我只能拖著疲累的身體,在唯一能走出校園的那一道屏障的罅隙中穿過,迂迴地去到紅磡火車站,兩個月來第一次「被迫」沒選擇地乘坐西鐵回到新界北的家裏。星期四一整天,我留在家裏,學生通知我,理工大學校園氣氛依然繃緊,直到晚上,也不知會直到何時!


 

鍾劍華攝
鍾劍華攝

13日,從四方八面送進校園的各類物資數量也令人震撼。學生以人鏈的方式把一箱箱的物資傳送入校園物資存放點。鍾劍華攝
13日,從四方八面送進校園的各類物資數量也令人震撼。學生以人鏈的方式把一箱箱的物資傳送入校園物資存放點。鍾劍華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