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回顧「後冷戰」三十年

出版時間:2019/11/19 21:14

楊照/作家

整整30年前,柏林圍牆倒下來了,連帶地在很短的時間內,蘇聯共產黨統治瓦解,冷戰結束,一場又一場戲劇性的事件接踵而來,令人目不暇接,短短幾年內,世界徹底改變了。 

最足以代表這30年國際變化的,是兩德統一到歐盟及歐元區的建立。原本屬於《北大西洋公約》的西德,和原本屬於《華沙公約》的東德,在1990年統一,不只是結束了原本由美國和蘇聯所領導的尖銳對抗局面,而且跳躍式地開啟了新的合作模式。 

歐盟源自「歐洲共同市場」,本來也是在美國所強調的「民主自由」意識形態下形成運作的,卻在德國的示範與刺激下,在1990年代快速升級、轉型,在幾年中奇蹟式地建立了一套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

從一個角度看,歐盟內部的每個國家都維持了主權的獨立性,歐盟成立幾乎未曾改變任何國家的國界。但換另一個角度看,這些表面上維持不變的國界,卻經歷了更大更徹底的變化,那就是在生活的現實中基本上消失了,無論是從法國進入德國,或從德國進入波蘭,都不再有關卡提供跨越國界的具體感受,和我們從台北市過橋去到新北市沒有兩樣。 

歐盟創造出一種既提供統一方便,卻又容許各地保留其最高度多樣性的新模式。歐元到處通用,而以歐元能夠購買的地方商品和服務,有著不可思議的廣泛多樣內容,根本無法描述。歐洲各地的語言、風土民情碎裂分割,但現在卻可以駕著一輛車進入不同地區,而且各地都遵守同樣的一套交通規則和號誌管理。 

新型態的政治制度,有效地約束了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降低了歐洲內部源自於民族衝突所產生的高度緊張與無窮的衝突。蘇聯之所以垮台,就是因為無法處理國境內多元種族的民族認同爆發,歐盟則是在不挑戰民族國家主權的前提下,讓各地的人民了解:可以在不需要放棄、甚至降低民族認同的情況下,獲得經濟、貿易與生活上的種種方便好處。 

一直到幾年前,歐盟的成功標示了「後冷戰」的新國際關係典範,不只是歐盟本身持續擴張,而且刺激了例如東南亞國家進一步統合的種種思考。然而,柏林圍牆倒塌整整30年的今天,最值得關注的,也就是這樣的國際新秩序典範,是不是又走到了盡頭? 

2019年的重大國際新聞,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升高衝突。這是兩個一新一舊的強權正面對抗,顯然和歐盟的和平共存理念有著巨大差異。另一個重大國際新聞,是英國「脫歐」的種種爭議,這不只牽涉到英國要如何離開歐盟,更使得歐盟的未來變得如此不確定。 

還有一個具有高度象徵意義的新聞: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奧地利作家漢德克,他一向支持塞爾維亞民族主義狂人,藉著宣傳民族仇恨而在塞爾維亞取得獨裁權力的米洛塞維奇,歐盟過去的成就之一,就在於緩和了前南斯拉夫境內的衝突,提供這些地方人民不一樣的和平選擇。 
     
美國、中國、英國,乃至於歐盟內部都有民族主義狂潮湧動著,30年過去了,看來這個世界又需要另一種新的典範才能避免這波的衝突升高為毀滅性的破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楊照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