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熙明:葉毓蘭挺法治對照台灣警察的改變

出版時間:2019/11/19 10:06

劉熙明/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國民黨2020年不分區立委名單公布後,安全名單的葉毓蘭因譴責港青是「殺紅眼暴徒」一說,引起龐大的批評聲浪。葉女士強調她是「挺法治」,但迫害人權的政權也「挺法治」。葉女士知道港警暴力背後有中共的影子,可見她的思維停留在維護專制政體,而且根本不瞭解有民主素養的國家與其社會,將學生的大規模抗爭視為社會良心,政府與警察來就會謹慎處理,而不會以單純的打擊犯罪模式來處理。她為專制政權護航的思維模式,源於台灣威權時期的警察教育與作為。
 
台灣警察除了交警與水警的辛勞外,他們是社區的保姆與家人,農村與原住民生活圈的警民之間更是水乳交融,他們緝捕槍擊要犯與黑道惡煞是除暴安良的英雄,萬一殉職,則是天地同悲。形象欠佳方面,他們曾是公務員貪瀆印象中與海關人員並列前兩名,他們也與特種行業、黑道掛勾,甚至插乾股。
 
警察另一不良形象是惡質國家暴力的打手,這是警察的宿命,但如果他們不暴力對待政治犯的奉命行事,社會不會苛責,如解嚴初期刑事組長侯友宜捉鄭南榕。但2018年侯選新北市長面臨此質疑時,竟然說出他捉鄭是救人行為,當然引起矯情的批評與傷害鄭之家屬。
 
而警察在威權時期處理群眾抗爭時,甚至配合抹黑抗爭民眾,或與黑道掛勾故意製造亂象。例如1977年的中壢事件,警察局的中壢分局被縱火燒燬,當時官方說是被「暴徒」焚燬,但真相是國安單位與警方自導自演燒警局,嫁禍給民眾。又如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穿便服的治安人員勾結黑道棒打穿制服執勤的憲警人員,然後宣傳「暴徒」先做亂,憲警是被動鎮壓的「先暴後鎮」。
 
威權時期的警察在黨國一體思維下,將群眾抗爭的民主運動視為叛亂禍國的洪水猛獸。因此,在記者與多人目光中是依法行事,但沒有鎂光燈的私下場合,會對這些群眾拳打腳踢,被害者向法院控告也討不回公道,目前的警政高層仍存在此類人士。台灣警察荼毒與嫁禍民主抗爭民眾的歷史,香港反送中新聞亦有此情形。
 
處理群眾運動的第一線警察在壓力下難免會有不符比例的過激行動,以太陽花學運為例,法院判決警方要國賠。太陽花學運衝突後,警方的處理已更加理性。因此,反年改團體在立法院的衝撞,也許衝撞者是軍警前輩,警察是弱勢作為。但警方也有鄉愿的作為,例如今年10月1日,統促黨在台北車站前違法搭建舞台,舉辦慶祝中國國慶的活動,活動結束後才遭警方驅離。此情形的警方鄉愿與縱容,應是雙方協調讓違法者原地集會兩小時,然後警方舉三次牌,此即是警察執勤時利用不違法的行政裁量權,也達到柯文哲市長依法行政的命令。
 
相對於台灣警方處理群眾運動已更加認知不可將群眾視為刑事「罪犯」的民主思維,葉女士仍停留在效忠威權體制的思維,此即是她引起社會輿論不滿的原因。當港警闖入香港中文大學等大學,並發射兩千多發催淚彈後,民主社會譴責香港警察,不知葉女士是否還敢說她挺港警依「法治」的作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