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之專欄:這是一個新階段的開始嗎?

出版時間:2019/11/20 20:42

杭之/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祕書長

下一屆總統與國會改選從這星期正式登場。不到兩個月後,我們新的權力格局就要成形。經過半年多以來的鏖戰,戰場基本態勢大致形成。總統選局應該還是對決之局,但國會之戰,恐怕還有待沉澱。從諸多民調數據來看,兩個主要政黨的政黨支持度都不算理想,相當比例的選民表態要支持小黨,但過去的經驗,眾小黨的實際席次卻又遠低於這比例。

因此,這次大選後,會不會再出現各黨不過半,大黨與小黨各懷心機合縱連橫的情形,值得觀察。從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選戰之千奇百怪,特別是各黨在決定不分區名單時呈現的,真是讓人目瞪口呆。最嚴重的是,國民黨甚至將公然在對岸電視傳媒叫囂武力統一者,或不顧武德,去對岸聆聽解放軍統帥訓話的退將,列為安全名單。不分區名單,代表的是一個黨追求的價值取向、政策走向。由此,其精神狀態已昭然若揭。

這就產生一個問題,如果50天後,國會真的出現各黨不過半,下一屆國會的權力生態之亂度,恐怕會是前所未有。如果再把未來幾年台灣所面對的外在形勢變化考慮進來,特別是以中美為主的戰略秩序重整,以及北京欲以「兩制台灣方案」謀我之力度加劇,在在考驗著我們這個年輕的民主社會。我們新生的民主社會雖然已形成一定形式的政治秩序,但還不夠沉穩有序、堅實有力,「阿基里斯之踵」清楚可見。多年來的紅色滲透所透露的價值淪喪,具體而微地反映在那份不分區名單上。

距今30年前,1989年東歐革命給世人帶來新希望。德國社會學家R. Dahrendorf寫了兩本《隨感》(essay),論述他對自由社會的新希望。他反覆論述自由、開放的社會需要三大支柱:政治的民主、市場經濟和公民社會,三者之間的關係是錯綜複雜的,而且往往是不能加以組織的,是生長出來的。

他特別強調公民社會的重要性,「憲政改革的正常過程至少需要6個月時間。沒有6年之長,看來人們也體會不到經濟改革帶來的好處。通往自由之路的第三個條件,是必須提供一個社會基礎,它將憲法和經濟從弱不禁風的狀況轉為能禁受得住內憂外患。要打下這樣的基礎,60年時間才勉強足夠。」、 「公民社會的意義是讓很多群體都能呼吸到空氣和發揮作用,以至於任何一個集團都不可能扮演暴君。」而使這成為可能的是堅實的公民意識,公民的自豪感,剛直不阿的公民氣概,而這反映在公民尊重的憲政秩序,它使公民社會生動活潑的多樣性成為可能。

民主化以來,台灣社會變化激烈,但因過去20、30年的民主改革只是牽補架漏,受限於很多內外在因素,一個簡明有生命力,有可能進行革新、能順暢運作的憲政秩序,還有待精進。終結非常體制迄今28年,7度修憲,憲政運作時遭詬病,「修憲」之議時起,提議的修憲(甚至「制憲」)內容五花八門,難以聚焦,遑論共識。錯亂生猛有餘,沉穩有序不足。只此一點可思過半矣!

我們公民社會充滿活力的自我成長,是這30、40年來台灣社會最大的資產。但更艱鉅的挑戰已來臨。怎麼樣在現實基礎上創造使公民社會更能欣欣向榮的條件,特別是沉穩有序的憲政秩序,恐怕是政治人物在新階段開始時要放在心上的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杭之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