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撤退者獲港警放行 欲旅行散心機場出境遭捕

出版時間:2019/11/22 17:15

香港理工大學抗爭者苦戰多天,不少人筋疲力竭,無奈離開理大校園。當中部份青年向警方登記資料後獲放行,未被拘捕。不過,有獲釋青年歷經劫難後,打算旅行散心,卻在機場出境時遭截停扣查,及後更被警方以暴動罪名拘捕。有律師直指,被捕人士在警方保釋下,出入境自由尚且不受限制,何況未被捕的人,質疑警方濫權,做法完全不合理。

一名先前留守理大校園的青年K(化名),先前挨餓受凍多天,最終「撐不住」,決定離開理大。他接受香港《蘋果》訪問時透露,當日他與友人搭上救護車前,警方曾登記他們的身份證資料,又拍攝他們的樣貌和裝束,最終放行,未作拘捕。後來他們離開醫院,一直相安無事。

惟因近日壓力甚大,K遂即興買機票,打算相約一同由理大出走的友人旅行散心。他臨行前已咨詢律師意見,加上他之前亦曾因參與抗爭運動被捕,但在警方保釋下仍能順利出國旅行,故相信這次在未被拘捕的情況下,應無離境限制。

不過,當他與友人到達機場辦理登機手續,卻覺事有蹺蹊。有航空公司職員向他們透露,他們的名字已被列入通報名單,一旦他們辦理登機手續,「就要通知不知道是上司還是警察」。職員更建議他們不要出境。

一群人商討後,決定讓其中一名從未被捕、僅曾於理大外遭警方登記身份證的友人先行過關。豈料,該友人在離境大廳打算用身份證通過e-道時,被入境事務處職員截停並帶往房間扣查。K與其他友人見狀,遂折返離開機場。K其後得知,被扣查友人事後遭帶回警署,警員並以暴動罪名拘捕他,暫時不准保釋。

K質疑警方對他既未拘捕、亦無通緝,「你沒說過我不可以出境,你只是登記資料,不是拘捕,為什麼你可以在入境處度攔住我,不讓我出境呢?」他對警方做法深感不滿:「即是我一直留在香港就無罪,但只要我一想要離開香港,你就要抓?」

他自言根本沒有出境限制,旅遊證件亦未被沒收,但他已不敢再嘗試離境,「現在有抗爭者在我們面前這樣被人抓了,很明顯他不會讓我們出境」。他批評警方限制市民人身自由:「什麼都沒辦法保障!你明明說登記完就算,但原來不是,即刻秋後算帳。」

他更聽聞有部份學生相信警方之言登記資料,但不久亦與他面對相同遭遇,「有個record在那裡,他喜歡什麼時候搞就什麼時候搞?我當他這一輩子都不抓我,這樣沒理由我這輩子都不可以出境啊」。

身為選民的K更懷疑,當局此舉是要製造白色恐怖,影響本周日(24日)區議會選舉的選情,「可能想讓我們出不了門,躲起來,投不了票,讓建制派有機會贏」。

K說,他感到無奈亦無助,沒有打算,只知自己根本不想逃避:「我不是想用非法的途徑離開香港。我出來做這麼多事,其實就是想留在香港,想香港好。」

有義務律師坦言,青年K現在頻臨壓力爆表,自覺處境猶如逃犯,「他問是否這輩子都要躲起來,為什麼要逼他到這種地步」,形容警方正製造白色恐怖,「要麼你就拘捕他,帶他上法庭,堂堂正正提出保釋條件」。

他批評警方這次猶如透過隨時拘捕,變相向市民施加出入境限制,極不合理,「不要欺騙人家走出來,讓人以為最多只是登記,但是原來會被捕」。惟因現在K既未被拘捕、亦非遭羈留,「不可以申請人身保護令」,故法律程序上可做的有限。

律師陳惠源則指出,警方會因應個別情況,准許被捕人士自簽擔保、或以現金保釋外出。但除此之外,警方無權施加任何附帶保釋條件,包括沒收旅遊證件或限制出入境。只有法庭才有權施加相關保釋條件。警方這次做法,根本是以行政手段侵犯《基本法》賦予市民的出入境自由,做法完全不合理,質疑警方濫權。

大律師陸偉雄則指,即使是被捕人士,「一日未上庭,一日都不可以限制他出入境自由」。況且現在相關人士既非被警方通緝,亦非下落不明,「他當然可以自由活動,沒理由限制他,這樣問題很大」。陸形容警方做法罕見兼奇怪,「為什麼當時不抓,現在又抓?」(香港《蘋果動新聞》楊家樂/報導)

發稿時間:04:42
更新時間:17:15(更新:新增動新聞)
 

香港《蘋果動新聞》
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