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之島7】社會「以愛為名」 視障律師:別用偏見看我

出版時間:2019/11/20 21:03



點我前往歧視之島-黑暗裡的數位障礙專題網頁


編按:《蘋果新聞網》實測全台17家網銀的友善網頁與APP,發現「非約定轉帳」等多項金融功能被莫名「閹割」,號稱的「友善」卻充滿「歧視」。 政府與銀行的漠視,已對全台5.6萬名視障人士,形成看不見的數位金融歧視。
 
(新增:內文)
「我不是正義使者。」身為台灣首位視障律師,又風光打贏美國無線電公司(RCA)工殤案,屢次登上媒體的李秉宏,卻這樣介紹自己。
 
我們跟拍他回家那晚,高大的李秉宏直挺著身子疾走,正氣凜然一如媒體塑造的形象;私下聊天,他才顯露真實一面,透露「原先不想當律師」,執業也遇過無數挫折。他說,就像自己被刻畫了過度英雄化的形象,社會對視障者有許多誤解,總抱著「我是為你好」心態,但說出這句話的人,往往並不瞭解視障者。
 
律師只是表面光芒 「資訊障礙」難突破
 
「我小時候,其實想當特教老師,但因為老爸以前想當律師卻沒有當成,就希望兒子替他完成。我考上法律系蠻不高興,進去念才發現,沒有那麼討厭。」李秉宏(40歲)從小就讀啟明學校,參加盲聾生甄試考上台北大學法律系,畢業後更考取律師、東吳大學法律系在職專班碩士,在法律扶助基金會工作已14年。
 
當律師,不是自己的夢想,而是父親的夢想。李秉宏回憶,2004年考上律師那天,父親超級開心,不斷打電話跟朋友說,「我兒子考上了」。只是,考上律師才是挫折的開始:一名友人遇到交通案件,來問他訴訟問題,他驚覺自己竟然沒有能力處理,覺得自己專業不足,受到重大打擊。
 
「考上(律師)是表面光芒,其實辛苦都是在的。人都是有極限的,你再勇敢再強大,你會發現,總是有過不去的關。」李秉宏說,作為一名視障律師,法律卷宗、筆錄及書籍是最大的問題,如果沒有電子檔或聲音檔,就無法閱讀,釐清案情,構成「資訊障礙」。
 
由於當時缺乏電子書,為了解決閱讀困難,李秉宏的母親,協助錄製了4、5本法律書籍的內容,親口念出一條條艱澀條文,用錄音帶記錄下來,讓李秉宏能夠聆聽苦讀。「每一本都是四五百頁的書,等於是跟媽媽一起念書。」他回憶。
 
遺憾的是,從小鞭策他的父親在2013年因病過世,而他隔年才拿到碩士學位,父親已經看不到,令李秉宏抱憾至今。他回憶,父親在世時,他正在打RCA的官司,但父親沒有多說什麼,只叮嚀「要好好跟優秀律師團學習。」這句話,6年後的今天,李秉宏仍謹記在心。
 
無障礙網頁是社會福利?李秉宏:應是基本人權
 
除了「資訊障礙」,李秉宏在日常生活也遭遇「金融障礙」。他回憶,之前去銀行開戶,被要求一定要有明眼人陪同,「他們的理由是說,開帳戶是比較危險的事,一定要有人陪同,才可以保護你。我覺得這是銀行怕事,不想扛責任!」
 
關於此次無障礙網頁的功能遭閹割,李秉宏則認為是一種歧視,違反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且已牽涉到視障者的「基本人權」。
 
「幫障礙者鋪斜坡,是社會福利還是人權?替他們架無障礙網頁,是人權問題還是社會福利?」李秉宏提出以上問題,並向我們解釋,社會上許多人,都是用「社會福利」的角度,去看待身障者面對的障礙;然而,若用這種角度出發,會像是施恩給身障者,也就是「我看你可憐,所以給你」。
 
