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專欄:給香港抗爭青年的一封信

出版時間:2019/11/16 21:30

范疇/戰略作家

身為台灣人,又不在香港現場,道理上不應該對香港青年的抗爭運動策略指指點點,但基於關懷,也只能直話直說了。港青需要理解,不論你再激情,你的視野是局限在「保衛香港」這個有限的高度之下的,而中南海的視野是「保衛政權」,兩種視野高度下看問題的方式是天差地別的。

在運動前期,6-8月期間,制定官方戰術的多半還是受到英國治理文化牽制的港府,但隨著9-10月中共的武力、警力和指揮系統的逐步深入香港,戰術的制定方就已經是中共中央派下的「大內高手」了,他們可是經歷過六四天安門、天津大邱莊、廣東烏坎村、北京鐵腕驅離低端人口的謀略家;他們在打的是「中共政權保衛戰」,而你們僅僅是在打「香港生活方式保衛戰」。

基於博弈雙方的戰略高度落差,我想指出三方面的觀點供港青參考。

(一)Be Water(水聚散)不能變為Be Castle(碉堡戰、陣地戰)。

抗爭運動至今有效,因為Be Water(水聚散)的策略奏效,但從11月11日的「中文大學保衛戰」來看,港青接下來被中共設局引誘,脫離Be Water路線,陷入Be Castle(碉堡戰、陣地戰)的可能性極大。一旦局面演變為碉堡戰,那就是被「請君入甕」了。

香港是動見觀瞻的國際都市,街道星羅棋布,人潮熙攘,因此港青採用Be Water戰術是有效的,也是最令對手頭疼的。對付Be Water,第一就是分化,把勇武派、和理非派拆分,第二步是下餌,引誘勇武派進入「必守的陣地」,刺激他們建立碉堡,最好所有的勇武派都集中進入少數陣地(例如四所大學),然後隔絕、撒網、一舉成擒。以中文大學為例,坐落其間的HKIX香港互聯網中心,被抗爭運動者視為「必守陣地」,對外通道狹隘(如二號橋),被抗爭者視為「易守難攻」,殊不知此乃「被請君入甕」、一網成擒的誘餌。

11月15日凌晨2時傳來消息,學生已暫離「中大碉堡」,這是正確的決定。然而,北方下來的大內高手還會再放魚餌,估計口味會越來越重,港青可千萬不要再建碉堡。

(二)從「誰才是暴徒」辯論陷阱脫身。

這場抗爭運動,港人對抗港府還算旗鼓相當,畢竟兩邊都是被法治洗禮過的香港人,但是港人對付中共的無底線宣傳統戰技能,坦白說,還是太嫩。

這場運動,始於6月份的100萬、200萬人大遊行,爭取的是香港的自由言論、人身安全、港人治港,感動了全世界。但是,不過短短5個月,運動就已經在中共的激化手段和統戰技能下「被失焦」,世人關心香港事態的焦點從「港人要自由、要自治」,變成「人民和政府誰才是暴力方」的辯論,這正是北京要製造的焦點轉移。接下來,北京還會用口味更重的餌來迫使港青上當。

香港人必須明白兩件事。第一,中共是個隨時使用暴力進行統治的政權這件事,不需要香港來證明;中共自己已經向世界證明過無數次了。第二,中共從來不擔心國際認為它使用暴力;它若會擔這個心,也就不會有新疆集中營、六四天安門、活摘器官這些一再發生的事了。港人若落入「誰才是暴力方」這種辯論氛圍,等於是自降身分、自投羅網。

(三)一切回歸三個字 ──真普選。

不論是勇武派還是和理非,最有效的運動方式就是將火力集中到一個概念三個字──真普選!不用再提什麼幾大訴求,那些都是枝節,核心訴求只有一個:真普選,一切口號、行動、宣傳,都環繞真普選這單一訴求展開,這樣,世界聽得懂,連中國內地人民都聽得懂。

香港站在特殊的歷史地位,只有香港可以向世界證明一件事:中共一向以「國情不同」為由拒絕給人民選舉權利,但如果連彈丸之地、才700萬人、已經一國兩制的香港,中共都不容許普選,這就證明了中共是一個沒有可能文明化的政權,就好像一個說自己捐不起100萬的人、竟然連三毛錢都不捐,已經可以斷定這個人是一個即使富起來了也不會捐一毛錢的人。

港人即使證明了港府在施暴力,即使證明了北京是暴政,最終都不會給港人帶來他們心中所希望的事物。雖然有些吊詭,但是唯有當世界相信,不管現在還是將來,北京已經決意不給香港真普選,今天抗爭港人心中所希望的事,才有可能實現。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范疇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