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昂專欄:從歐洲看港台

出版時間:2019/11/20 19:00

李昂/作家

十月初分別在巴黎、波爾多、阿姆斯特丹作了四場演講。就我多年的經驗,本來以為,在巴黎國家圖書館的演講,會是最重要的一場,沒料到,因為講題的不同,有了不同的反應和火花。

安排我到巴黎國家圖書館演講的「巴文中心」,宣傳上說我是第一個到巴黎國家圖書館演講的台灣作家,老實說讓我相當訝異,這充分顯現出,台灣在國際空間,即便在文化上,露出的不容易。

事實上,2004年,我得到法國文化部頒贈的「藝術文學騎士勳章」,就曾經應法方邀請,和當時共同得獎的中國作家莫言、余華、韓少功等在此做了一場大的演講。

但回想起來,如果說我個人的演講,的確是第一次。希望以後,會陸續有更多的台灣作家來此演講。

讀者朋友當然不要想像是像上一次得騎士勳章那麼大的演講會場,我們被安排在一個小講廳,但因此坐得滿滿的,七、八十人,下雨天的巴黎,而且還因為有地鐵停駛,我還遲到,也算很不容易了。

由法國著名的學者和翻譯家安妮.居里安女士(Anne CUriel)  導讀對談,安妮多年前邀請我到巴黎參加她的「兩儀文舍」,和一個歐洲作家做對談。

我們原是舊識,她演講前還來我巴黎住的地方就演講方向做準備,真的很佩服她在學界的認真。

談論重點集中在我剛在法國出版的小說《彩妝血祭》,是的,《彩妝血祭》改編成舞劇《新娘妝》,七月剛在高雄衛武營演出。

我們原先的構想是結合演講,再放映《新娘妝》舞劇的影片,讓法國觀眾對這部舞劇,有一個事先的了解。但因為公視只肯給出幾分鐘的錄影,沒有辦法播放80分鐘的舞劇,只好全部回到小說談論。

居里安女士顯然很喜歡《彩妝血祭》,有她的引介,在場有許多法國人,對於小說中的二二八、因性侵成為有變妝癖好的醫生遺腹子,有更多的了解。

我也談到自己上舞台參與《新娘妝》舞劇的群演,作為寫這樣一部黑暗的作品的自我救贖。

因為小說中寫到關於同志、變裝癖好,我當然也藉此大大的讚賞我們剛通過的亞洲第一的同志婚姻合法。台灣的民主自由,一直是我在國外演講,一定要談到的。

限於主題和文學場域,我對香港的反送中,無法大聲疾呼,只有強調像《彩妝血祭》這樣的悲情故事,如果不引以為戒,會一再的發生,就像正在發生的香港反送中、伊拉克的全國抗爭等等。

十月初的香港看來比較緩和,不像這幾天的激烈,但當時在場的聽眾,顯然都瞭然於心。

天佑台灣,天佑香港。切勿使得像《彩妝血祭》這樣的悲情故事重演。


 

放映「新娘妝」舞劇片段。李昂提供。
放映「新娘妝」舞劇片段。李昂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李昂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