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文傑逾7千字細述反送中拷問 罰站睡著罰唱中國國歌

出版時間:2019/11/21 07:20

香港英國領事館前職員鄭文傑今年8月經羅湖口岸入境深圳,同日回香港時失聯,其後證實遭深圳公安行政拘留,鄭文傑昨日(20日)在個人臉書專頁,以英文發表題為「For the Record: An Enemy of the State」聲明,就8月於中國被扣查事件自白。他為聲明做簡單概要,強調他否認曾做過會令他對身邊珍愛的人感到遺憾的事;亦否認有關當局透過施以酷刑、恐嚇、威迫等非法手段,對他作出的一切肆意指控。

經歷過上次恐怖遭遇,鄭文傑表明對中國不透明的司法系統全無信心及信任,故不會尋求法律援助。鄭文傑指今次公開事件是因事件涉及重大公眾利益,有助公眾知道中國內地司法制度的缺陷,同時譴責中共喉舌貼上「反中」標籤的「獵巫」行為。他表明仍未走出事件的創傷,加上遭受報復的危機加劇,今後不會再就事件發表更多意見。

鄭文傑在聲明指出,他立場是支持民主運動,亦曾參與今年在港發生的示威活動,包括守護佐敦的連儂牆,但過程中從未參與任何違法行為。英國駐港總領事館曾指示員工,收集示威活動資料,以協助評估旅遊警示及會否對國民有影響,過程涉及加入Telegram群組,連登討論區,並留意新聞頻道,過程亦包括接觸示威者群組,以便加深了解其目的。

鄭文傑指,他認識一些曾來港參與示威的中國人,小部份人更曾被警方拘捕,及後已獲准保釋候查。他亦曾組織有關社會科學的讀書會,成員包括具政府、銀行、法律及文化背景的香港及中國人,主要在港分享有關中國社會的學術書籍。

深圳出差曾去按摩 亦見過中國在港被捕朋友的父母
鄭文傑在聲明亦公開扣查經過,他在8月8日到訪深圳出差,工餘時間為休閒目的曾去按摩,亦曾見過被捕中國朋友的父母,幫他們帶朋友的生活費,以支付朋友等候司法程序其間的生活費。之後他乘高鐵從福田返回香港西九站,他早已聽聞香港人在邊檢時會被內地邊檢人員攔查,包括查看手提電話資料,查找參與及支持示威活動的證據。過關期間,他一直與女友及朋友溝通「報平安」。惟當他過關穿越中港邊界時,即被中國軍裝警員攔下,並帶到站內派出所。惟警員未有解釋原因,只稱是按上級指示攔查。

遭派出所警員攔下 拒絕解鎖iPhone西九遭「送中」國安押往福田
在西九站的派出所中,警員要求他提供解鎖密碼,但因電話內有工作的敏感資料及與朋友談及政見的私人對話,故他一直拒絕。隨後,他被帶到一列前往深圳的高鐵「送中」,並由國安人員押送。鄭文傑形容國安並不如西九站的公安般客氣,在福田的警署開始向他粗暴查問。在接受審問前,國安為他拍攝「囚犯相」,並嘗試將他的iPhone接駁電腦嘗試將其電話資料備份,並透過抽血、驗尿、套取指模及完整掌模等資料。

在盤問期間,鄭文傑遭鎖在俗稱「老虎凳」的審問椅,並一直被國安指斥為黑衣人。國安人員一直問他3類問題,包括「英國在香港『暴動』的角色」、「他個人在『暴動』的角色」,以及參加香港「暴動」中國人與他的關係。負責盤問的國安,一直批評及埋怨,當全球正為更佳商業機遇到中國投資,甚至向中國磕頭,他反而為英國工作讓投資者撤資。

經歷接近一整日的盤問,他被轉送到羅湖的警署,以及將其扣押時間延長24小時,警車上播起香港樂隊Beyond的歌曲《大地》。警員指出,他會被帶到國安局,並將被控「武裝叛亂、暴亂罪」。

在羅湖警署內,他需要重新再做登記,在審問的房間內,已有接近10名,包括便衣國安及身穿制服的公安人員。國安要求在場公安負責盤問,對方聲稱有外部情報指控他嫖妓,如果合作認罪可獲較輕處分,行政拘留亦不會有刑事案底。另一選擇則是接受無限期的刑事拘留,屆時將會由國安處理,將會面臨更嚴重的刑事檢控及刑罰。他形容「除了招認我並無選擇」。

調查期間中國人員向鄭文傑聲稱,其案件會透過去信國際刑警,再經香港警察告訴家人,但表明港警太忙,不知信件何時會送達,亦禁止他聯絡家人。而行政拘留亦毋須通過法庭審訊程序,他亦被禁止尋求律師協助。在「被認罪」後,他被送到牢中等候「行政處分決定」文件,期間同倉一名貌似「道友」的瘦弱人士,忽然問他如何申領美國護照參軍對抗中國。他意識到對方可能是卧底,故未有觸及此類敏感話題,該人亦很快被兩名身穿制服的看守人員帶走。

隨後警員要求他在一份「決定文件」打指模及簽名,但文件上拘留時間一欄卻留空,但又不斷迫令他打指模。行政拘留最長時間為15日,他相信中國人員刻意漏空開始拘留日期,是為秘密地隨意延長其拘留時間。警員僅指有關做法是非常高級的「局長」決定,但未進一步解釋,又反問他是否「沒了工作」。數小時後,他再次獲安排辦登記,並帶上手扣,並要換上囚衣,並遭送到羅湖看守所拘留。

