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許凱傑:「兩制」糖衣包裹的「一國」毒藥

出版時間:2019/11/20 20:18

許凱傑/ 南投地方法院法官

香港回歸中國前,於1984年與中國政府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並發表《中英聯合聲明》,其中包含:「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便是《香港基本法》第2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的前身,也是今日香港一國「兩制」的基石。

而自《逃犯條例》所引起香港的社會抗爭,至近日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的衝突中,香港警察使用大量催淚彈、橡膠子彈、水砲車,使校園恍若戰場,青年學子在新聞畫面上的經歷都令大眾不捨並激起輿論撻伐。

在一片哀戚或國際輿論罵聲中,香港高院於11月18日始現曙光,並裁定香港政府於10月4日所訂定的《禁蒙面法》違反《香港基本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屬違憲。等於對香港政府執行習主席口中「止暴制亂」的有效措施之一予以否決。當香港行政機關幾盡失控的同時,幸香港司法機關相映的表態,仍表現出一國中應有的「兩制」下的運作。

然而,香港高院裁定一出,中國人大常委會雖未置可否(或未即刻戳破「兩制」的謊言)。但該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發言人臧鐵偉及若干據新聞報載不願具名的學者即紛紛「現身」表示,香港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中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之所以有這樣的解釋,亦是源自包裝看似精美的一國兩制的基石——《香港基本法》其中第158條第1項規定:「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雖然依照第158條第3項規定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香港基本法》關於香港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但在但書規定,如果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香港基本法》關於中國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的條款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終審法院請中國人大常委會對該條款解釋。

從以上規定可知,《香港基本法》第158條雖然有許多限制和不同適用的主體、範圍、條件。但說穿了,一切還是回到《香港基本法》第158條第1項的霸王條款上,即一切解釋權仍屬中國人大常委會。  

因此,在香港動盪及舉世矚目其命運之際,中國政府所宣稱的一國兩制是否仍然存在,端看人大常委會針對此次香港司法機關做出的決定,究竟是順理成章的依照「一國」的原則出手,而否決香港司法機關的決定;還是默認香港司法機關仍是有權解釋機關的「兩制」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