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專欄:跟孩子說香港

出版時間:2019/11/19 21:31

詹偉雄/文化評論者

上個周末,即便人在台北,也是於香港暗夜的漫天烽火中度過,大批武裝警察圍堵理工大學發動罷課、佔據校園的學生,讓他們彈盡援絕,而耐不住身心煎熬的投降者即刻面對逮捕命運,據稱將以「暴動罪」被起訴,面對10年刑期處罰。

網路上四處傳來的對峙畫面,汽油彈飛向裝甲車,震撼了不少台灣人,曾經有好幾十年,香港是我們欣羨的自由之島,不過半年前,仍有不少人視之為購物天堂。

社群媒體傳來受困學生哽咽求救的錄音、預錄遺書的文字,激發了同溫層極度焦慮的情緒,周末支援香港的演唱會上,許多朋友含淚直到深夜,「我們能為香港做些什麼?」或者「我們應為明日台灣做些什麼?」成為大家焦慮找尋的答案。在中共強大的威嚇陰影下,香港和台灣在今年成了命運共同體,自然而然,港人的受難立刻激發了我們必須行動的義務感。

臉書上,我的臉友們紛紛分享著一則引文,這是中國衛視導演季業多年前發表於微博的一段文字,隨著香港流行音樂作詞人林夕上周一篇名為《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的專欄,而被轉製成Jpeg圖像檔,一傳十、十傳百地分享著:

「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人們引用、分享,當然是想要鼓舞起共同體的戰鬥意志,也是要在自己的內裡,為價值信念賦予一種強硬而剛直的力量,「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正因此,行動者獲得一種悲劇英雄的情懷,得以讓他們挺起腰桿、昂首迎戰對面而來的催淚瓦斯與囚禁威脅,而且它同時也是一篇討檄文,批判那些習慣於黑暗的苟且者,在香港的脈絡裡,自然是那些支持政府鎮壓行動,或不發一語默許暴行的保守者。

但我在更早之前,看過一篇香港新聞人區家麟引用中國四川維權律師孫渝所寫《也曾苟且》一文,也許更能勾勒香港這次反抗運動中、偌大一批群眾的臉孔與面貌:

「人的苟且,很近於一種生存態度,雖失之消極,卻別於墮落。與仗義執言比,苟且是卑微的;與搖尾獻媚比,苟且是自愛的。倘與助紂為虐比,苟且簡直堪稱高尚了。我說這些話,無意自表,而是寄望人們客觀看待在強人淫威下沉默而馴服的芸芸眾生,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也曾苟且,然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強人的詛咒,對陽光的憧憬,甚至,時不時地,對強人的意志也陽奉陰違,悄然抗爭。如果說,圍觀是一種力量,苟且則是對力量的儲蓄。」

如果學生是勇武派的天命承繼者,那許許多多從旁協助,卻隱遁營生的人,也默默地為這時代的動盪,添加了幾公克的力量,當然,孫渝所說的苟且者,一定不是季業筆下為黑暗辯護的人,他們了然世事,心中自有公理,但終須避世存活。香港與中國一樣,是無法透過選舉讓政治翻盤的地方,然人的生命必須一日捱過一日活下去,這是被侮辱者與被損害者的稀微尊嚴之處。

香港反送中運動能擴大到幾百萬人規模,這些平民百姓在街頭巷尾裡的隱性後勤,毋寧是更讓人感慨的——即便在21世紀民主政治概念腐熟爛透的年代裡,仍有一大群中國人為著自由,而承受著命運與人格的巨大扭曲。

台灣明年1月就要選舉,兩個兒子都要第一次選總統,我跟他們說:看看香港,作出抉擇,這樣,世界你便了解了一大半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詹偉雄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