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記者:摯愛家園成戰場 港人陷入嚴重無助與焦慮

出版時間:2019/11/20 12:06

香港經歷五個多月的抗爭,警察暴力肆無忌憚,港府及北京當局毫不讓步,讓大多數港人的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為英國《衛報》、美國Quartz網站等多家媒體撰稿的記者Verna Yu撰文,香港持續數月的政治危機,應該是她「人生最大挑戰」。五個月來,她和許多香港人一樣陷入嚴重的無助與焦慮之中。經常食不下嚥、夜不成眠,且無法思考任何其他事物。
 
作者說,自六月百萬港人上街和平示威,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她就搭上了情緒時而高昂、時而低落的雲霄飛車。反送中示威讓港人釋放出積壓多年的憤怒與不滿,因為港府只聽命於北京中央政府,不理香港人的民意。
 
到了10月港府繞過立法會頒布《禁蒙面法》,更成為轉捩點,對很多港人來說這是開啟極權統治的不祥之兆,公民自由未來將受到更多箝制。
 
五個多月來,港鐵經常突然宣布部分路線停駛或提早結束服務,對於過去多半仰賴地鐵來去的香港人,簡直有種超現實感。店鋪不時停業、孩子的周末活動被迫取消、所有公眾娛樂設施也關上大門。
 
有一回,作者全家出遊,帶著孩子搭計程車到海邊,海灘上卻沒有救生員,回程又因示威者堵路而受阻。孩子都都很害怕防暴警察會發射催淚瓦斯,於是只好下車徒步離開。
 
當時沒人預料到,這種充滿突發狀況的生活會成為「新的日常」。上周一(11日)的上班尖峰時段,一名警察開槍射傷一名示威者,再加上警方又衝入校園,導致示威衝突再次升高,示威者與警察都在封路,許多巴士、地鐵路線都停駛,導致城巿大部分陷入癱瘓。中小學停課、多間大學提前結束本學期面授課程,許多商店與餐廳提早打烊、晚間的音樂會和藝術活動被迫取消或提前結束,對許多人來說形同宵禁。
 
不僅生活大受影響,人際關係也因為這場政治危機變得緊張,親人之間的談話很容易因立場不同而陷入爭吵。有伴侶因此不和,有親子因此疏離。親友一起用餐時都想避免談政治,但經常避免不了。
 
許多港人想移民,特別是有下一代的家庭,因為他們擔心孩子得在喪失香港核心價值的社會中成長。
 
中小學停課的那幾天,平時課業繁重的香港學童難得可在公園自在嬉戲,但有孩子卻玩起扮演「黑警」與「示威者」的遊戲,前者假裝對後者射擊催淚彈,讓作者哭笑不得。她認為,一連串的動盪已在孩童的心靈上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終身難以忘懷。
 
作者說,現在的香港中堅份子,父祖輩大多是從大陸逃難來港,為了躲避中共統治或大饑荒。對他們來說,如今經歷的一切尤其令人心酸。難道只過了短短數十年,這些難民的子孫也要被迫逃難?
 
其實,大部分香港人沒有足夠的經濟條件移民,又深知自己無力對抗中共這個強權。作者問過很多示威者,政府讓步的可能微乎其微,上街抗爭的結果不是受傷就是被捕,而且萬一被控暴動罪成立恐坐牢10年,為什麼還要持續在街頭對抗警察?她也問他們,是否想過五個月來行動不斷升級,已讓港府有藉口實施更嚴苛的政策,香港人享有的公民自由將比反送中示威前還要少?
 
但抗爭者說,只是和平示威是得不到回應的,他們無懼犧牲性命,為香港打這最後一仗,也就是「攬炒」,「反正香港已經瀕死,不如最後奮力一搏」。
 
抗爭者的絕望,讓作者感到痛苦。不過她警告他們,歷史上不乏暴力推翻一個獨裁政府後,卻換上另一個獨裁政府的例子。
 
「那妳有什麼解決辦法?」抗爭者問。
 
作者無言以對。 (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香港抗爭】理大最後7名急救員離開 港警迄今拘捕或登記約1000人
垂降逃出理大 成功脫逃者:怕被捕後再也不能抗爭
若香港示威遭鎮壓 美副總統:川普表明將很難與中簽訂貿易協定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