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林孟皇:金馬司法影展形塑台灣新法治文化

出版時間:2019/11/22 21:10

林孟皇/台北地方法院法官

第56屆金馬獎從入圍名單公布迄今,各項活動繽紛多彩,並將於今(23)日舉行頒獎典禮。中國國家電影局宣布暫停電影和人員參加本屆金馬獎,雖然令人惋惜;但仍有許多值得喝采之處,其中包括:主辦單位與司法院合作,推出「罪與罰」單元的國際影展活動。這可是金馬獎的一項創舉,更是司法院繼去年獨力舉辦影展之後,再度走出高牆,可謂意義重大。

其實,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霍姆斯早就說過:「法律是一面魔鏡。從這面鏡子裡,我們不僅能看到我們自己的生活,而且能看到我們前人的生活。」而美國法學名家伯納德施瓦茨在他所撰寫的《民主的進程:影響美國法律的『十宗最』》一書中,也提到:「電影藝術更像是今日的魔鏡,我們能從中找到生活和法律的影子。」

這些年來,司法公信始終低迷。依政治大學王曉丹教授在《司法意識與司法信賴》一文中所說的,台灣民眾司法信賴遠低於其他東亞國家的歷史文化因素,主要有三:一、民主轉型後,象徵威權壓迫、政治工具的司法,成為建立主體性的民眾挑戰的對象;二、一般民眾對於法律的感知與台灣所繼受的西方法制不同;三、包青天式「不計一切代價追求真實發現」的司法正義觀深植民心,執著於「真相」、以「父母官」為典範的特定司法意識等等。

這套說法或許不足以完整說明問題成因,卻有其立論基礎。今年8月底,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與該國最高諮詢建議理事會成員會面,討論司法系統中的腐敗問題時,即要求各電視台播放中國電視劇《包青天》,他認為這部電視劇的核心價值是推崇公平、正義和忠誠等美好品格。洪森希望藉此改革司法,堅定人民對柬埔寨司法系統的信心。

這不是洪森第一次提到《包青天》,他早在今年3月間即主張模仿包公的無私鐵面辦案,改革柬埔寨的司法系統。這訊息一方面顯示:因為地緣政治及中華帝國的勢力龐大,柬埔寨深受傳統中國法的影響;他方面則意味:縱使審案方式悖離當代的普世價值,包公不僅在台灣,在東亞、東南亞社會也有不少粉絲。

如何讓民眾認知司法權的局限性並提振司法公信?誠如王教授所說的,司法本質乃是剝奪人民生命、自由、財產的合法暴力,其權威基礎往往來自於「神話」;而美國是透過新聞、影視、公共論述等等,致力於司法神話的建構。因而,為了提升司法信賴,借鏡美國經驗,行動上應該不只從司法內部著手,更應該致力於在社會各層次創造新的司法神話。

近年來,台灣有志之士意識到流行文化與司法改革息息相關,辦影展、拍法律電影/法律劇、寫小說等等,俯拾皆是;而許多民眾也開始藉由好的影視作品、小說,重新探索人性、理性思辨公共議題。今年熱播的《我們與惡的距離》電視劇所引發的廣泛迴響,就是最好例證。

在國內、外琳瑯滿目的電影或電視劇中,值得推介的,當然不是像《包青天》這種與當代憲政民主社會所服膺的審判模式、法官職業標準與倫理大異其趣的作品;而是已被公認最能保障人民的權利、謀益人民的幸福,攸關自由民主、無罪推定、程序正義等等理念的影視作品。

這次金馬X司法影展從各國所挑選出來的作品,可說是多元、繽紛。有以三位死刑犯為主角、爬梳台灣死刑史的《我的兒子是死刑犯》;有因難忍子女終日遭受家暴而弒夫、服刑後歸來並夾帶多年未解的悔恨與疑問的《那一夜》;有對冗長官僚訴訟體系處理家暴事件提出深沉控訴的《判決之後》……總計有來自各國的7部電影。

這是一個新的嘗試,是建立「親近人民的司法」的適切之舉,但應該只是一個開端。筆者期盼藉由辦影展、製播影劇,使公部門、法律工作者有機會去認識、比較,並省思台灣法制、審判程序的運作問題與缺陷;同時,也透過其中所展現的人生百態與人性幽微,讓民眾在觀看好作品之餘,也能淬鍊出更豐富多元的思辨,從而形塑台灣新的法治文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