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怡忠:香港是讓中共潰亡的黑天鵝嗎

出版時間:2019/11/18 21:01

賴怡忠/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這個至今逾5個月的抗議活動,時間超過2014年導致烏克蘭總理出逃的親歐盟示威,200萬人上街遊行的規模,也遠超過導致停開亞太經合會與總理被迫下台的智利遊行。只是100萬人就可以讓智利總統解散內閣,但香港200萬人上街,港府卻依舊不動如山。港人無法掌握自己未來,港府不向香港人民負責,正是「一國兩制」沒被施行的結果。

過去大家提到一國兩制,多將其理解為這是中國對台灣統一的政策,在香港實行的一國兩制的意義是作為中國對台統一政策的實驗區。成功會讓其對台統一建立正當性,促使更多台灣人民接受中共的統一方案。

只是這個理解存在重大問題,當民主化後台灣人民多次表示不接受一國兩制,堅持要自己決定台灣未來時,是否意謂著香港就不存在一國兩制對台示範區的功能,因此老共就沒在香港遵守一國兩制的必要嗎?

北京認外資離不開

眾所周知,香港對中國的意義不是只是中國沿海一個實施一國兩制的城市,香港對中國經濟發展的貢獻極為重大。相對中國為人詬病的法治問題、對外金融嚴格控管、資訊不公開透明等,香港因襲英制的結果,使其具備這些對金融操作極為關鍵的要素,不僅外資利用香港進入中國,中國公司也利用在香港上市以對外募資,復因香港是與中國不同的獨立關稅領域,不少中國公司更是利用香港對外出口,以規避針對中國的稅率問題。

以2018年為例,進入中國近1300億美元投資,8成(960億美元)是經由香港進入中國。相對於2016年至2017年的7成1經由香港進入中國,顯示香港在外資心目中的地位,反因中國經濟發展與匯率統制而變得更重要。

一個隱而不顯,存於在港外資經營者對《逃犯條例》的疑慮,是這個條例會破壞至今相對獨立的香港法治系統,包括外資在港經理人可能因個人政治理念而在北京壓力下被港府「送中/終」了。

2014年8月底人大的「決定」把「一國兩制」分開,強調一國是高於兩制的原則,更對香港能否維持自身獨立,其言論訊息與網路是否能夠不受管制,這些從事金融管理者極為關心的經營條件打上問號。畢竟金融獲利靠的是訊息資料分析,因此當訊息會受政治力控管,資料更可能因政治因素而被「調整」,使其可靠性出現問題,金融操作就會無法順暢。香港作為金融中心勢將無法持續。因此在港外資更是期待「一國兩制」可以被遵守的沉默之「利害相關者(stakeholder)」。

當中國已經下沉的經濟動能因美中貿易戰而雪上加霜,照講現在更需要外資,因此理性的決策者多認為北京不會輕舉妄動,大幅破壞香港僅剩的獨立法治基礎。北京似乎也認為香港對國際外資也十分重要,畢竟用了近150年好不容易建立的金融中心,不可能說走就走。

對北京來說,不管中國做了什麼事,外資應該都無法離開香港,會更「乞求」中國對港寬宏大量,因此北京反而認為外資是倚賴中國對港態度的。香港的一國兩制在外國與北京政府對彼此態度的估計上,卻大相逕庭。

鎮壓與全球化脫鉤

習近平在10月中訪問尼泊爾時說到,「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國的外部勢力,只能被中國人民視為癡心妄想。」而在四中全會結束後,習近平訪問巴西時提到,「香港持續發生的激進暴力犯罪行為,嚴重踐踏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中央政府將繼續堅定支持行政長官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堅定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份子。」還說「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前者針對香港問題警告外國勢力,後者則把重點放在強調香港抗爭是激進暴力犯罪行為,並要求港府與港警用各種手段使香港盡速恢復秩序。

由於在四中全會後出現對異議立法局人士的系統性逮捕,甚至有1周1校等有系統針對大學發動攻擊,意圖把香港抗議的學生主力逐步殲滅。這些發展顯見四中全會對香港問題的處理出現結論,中共不再會久拖不決,習的說法也形同當年六四時的《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基調,而隨著港警鎮壓行動升溫,恐嚇虐殺的傳聞更是不絕於耳,香港社會呈現六四屠殺來臨的悲觀預測,不少運動者似乎預料北京準備強力鎮壓,紛紛預置遺書以明志。

如果中國決定強力鎮壓,未來勢必只會一國一制,兩制就必定不存在了。外國資本對中國法治沒信心下,預期會大幅出走。北京不會沒看到外資因北京對港強力作為而出走的後果,但如果明知如此還執意為之,可能北京已經對外資不在乎了,屆時將會被認為是中國已做出與美歐及全球化脫鉤的決定。

由於這個決定代表中國對於關鍵經濟未來做出新的定性,過去對中國軍事作為的任何制約因素也可能被移除,這是美國駐聯合國前大使海利(Nikki Haley)在訪問中提到,如果中國對港動手,下一個就是要以強硬手段對付台灣的判斷背景。

北京可能以其成功擺脫30年前天安門事件各國對中制裁的經驗,認為西方國家到最後還是會與中國合作,中國本身體量大,現在更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西方制裁力道必定更低,對中國產生的衝擊只會比30年前更小。

脆弱性較30年前高

但北京可能沒想到,30年前中國與世界的接軌有限,被制裁只是失去客戶與少拿些錢,延遲經濟發展時間而已,但現在中國與世界密切聯繫,國家負債狀況、社會貧富差距、環境與官員腐敗等問題,較30年前嚴重不止百倍,這意謂著中國較30年前更容易被世界的波動而受影響。

中國去年只因美中幾百億美元關稅的貿易戰就搞到企業高喊活不下去,其脆弱性遠較30年前不在世貿組織的中國高出許多。不少中方智庫人士以上海、深圳等市GDP皆超越香港,就認為香港無足輕重,這種北京基於過度自信(或是對自身能力的高度恐懼)而對香港的誤算,會很快帶來中共的潰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