在看守所中,鄭文傑被安排在16人「大倉」囚禁,與同倉傾談期間,對方都對其案件有所懷疑。同倉向鄭文傑指出,他所涉的指控不應被判處該等刑罰,而他在西九站被捕及攔查的情節亦不尋常及奇怪,相信鄭文傑是因政治問題成為目標。原本有即將獲釋的同倉,表明願意冒險為他向家人帶口訊。他於是拜託同倉致電他家中,向家人傳達「他因為在港發生的事,在中國被拘留,不要來中國」。但他再次就「政治罪行」接受盤問,到午夜返回監倉時,同倉已不敢再望他,倉友又偷偷向他說,如同倉與他談話就不會獲釋,所以無法傳話。

單獨囚禁被懷疑是英國間諜 揪住頭髮要求以面部識別解鎖iPhone
進入看守所第2天起,他被安排接受單獨囚禁,有別於其他接受行政拘留的囚友每周可聯絡家人一次、每日兩小時離倉活動的權利,全部被剝奪。鄭文傑日復日接受長時間的盤問,但同時未能獲當局提供確實的獲釋日期。盤問過程他須戴上手扣,有國安、看守所職員及懲教人員觀察過程。國安曾揪住他的頭髮,要求他以面部識別為其iPhone解鎖,負責盤問人員更表明當局懷疑他是英國間諜。

罰坐「無影凳」 罰站時一動或睡著即罰唱中國國歌
隨後幾日,國安將鄭文傑帶離看守所,到其他地方查問。看守所主管在他接受盤問前後,都會指示醫生為他做全身的檢查,每次被帶走時都被蒙眼、蒙頭,並戴上手扣,上車後會遭要求反轉囚衣,並要平躺在後座,感覺像被綁架。最後被帶到30至40分鐘車程的不知名地點。現場亦有刑具,他有感將會被酷刑拷問,向對方表明會按要求認罪,不需施以酷刑。對方則辯稱不是施刑,而是「運動 (training) 」。對方施以刑罰包括向上鎖起其雙手,長時間維持大鵬展翅姿勢,亦曾被罰坐「無影凳」。他指出,每次當他無法做出指定動作,就會被類似削尖的警棍毆打,亦會大力戳他的關節。整個盤問及施刑過程都被蒙頭,他感到頭暈及呼吸困難。有時候他則被罰站,一旦有動靜或睡著就會被罰唱中國國歌,以剝奪睡眠的手段施虐。如他未經批准說話,他亦會遭掌嘴及被不明武器打。

盤問他的國安人員,有人能操流利廣東話,亦有人說帶北方口音的普通話,對方更表明自己是來自秘密情報機關。形容盤問過程,似乎想要求他供出外國「干預」香港的情節,對方期望他供出英國透過捐錢、捐物資及裝備煽動暴動;他則負責參與及挑動暴力示威,並指他利用英國政府向他發出的薪金,為在港被捕的中國人支付保釋金。他指,由於涉及嚴重指控,可能令他面臨長達10年甚至終身被囚的冤獄,即使被施以酷刑,他亦強烈否認有關指控。

腳部受傷不能行走 國安轉為心理折磨
鄭文傑在自白書進一步披露,拘留期間他的腳踝、大腿、手腕和膝蓋均嚴重受傷,但國安要求他不要對醫生說出真相,其後他因受傷不能行走,國安停止身體折磨,轉為心理折磨,更建議他選擇承認較輕的罪名,如嫖妓的罪名,而非嚴重罪行,如叛亂、暴動罪行。

鄭文傑又稱在遭盤問期間,曾提及7.21白衣人無差別打人事件,結果惹起國安憤怒,對方稱他們根本不須買兇進行施襲,因為他們和其他愛國人士,均會自願跨越邊境,去攻擊暴徒。

其後另一國安到場盤問他,直斥他是「祖國的叛徒」,又引用毛澤東的理論罵他,指中共以民主制度統治大部份中國國民,但因為你們(香港)是國家敵人,才進行獨裁統治;對方更「保證」指,鄭文傑不能在拘留15日後獲釋,因他會被控涉及「顛覆國家」的罪名,鄭文傑稱當時他聽到此言,隨即失去信念,更因為擔心被無限期拘留而有自殺念頭。

但其後鄭文傑被送返拘留所,另一批人士替他錄口供時,指他只是干犯嫖妓罪行,在香港的所作所為與他們無關,此說法與早前的盤問完全不同。而對方又告訴他,高級領導人正在調查他的「態度」,以決定他是否只被拘留15天,或是以「再教育」的名義被拘留兩年,他更獲悉國安有絕對權力以此理由扣留他兩年,而毋須經法庭審訊。

最後他只好「承認」他拒絕通知家人,因為對所犯罪行感羞恥,亦沒有被虐待,國安亦對他很好,亦因為感到太羞恥而沒有要求見律師,最後更作認罪錄影。他更在上述拷問下寫下兩份口供,分別承認干犯嫖妓罪行及叛國罪。而最後因他合作,故被告知可在拘留15日後獲釋。

此外,國安明確指出,如果他接受媒體採訪並公開說出「嫖妓」以外的任何內容,他將被人從香港帶回中國大陸。(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鄭文傑親睹港抗爭者遭扣深圳 穿囚衣遭折磨、辱罵人渣
鄭文傑遭刑求逼供 中國網友要公安公布罪證反擊
遭中國國安嚴刑拷問 英駐港領館前職員被逼認英國策劃反送中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