李秉宏說,對於身障者的權益,其實應該換個角度,改從「人權」角度出發。「無障礙網頁有沒有建置,牽涉的是,視障者取得資訊上,能不能跟一般人平等,所以它不應該是社會福利,而是基本人權。」他強調。
 
別用明眼人眼光 想像視障者
 
「我遇到最大的標籤是,有時候去搭計程車,司機都以為我是做抓龍(按摩)的。」李秉宏說,台灣社會對視障者有不少刻板印象或標籤,例如很多明眼人,以為所有視障者都是從事按摩工作。
 
他認為,明眼人是用自己的眼光,去想像視障者是什麼樣子;所謂「為你好」的想法,往往都是明眼人自己的判斷,卻不瞭解視障者的需求,「你覺得好,不一定是,你認定的人(視障者)的好。」例如,走在路上常遇到熱心民眾引導他走路,但他們的方式卻是錯的,會緊緊抓著他的手,結果讓兩個人都走得很辛苦。
 
他強調,只要身為一個人,無論是否有身心障礙,最重要的是「尊嚴」。「希望民眾把視障者,當作一個獨立的人看待,你用不一樣的眼光來看這個族群,心境就會不一樣。」
 
以愛為名 他最害怕
 
「其實我經歷過一段時間,是不承認我自己看不到。也遇過一些家長,他會覺得看不到的小孩,好像是帶著業障來的,所以會把看不到的家人、小孩藏起來。」另一位視障者、「口述影像發展協會」秘書長楊聖弘,則如此描述視障者常有的自卑心理。
 
而這種心態的產生,導因於社會對視障普遍的負面觀感。楊聖弘說,幾乎所有形容視障者的詞彙,包括「盲從」、「瞎忙」等,都是負面的。「當我承認我是看不到的人的時候,代表一件事:我是不如別人的。」
 
楊聖弘強調,視障者跟一般人並沒有不同,但是社會大眾,包括銀行業在內,常常抱著錯誤心態,擅自為視障者決定事情。「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以愛為名:我是為你好。可是,障礙者也有權利,為他的人生做選擇,為他的行為負責。」楊聖弘呼籲,社會各機關應多與視障者對話並促進了解,以打破刻板印象。(新調查中心林奐成、吳宜靜、陳偉周╱台北報導)

出版:00:01
更新:21:03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歧視之島1】銀行友善APP假保護 5萬視障者被迫用閹割版
【歧視之島2】視障者的告白:明眼人自以為是的無障礙 卻剝奪我權利
【歧視之島3】視障按摩師扭轉逆境 「我的世界是亮的」 
【歧視之島4】無障礙網頁16年不進反退 視障者轟:被當皮球踢
【歧視之島5】無障礙規範太抽象 工程師斥:標章是最大障礙
【歧視之島6】假平等真歧視 視障者資訊人權遭剝奪

視障律師李秉宏每天搭捷運上下班,捷運保全會陪伴他走一段路到公車站。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每天搭捷運上下班,捷運保全會陪伴他走一段路到公車站。林奐成攝

李秉宏私下說,其實當律師不像表面上風光,曾經歷不少挫折。林奐成攝
李秉宏私下說,其實當律師不像表面上風光,曾經歷不少挫折。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生活獨立自主,每天搭公車上下班。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生活獨立自主,每天搭公車上下班。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拿著白手杖行走在街頭。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拿著白手杖行走在街頭。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每天搭捷運上下班,捷運保全會陪伴他走一段路到公車站。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每天搭捷運上下班,捷運保全會陪伴他走一段路到公車站。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吳宜靜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吳宜靜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生活獨立自主,每天搭公車和捷運上下班。林奐成攝
視障律師李秉宏生活獨立自主,每天搭公車和捷運上下班。林奐成攝

「口述影像發展協會」秘書長楊聖弘。陳偉周攝
「口述影像發展協會」秘書長楊聖弘。陳偉周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