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文豐:正在成形的「中國特色新納粹主義」

出版時間:2019/11/22 21:35

鄒文豐/中國政情觀察者

意識形態對中共在思想與行動上的理論指導,始終具有自我催眠的重要作用,而建構能為社會接受的意識形態,有利營造符號系統並鞏固統治的正當性基礎。中共自發起「無產階級革命」開始,所進行將近百年,且尚未結束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歷程,事實上就是一直在隨時隨地改變「主義」、修正「原則」的適應過程,而「中國共產黨是唯一理所當然必須統治中國的政治力量」的論述卻從未改變。

固然,理想化的理論必須考慮國情方能實踐,但中共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轉移過程裡,早已偏離社會主義甚遠,共產主義外貌更已面目全非,成為真真切切的「實用主義」政黨;「實用」所為的自然是壯大共黨政權,只不過是以中國大陸人民生命、生活、環境與文化、精神、自由等有形、無形的犧牲作為代價。當年中共在毛澤東領導下,基於不切實際的政治狂想,更多是因為政治路線權鬥,推動多次的激進共產化進程,為大陸社會、經濟與文明發展留下巨大創傷,即為殷鑑。

神化領袖黨取代國

中共「11屆3中全會」告別毛的左傾激進路線,走上改革開放的經濟發展道路後,其實不管是「鄧小平理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思想,或是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所採取「由實踐檢驗真理」的論述,以及「實事求是,解放生產力,改善經濟生活」的路線,都是擷取自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革命階段原則的靈感,以「落後的中國永遠無法進入共產主義的烏托邦社會,而必須按照規律,先將經濟發展到極致,才能進入下個人類階段」的論述,建立自圓其說的理論依據。

尤其鄧小平為避免改革開放受阻,喊出「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的說法,自此意謂中共從左翼極權政黨開始悄然向右靠攏,乃至於江澤民、胡錦濤,也都是依循這種以馬克思主義為名,以黨國資本主義為實的偷天換日意識形態路線。

縱言極左與極右政黨,其集體或極權主義統治模式互有異同,而為「國家民族社會主義」縮寫的納粹主義,講求極端種族主義與主張國家至上的政治權力絕對集中,訴諸民族在由英雄領袖、純粹主義與政黨機器所建構的國家完全統治下,對內消除所有「陰暗角落」,對外掃除一切發展障礙。諷刺的是,對照這幾年由習近平主導的中共政權走向,可發現與20世紀的納粹主義極右路線有著驚人相似,而且並不只是簡單的將「納粹主義中國化」而已。

習近平在執政之初,中共中央辦公廳即頒布《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下發到縣團級供參,要求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共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等七個不要講,要從根本上設定極權主義社會條件,塑造共黨神聖形象,確保「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論述不被挑戰,為納粹化的開端。

隨後,中共在原有的「以黨代國、黨國一體」與意識形態基礎上,添加民族主義與儒家倫理觀、天命觀,極力營造對習近平個人的忠誠,以神化的領袖凝聚新集團性取代黨性,再以黨取代國家,並透過立法的公開手段,消滅國家的公共性和社會性,於是取消自己任期限制的習近平成為如希特勒般,至高無上,無人能敵的帝國元首。

中共又一面以數位化的共黨宣傳,進行偽民族主義的愚民和洗腦教育,灌輸唯有中共能帶領中國實現民族復興的虛構使命,強調愛黨愛國的集體主義,並藉逐步加強的科技控制手段實行極權統治,鎮壓一切不認同中共偽歷史潮流的不合作對象;另外,中共也玩弄民粹主義,將與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的國際權力競逐,以及台灣、香港、西藏、新疆的「分離意識」視為最重大的國家危機,以利在民族仇恨與復興的旗號下籠絡人心、標定敵人,先是在新疆對維吾爾人進行全面性生物辨識技術實驗,大量建立「淨化思想」的集中營,現在對香港也準備展示納粹排猶手段,藏民、維民、港民儼然成為中共「有中國特色納粹主義」裡的新猶太人。

從根毀滅維族傳統

其中,現今中共對待新疆維吾爾人的遭遇,可謂是「新納粹主義」最淋漓盡致的展現,自2017年以來,中共大量成立所謂「集中教育培訓學校」,以職業訓練為名,大規模計劃性關押這些包含哈薩克族與其他穆斯林在內,已逾百萬人的少數民族,施以黨國思想灌輸,目的是要他們放棄自身的信仰文化,轉為對中共「純淨且堅定」的支持者,更有甚者,中共還展開破壞維族墓區、教堂的行動,只為從根毀滅維族與傳統的聯繫,目前雖未有如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般的證據,但這些集中營正是中共「有中國特色納粹主義」的絕佳象徵,無奈國際社會所能為者相當有限。

中共獨裁統治技術方面的進化,關鍵還是在借科學名義的意識形態系統化理論,據中共所說,沒有黨的領導就沒有社會主義中國,國家就會分裂淪亡,因此黨權高於國權、民權,壟斷政治權、經濟權、話語權,而又將這樣的權力高度集中在習近平一人,除令大部分民眾聽任擺布,且中共還能在無須動用黨軍公開殺戮的情況下,僅以代理人對異議者完成恐嚇、擾亂與鎮壓。至此,幾可認定中共的實際作為早已遠勝過去的納粹主義,並加速向「有中國特色的新納粹主義」奔馳而去,這樣的發展或許是因為當前中共面臨的內外局勢更為險峻,但更主要的原因,恐怕還是來自共黨內部派系權力傾軋,所放大對政權崩潰的恐懼。

各國因利益恐妥協

中共政權已刷新人類極權政治紀錄,然與昔日納粹興起時的另一項相似,還在於各國、各行各業因為各種利益對中共的綏靖與妥協,而對逐步壯大的「有中國特色納粹主義」巨獸視而不見;可以預料的是,騎虎難下的中共勢將繼續加速納粹化的過程,包括愈發充滿極權色彩的壯盛儀式、更為精細的偽社會主義理論建構,以及容易被忽略的「軍改」黨軍強化效忠等,在習近平任期已難確定的情況下,下一個指定接班儲君的出現,或許將是新納粹主義宣告建成的關鍵指標。

只是極權主義無論新舊,採取包含極端暴力在內的一切手段,以確保本身統治權力存續,始終是極權主義的本質,倘若未來出現對中共政權的威脅,不管在內或外,所引發的反作用力,恐非世人所能想像,但在此之前,可以確定的是,「納粹主義中國化」定將左右數十年內人類社會的發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